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1.18 , 10:00
12

“基因解释万物”之幸福

你有幸福基因吗?这可能取决于所在的国家:瑞典和加纳幸福DNA更多,而中国和约旦则相反。

幸福似乎缘自基因,研究发现幸福快乐的人拥有一种特殊的基因。

这种基因被称作FAAH基因,它可以产生某种蛋白质影响人们对痛苦与快乐的感觉。拥有这种基因者往往更幸福,而且这无关健康与财富。
(2015年的另一项研究发现“幸福基因”使人充满正能量,不易大麻成瘾)

[-]
根据Varna大学的研究,如果拥有的FAAH基因越多则越快乐。这个研究有助于解释为什么世界最贫穷国家在幸福满意度排行榜上仍位居前列。

来自保加利亚和香港的研究团队研究了国家FAAH基因水平与生活满意度的联系。

瑞典是欧洲乃至世界最快乐的国家之一,瑞典人拥有的幸福基因相对较多。

[-]
上图显示了国家“”幸福基因”频度与幸福指数的相对关系

26.3%的瑞典人拥有快乐基因,而英国人、法国人和德国人则分别是23%、21%和20%。

南欧的幸福基因则相对较少,希腊是18%,意大利只有12%。

而遥远的加纳、尼日利亚、墨西哥和哥伦比亚处于高幸福指数的第一方阵,他们拥有高比例的幸福基因。

相反的,伊拉克、约旦、中国(包括香港)幸福基因最低,幸福指数也不高。

但是这种关系也有例外。

例如俄罗斯和爱沙尼亚虽然幸福基因很高,但幸福度却垫底,这是来自《幸福研究杂志》的报道。

幸福度除了与国家相关,与气候差异也很有关系。

这项研究的共同作者Varna管理大学的Michael Minkov说到:“我们注意到幸福基因在赤道和热带国家处于高分布,而地中海要比北欧要更低。”杂志的出版方Springer的发言人认为:“基因并不是幸福的唯一决定因素。”

“东欧国家遭遇了持续的经济与政治困境,所以俄罗斯与爱沙尼亚的幸福度较低。”

索菲亚Varna大学的Michael Minkov教授认为低幸福基因的国家未必不快乐,幸福度还与很多因素相关。

[-]
气候差异也会影响幸福度。

[-]

金钱可以买到幸福

也许金钱不能带来爱情,但科学家认为金钱还是可以买到幸福的。

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购物的确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幸福感,而且这种幸福感可以持续数周到数月,而且要比从生活经历带来的快乐更持久。

研究者认为生活经历虽然提供了强烈的感官刺激,但最终会被淡忘,但实物会让人回忆起初次得到时的感觉。

英国哥伦比亚大学做过一项实验,两周内收到过实物或者经历过开心事的受试者,幸福度会升高五倍以上。

“购买某物或者经历某事可以点燃幸福的渴望。”Aaron Weidman说到,他是在校大学生,也是研究者之一。

本文译自 Mail Online,由译者 人一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3
赞一个 (9)

TOTAL COMMENTS: 12+1

  1. 3040757

    这么说来,收入水平可以决定幸福基因呢

    [22] XX [1] 回复 [0]
  2. 弯仔
    @2 years ago
    3040763

    3个字总结,买买买

  3. 神一样的亻
    @2 years ago
    3040765

    不富有却很乐天———这通常被认为是懒散不思进取,是某些地区长期落后的原因。中国人对亚非某些地区的描述就是这样,那些地方办苦力工厂根本办不起来。

    [32] XX [0] 回复 [0]
  4. 栗子
    @2 years ago
    3040767

    感觉住在冷的地方的人幸福度会低一些 好想搬到热带去啊

  5. 3040768

    金錢可以買到幸福這個部分原文中沒有啊?既然列source就列全吧。之所以注意到是因為英國哥倫比亞大學應該是UBC吧,不是英國的。

  6. 3040781

    不是有说和智商挂钩的么

  7. 3040787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

  8. 神响
    @2 years ago
    3040801

    人类快乐分两类,一个是生物性的,比如进食和繁殖。还有一类是精神性的,比如阅读和欣赏音乐。从基因学说来研究的,只能是生物性的。与其将这张图看成幸福分布,还不如说是性福分布

  9. 隔壁老吴
    @2 years ago
    3040900

    墨西哥???,吸毒吸得飞起

  10. yaguza
    @2 years ago
    3041030

    首先这篇文章的英文原文有点问题,没有引用原始文献。其次原文描述模糊,没有讲清楚FAAH基因和快乐的相关原因(其中专业术语相当不科学)。最后原始文献发在一个野鸡杂志上,令人可疑。

    FAAH全名是fatty acid amide hydrolase,其实是内大麻素的分解酶。因此该基因活性越低,人体感到开心的程度就越高(相当于体内内大麻碱在不断累积)。

  11. 3041154

    @yaguza:
    journal of happiness studies被指责成野鸡杂志有失偏颇,它是施普林格出版的,创建时间比较新,但很快就达到1.683的IF并被被ISI收录了。
    这个杂志不仅仅是一个生物学杂志,它是多领域的,如社会学的成分。所以得出相关性的,是结合可社会学科常用的相关性研究的方法,而相关性并不能表现因果性是常识,影响高兴还有许多外界情况,研究者只是统计上得出了一个可能的原因。结合社会学这样的研究方法能不能接受,则是见仁见智了。
    FAAH是脂肪酰胺水解酶,是将花生四烯乙醇胺降解成乙醇胺和花生四烯酸,浓度变高的是内源性大麻醇类有弱酸性不是碱。
    写这个新闻的网站DM,是个英国一个以编辑能力低下、错误率极高、政治倾向明显、标题党而臭名昭著的低端新闻网。

  12. yaguza
    @2 years ago
    3041695

    @clrt: 受教受教,我因为干了这么些年从来没有看到这本杂志(查了下居然是2000年创刊的),而且似乎在Pubmed上找不到。springers上有很多这类新杂志,现在变成一个安利类的产业了,成天向你约稿或要你做编辑。这个杂志在2008到2012的影响因子均是0,后两年才升到1点多,这个数据简直是标准野鸡杂志的风格(一年一篇文章才被引一次多)。当然里边可能有好文章的概率也是寥若晨星。社会科学并不是借口,我见到过很多生物医学和社会科学结合的优秀论文。

    那个endocannabinoid(内大麻素)的叙述我确实是笔误了,前面还写成大麻素后面就写成内大麻碱了。感谢指正!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