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1.09 , 16:33

叹为观止的罗马下水道系统作用并不大

[-]

管道卫生系统对现代生活极为重要,但是又经常被忽视。第一个真正解锁下水道成就的是罗马人。但是为啥相比铁器时代,罗马时期的寄生虫感染率更高呢?

发表在《寄生虫学》杂志上的研究显示罗马人的马桶和澡堂根本没有降低在罗马人身上肆虐的寄生虫数量。剑桥大学考古学和人类学系的Piers Mitchell告诉大家,尽管拥有举世闻名的管道系统,罗马人一直饱受螨虫和跳蚤折磨,而且一肚子蛔虫和鞭虫,经常因为痢疾阿米巴虫造成腹泻,每个人都苦不堪言。

这个结论是如何得出的呢?实际上,肠道寄生虫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坚强。论文中说:“在合适的环境中,肠道蠕虫的卵可以存留数千年,因为它们有着坚硬的角质外壳。从公厕土壤,粪化石和坟墓中的骨盆土壤这些考古遗迹中都可以找到人类的排泄物。人类死后,肠道组织就分解掉了。”阿米巴虫的残骸可以通过反应抗体找到。跳蚤,扁虱和螨虫“通过仔细筛分土壤也可以找到,同时发梳,木乃伊或者古代纺织物上也有。”

[-]

罗马人拥有令人叹为观止的下水道和卫生系统。他们还有完善的法律规定污水要排出城市,保证水源的干净。但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Mitchel提出了好几个观点。有些跟马桶毫无关系。举例来说,罗马人喜爱一种酿造的鱼露,叫做鱼酱油。这是一种古老的制造味精的方式,可以给食物增加风味,但是也可能导致罗马人感染鱼绦虫。公共澡堂看起来很卫生,实际上也各种疾病的滋生之处。

大多数情况中,罗马人在城市里建造的排水系统完全搞错了。他们把污水引离人口密度大的地区,用来灌溉食物。用人类粪便施肥其实是很安全的。前提是粪便有足够的时间堆肥和分解,这样里面的寄生虫会死掉,剩下的部分会给农作物提供养分。

[-]

但是,罗马人根本不知道,也没有立法规定要安全堆肥。只有寄生虫都死掉了,人类接触这些肥料才是安全的。

从另一个角度说,自从有了公共厕所,罗马人可以在墙上留下诸如“塞古都斯到此拉屎”的文字,其实这些寄生虫更有资格留下它们的印记。

本文译自 gizmodo,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1
赞一个 (2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