@ 2016.01.21 , 09:00

回忆15年美军阿富汗“误炸”,无国界医生自述

2015年10月3日凌晨,美军对“塔利班基地”展开了空袭。但是,这所谓的塔利班基地其实是无国界医生在阿富汗建立的医院。外科医生Mohammed Safi Sadiqi当时正在进行一台手术,他向BBC叙述了遭受袭击的故事。

那天晚上,大概有6到8个外科医生在医院值班。我们分成两组工作,确保每个医生至少能有4个小时的睡眠。医院里有390个病人在等待治疗,所以我们的工作一刻也不能停。

当时正轮到我的小组值班,我们安排了大约40台手术。在给第30个或者是32个病人做手术时,空袭开始了。

那个病人的腿部被子弹击中。伤口并不是致命的,如果我们能够完成手术,他完全可以活着离开医院。

我几乎完成手术了,然而空袭开始了。

第一个炸弹应该是落在了重症监护室那里,距离手术室仅仅6米。炸弹爆炸后,墙上所有的东西都被震落下来,天花板上的东西也砸下来,窗户整个飞走了。

医院里所有的灯都灭了。突然之间,一个大的木质天花板掉下来,正好砸在病人身上。所有人都四处逃窜。我径直穿过最近的门,到了消毒室。有些人选择了别的路径,但是最后没有我这么幸运。

我没法帮助那个病人。他当时还处在麻醉当中。我们需要2到3个人才能搬动他。但我们没有时间,仅仅几秒之后,更多的炸弹袭来。

[-]
当时正处于手术中的病人

但是我帮助了另一名病人,一个12岁的男孩,他和我们一起逃进了消毒室。

小小的消毒室里一共挤了9个人。其中一名保安从外面进来。他惊恐地尖叫不已。

这一切在电闪雷鸣间就发生了,很难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人人都惊慌失措。生与死就在此时此刻。

事情发生地太快了,我不知道一共有多少炸弹,我只能看见周围都是炸弹的闪光,到处都有爆炸声。10到15分钟之后,房子起火了。

我很害怕,我不知道应该做什么。我打电话给我的家人,和他们说话,想让自己忘记周围的一切。

我打给了我的哥哥。我告诉他我所在的具□□置:“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活下来。如果我死了,你可以在这里找到我的尸体。”

我哥哥尝试安慰我:“别担心,保持冷静。”

我告诉他:“如果你认识任何政府高官,任何在政府有关系的人,任何人,告诉他们我们的处境。这只是一家医院,让他们停止轰炸。”

这之后,我觉得冷静一点了。

[-]
这就是空袭时正在手术台上的男人,他是一名保安,叫Baynazar Mohammad Nazar

我不知道我们在消毒室里待了多久,没人去看钟。后来人们告诉我们,空袭在凌晨2点开始,大概在3点钟,外面的人们开始大吼着告诉我们都结束了。

我们出来之后,医院整个都烧起来了,除了我们躲避的消毒室。医院并不大,但是奇迹般地,消毒室没有受损,所以我们活了下来。

但是除了消毒室,所有的建筑物都在崩塌,钢梁重重地砸下来,墙上的涂料在爆炸,窗户四分五裂。

我们把所有受伤人员集中在一起,大概有35名,其中一些人伤得很重。

我立即动手治疗一名医生Amin,他的失血情况非常严重。

我们得做些什么,所以我和其他医生决定跑回大火肆虐的医院里,到手术室找工具。

我们设法拿到了所有必须的工具,立即开始给Amin医生做手术,然而,我们在几分钟之后就失去了他。

[-]
毁于一旦的医院

所有人都非常勇敢。只要有人发出声音,就有人立刻过去帮助他。一名清洁工甚至回到了重症监护室里帮助病人。我们别无他法,唯有互相帮助。

我们到处寻求帮助,这里有35-40名伤员需要治疗。我一直在给另一家医院打电话,让他们派救护车来。因为有几名伤员情况很糟糕,如果不在2-3小时内得到手术治疗,可能会就此丧生。

在打了几个电话后,救护车来了,将我和一些伤员送到了这家医院。我立刻开始手术。我们急诊室的一个护士一直在流血,所以我先去帮助他,尝试给他止血。我非常疲惫,几乎无法睁开我的眼睛。我看不到他的血管。我精疲力尽,但是我必须给他止血,最终我成功了,他活了下来。

我在手术室一直工作到10点。

之后几天,我们没办法回到已经被摧毁的医院,街上依然有战斗发生。这太危险了。直到6到7天后,我们才能把医院里的尸体转移出来。

这件事给医院所有的员工都留下了伤痕。有些人在寻求医生的帮助,有些人需要吃药。即使是现在,无论何时何地,听到炸弹的声音都会让我非常恐惧。

[Rakka via BBC]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4
赞一个 (1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