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1.16 , 22:00

「快速食品」正在逐渐消亡,但快餐不会消失

或许你已经发现了最近听到别人说“随意,但要新鲜”要比“你想要酸甜酱还是番茄酱”要多了,不过不要被骗了。快餐可没有消失哦,它只是被重新包装了,因为如今“快速食品”一词已经越来越不受欢迎了。

[-]

“最近几年,人们已经逐渐将‘快速食品’一词等同于‘垃圾食品’了”美联社食品行业的作家Candice Choi告诉我们“因此一些大型食品连锁店开始改变他们的说法,例如'fine casual' 还有 'fast crafted’。”
所谓无风不起浪,这种术语使用的发生变化的现象可不是偶然出现的。

消费者正变得越来越精明,(相对于以前)他们更加关心食品本身,这些他们吃进肚子的东西。他们不仅仅只是关心食品营养成分,怎样让它看起更加健康这些。还会考虑采购的这种食品会不会造成地球资源的消耗浪费。

人们想要知道这些夹在三文治里的鸡肉是否采用更为人道的方式养殖,这些墨西哥卷饼里的番茄酱是否由转基因番茄制造而来。这也是为何麦当当和塔可钟要改为使用非囚笼养殖的鸡蛋,肯德基和它的姐妹品牌要承诺在2017年前改为使用可循环发展的源头提供的棕榈油的原因。

不过仅仅只是改变菜单还不足以扭转人们对于“快速食品”的消极印象,这个词语还是会让人联想到大堆的脂肪在生产线上制造成不道德的食品卖给群众的图像。

[-]

与此同时,"fast casual" 或者 "fast service"这些词语则有着完全不同的内涵。
当Steve Ellis在1993年创办Chipotle时,他便开创出“快捷休闲”这种全新的饮食概念。一条不用微波炉,将美味食物和快速食品的优点结合起来的生产线。因此,现在人们可以尝到美味且快捷的食品,而它又不是传统的“快速食品”。

他的餐厅专注于食物的新鲜,消费者可按自己口味搭配的营养膳食。这种没有神秘的肉类,什么后期加热之类乱七八糟的产品很快就在社交媒体上得到广泛的关注和认同(在它的卫生安全问题被揭露之前的确是这样。)

也因此,“快速休闲"的概念迅速在Sweetgreen和Dig Inn这些行业巨头里扩散开来。

Brooklyn食品杂志的编辑Sarah Zorn表示:“Superiority Burger和Fuku是去年在纽约新开的时尚餐厅最为广受好评的两家,甚至Eleven Madison Park的Daniel Humm和Will Guidara都打算今年在这个新兴概念插一脚。”

虽然这些餐馆往往比那些传统的快餐店消费要更贵,但由于它们使用大餐堂,打印菜单和节省门堂服务员,它们比那些正式餐厅还是更加廉价的。这些新兴餐馆或许可以迅速准备和提供食物,但它与人们想象的快餐相去甚远。这个新兴类型面向的消费者都是那些想要快速享受食物而又不想面对那些配料成分,什么碳排足迹,不想因为享受“快速食品”而感到愧疚的一类人。

然而,传统的快餐店并没有消失。事实上,他们中的一部分只不过是采用一些新的闪亮亮的条款来包装自己,继续服务于那些他们早已屈就多年的同一批消费者。就最近来说,麦当当就因为重新修补自己的形象,包括推出新包装的计划得到了节节攀升的销售额。现在香港的分公司甚至还提供“沙拉吧”,但事实上麦当当提供沙拉(尽管选择较少)已经有很多年了。有了沙拉吧和更为清爽的室内设计效果,这家分店相比起麦当当看起来更像是那些快速休闲餐厅了。

[-]

专业术语“快速食品”或许是变得更加肮脏了,但传统的快餐店并没有消失,他们只是换了一个新的形式。不管全球有多少打着有机食品和当地生产旗号的连锁餐饮出现,全世界仍然有成千上万的人吃着快速连锁餐厅的标准汉堡薯条。

本文译自 mashable,由译者 金星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