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1.04 , 11:07

爆粗爽歪歪,益身又怡情

[-]

近日奥巴马跟宋飞一起开车喝咖啡时似乎完全卸下了总统包袱。他承认他也不是一天到晚都以总统的口气说话。这位美国领导人好像也蛮喜欢爆粗口的。他告诉宋飞:

"我骂脏话,我会骂那些坏事和蠢事,这破玩意没完没了,不是吗?每天都是。所有你有时要学会苦中作乐。比如‘蠢到家了,简直神烦’这种情况最适合骂脏话了。"

虽然一本正经的人听到总统这么说可能会皱一下眉头,但是粗口确实是我们的词典中有益健康的一部分。很多研究已经发现偶尔爆爆粗对人们非常有好处。

[-]

在2009年,英国基尔大学的心理学家就发现爆粗能有效缓解疼痛。他们招募了67名志愿者,让他们把双手放在冰水里尽可能长的时间。一组人要一直爆粗,另外一组只能使用正常语言。结果发现爆粗的那组能忍受更长的时间,同时感受到的疼痛也更少。

这个现象有个可能的解释,那就是爆粗跟“是打是逃”的决策机制有神经上的联系,同时是攻击性的的反射形式。

麻省人文学院的心理学家Timothy Jay在过去35年中一直在研究爆粗,他说粗口是人类表达中不可替代的部分。他在一篇理论语言学论文中写到:“用礼貌的语言根本没办法表达‘操你妈’这句话的内涵。”

话虽如此,爆粗可仅仅为了传达“问候”。Jay告诉《科学美国人》:“粗口可以让我们发泄情绪,或者表达愤怒、喜悦、惊讶、幸福等。有点像汽车上的喇叭——你可以用它表达各种意思。这是你生来就会做的。”

[-]

一份发表在1960年的研究支持了这个爆粗不仅限于愤怒的理论。那时心理学家Helen Ross参加了一次前往斯瓦尔巴群岛的动物学探险,结果中途走错了路。她借此机会开展了这项研究,把粗口做了一个归类。她发现在虽然充满压力的时候粗口会增加,但是当人们高兴时使用的粗口却更多。这被叫做“脏话社交”,也是作为“小圈子一员”的标志。

悉尼大学语言学高级讲师Monika Bednarek把最受欢迎的美国电视节目中出现的粗口做了分类,同样发现爆粗对社会情境很重要。她告诉Daily Beast:“爆粗对于构建亲密关系很重要,无论是友情还是其他。人们之家你的联系会因此而更紧密。”

所以不要埋汰奥巴马同志偶尔爆粗了。就像2010年BP石油泄漏时他说的,有时他就是想知道“这是哪个□□人负责的。”

本文译自 quartz,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9
赞一个 (1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