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1.12 , 21:03

拯救了维多利亚时期伦敦的错误“科学”

[-]

如果你是个科学迷或历史迷,那你可能知道许多最重要的医学发现都是因为投机取巧、实验意外和事故而产生的。相反许多所谓治疗方法其实毫无疗效,甚至反而会致死。

但人类有时还是挺幸运的,即使“科学”完全是错的,有些错误的理论却依然阴差阳错的救了命。例如19世纪中期,“臭气说”(常译为瘴气说)被外行、医生和公共健康提倡者普遍接受。

《肮脏的旧伦敦》(Dirty Old London)作者 Lee Jackson 说:当时人们普遍认为“臭气”——恶臭,特别是腐烂的东西散发出的味道,会致病。这是个很有吸引力的说法,发臭的贫民窟传染病肆虐更是佐证了这种看法。

疾病和臭味

直到19世纪60年代,Louis Pasteur 通过实验证实后,人们才知道致病的真正原因是细菌、或病原体,虽然很早前也有科学家提出过这种说法。在那之后,又过了十多年,细菌导致肺结核、霍乱、痢疾、麻风病、白喉和其他病症的事实才得到人们的认同和理解。

维多利亚时期的阶级错误是造成当时贫民窟问题的起源。贫民窟的味道是由恶劣的环境卫生、无数垃圾废物堆积、缺乏沐浴和洗衣条件造成的,贫民窟里的人死于传染病的速度更快;因此,人们把恶臭当成了病因。

当时人死后,尸体被埋在墓地,而墓地大多位于居民区中间。棺材被堆放在另一具棺材顶上,置于20英尺身的井里。由于堆了太多棺材,最后表面就盖着浅浅的几英寸土。而且为了给新的死人腾地方,腐坏的尸体常常被肢解破坏。挖墓者很粗心,墓地随处散落着挖出的骨头;而且挖出的棺材会被砍碎卖给穷人当柴火烧。

那些尸体,死于老迈或是疾病;腐烂后,病原体会渗入地下水,有时会感染附近的井。但是当时细菌理论还没出现,人们只注意到了近地表的尸体腐烂散发出的臭味。

Jackson说:当时伦敦那些小墓地住户很多,埋在地下的尸体都快堆到地面了。“墓地的味道”对人们来说很是熟悉。事实上,尸气并不大危险。后来,人们才将开放式跟公园一样的大墓地建在郊区,减轻臭气,并让细菌稍微远离饮用水。

如今的人都知道,排泄物是一大疾病媒介,但是对过去的人来说,厕所飘出的臭味才是致病原因。在穷困地区,甚至会有15家人共住一屋的情况。恶劣的屋主为了省钱,拒绝请“铲屎人”来清理粪便,这些铲屎的会将地上的屎铲走运去农场当肥料。不过屎尿并不只是厕所使用者面对的问题,粪坑里渗透到地下水中的液体也会传播疾病。即使是在中产阶级家庭,粪坑里的液体也会渗透数尺深。

Jackson 说:19世纪50-70年代建立的统一下水道网络,将伦敦从霍乱和伤寒的进一步扩散中拯救了出来。虽然这个下水道是根据“臭气理论”建立的,但是好在结果是好的。

清理城市

公共厕所也终于在19世纪末建立起来了,这减少了街道的臭味。由于当时只有穷人家的女人和□□使用公共厕所缺少公共设备,这意味着工薪阶层的女性经常陷入困境,这种困境也取决于她们是否认为自己是“受人尊敬”的。

提供公共厕所也让男性不再随处乱尿。在缺少公共厕所的年代,男人经常在一些地方尿尿,新尿旧尿混杂一起,形成非常刺鼻尿骚味,令附近的居民非常痛苦。有些墙,甚至被尿冲坏了。后来,屋主们学聪明了,在屋子周围装上“尿导板”,你要是敢在那尿,一尿下去,就全弹回鞋子上了。

再后来出现的公共浴室,里面会提供清洗和干衣的地方,也对公共健康有益。

在那个时期,人们开始意识到无论出发点是哪种理论,房子收拾干净是有益健康的。与臭气一样,病菌可以被清洁打败,人们开始定期清洁街道,处罚那些在公共区域丢弃垃圾的人。保持个人卫生同样可以减少臭气和病菌。

如今维多利亚时期成了人们眼中英国环境卫生很棒的一个时期,有些公共基础设施甚至留存至今。从某些方面来讲,这些设施是否建立在虚假的理论至上并不大重要,毕竟结果是好的。

本文译自 mentalfloss,由译者 大脑袋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