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2.29 , 23:41

其实3k党曾经是个传销组织(下)

[-]

3k党卖给成员很多东西。新成员加入后,3k党是不允许他们自己制作会服。会服只能来自3k党认可的工厂。会服的生产成本是2美金,一开始他们卖成员6.5美金(相当于2015年的88美金)。当然,只卖袍子是不够的,3k党还会想方设法逼迫成员购买人寿保险,会服干洗服务,头盔,圣经,宝剑,甚至特制的印有3k党标记的糖果。

会员每年还要交纳5美金年费。3k党领导还会征募 Imperial 向地方分会(Klaverns)征税,每个 Klansman 1.8美金,一年分四次交,每次0.45美金。曾经一度,3k党领导的收入甚至攀上美国收入最多之列。

单是印第安纳州总部的税收居然就达到了400万美金,这些钱大多数直接交给 Imperial Wizard。印第安纳州3k党头头年收入将近250万美金;该州销售人员年收入将近40万美金。把这些钱换算到如今,那可就太可观了。作为参考,如今一个正职教授收入大约4.5万美金,棒球运动员巴比鲁斯收入大约61.3万美金,卡尔文·柯立芝总统收入大约88.5万美金。

[-]

类似3k党这样的金字塔传销只能存活到最大可扩张程度。而且,由于它们是以指数形式增长的,因此时间持续不了多久。这类组织最壮大的时候,特别容易因为人际关系而出现瓦解危机,特别是领导者之间。

3k党的崩塌出现在1924年到1925年间。印第安纳州和其他几个州的3k党大头目(Grand Dragon)是 D.C. Stephenson,他是个很有魅力的人物,负责他的老家3k党人气最旺的地区。据 Fryer 和 Levitt 估计,印第安纳州的3k党成员大约占3k党合格成员的19%,几乎达到了1/5。

但美国人很快发现 D.C. Stephenson 并不是他自己所谓的奉行禁酒主义、白人主义至上、道德高尚的新教徒。

1925年,Stephenson 被告□□和谋杀了一名工薪阶层年轻女子 Madge Oberholtzer。在被 Stephenson 虐待之后,Oberholtzer 由于没有及时接受医疗看护,没保住命。但她在临终前把一切都说了出来,并且签认了文件。法官发现 Stephenson 诱拐了 Oberholtzer,迫使她喝酒,并且□□她,在虐待了她,最终造成了她的死亡。

Stephenson 的丑闻败露后,3k党的成员开始相继脱离组织。到1930年,3k党成员数降至了3万。

从3k党的突然崩塌就可以看出,从根本上来说这是个顶脆弱的组织,这个组织是由利益驱动的,是个没什么思想的组织。

不管是新成员多年来始终保持活跃,或是向组织上供,对于3k党高层人员来说都不重要。虽然这种行为促进了人员数量的增长,但是相对其他组织来说,这种行为也导致了3k党里典型成员影响力的弱化。

Fryer 和 Levitt 还发现,即使是在3k党的鼎盛时期,当提及政治和文化影响力时,3k党出乎意料的没用。历史政治团体和运动间的相关性和因果关系很难分清。Levitt 和 Freyer 认为,3k党或许起了煽风点火的作用,但是无论他们是否存在,每个地方无疑都会出现犯罪。为了找出3k党造成影响的证据,Levitt 和 Freyer 将20世纪10到20世纪20年代,以及20世纪20年代初期到3k党瓦解前这段时期;3k党影响力大的区域,和3k党影响力弱但是有着其他类似的本土白色人种至上的区域进行了比较。

[-]

根据分析结果,Levitt 和 Freyer 得出了与传统观念想法的结论,20世纪20年代,3k党 对于黑人或移民、私刑、政治等方面的影响很小。

他们还补充说:此外,即使当3k党在干预选举中获得了成功,能够证明“法律通过了有利于3k党任务的相关规定”的证据也几乎没有。

需要澄清的是,20世纪20年代,南方的仇恨犯罪现象很普遍。但 Levitt 和 Freyer 的研究表明,3k党对这类现象的影响力并不大。如果把3k党视为残忍的恐怖主义组织,会很难接受这种说法,但如果将他们视为传销组织,就很容易接受了。

虽然政治文化影响力不行,但3k党在征税和获取利益方面真的是天才般的存在。

在联邦多年的虎视眈眈之下,1944年,当联邦政府要求该组织补交68.5万美金税款时,3k党终于退出了美国政治舞台。虽然后来不少分裂出来的小团体依然打着3k党的旗号,但是那个庞大的3k党已经不复存在。

虽然用税金来ko传销组织看起来有些奇怪,不过其实除了税金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本文译自 priceonomics,由译者 大脑袋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2
赞一个 (1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