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2.29 , 09:06

「网络欺凌」背后的庞大生意

[-]

这是一幅极其可怕的景象:成千上万人联合起来对付一个人,摧毁他们的生活,甚至在极端情况下导致他们的自杀。但这种丑陋行为还有更可怕的一面,那就是这种网络暴民骚扰有时候是为利益所驱使。对一小部分人而言,这是一桩好生意。

近年来,网络骚扰和虚假信息活动已被产业化。今年早期,《纽约时报》揭露了俄罗斯网络恶霸“农场”——一栋栋匿名办公楼里尽是职业化的网络恶霸,他们故意在社交媒体上散播挑衅性的信息。据推测,一座“农场”每个月能收入2千万卢布(约30万美元)。他们被雇佣散播有关亚特兰大爆发埃博拉的虚假谣言,在各种社交媒体上发布亲克里姆林宫的消息,传播诋毁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的言论。个体及团体(包括一些为国家所资助的集团)使用网络来散播消息、排除异己。有时候,一些非法的商业贸易也会涌现出来支持他们。人们可以使用这种技术来挑起网站憎恶活动。

当然,绝大多数网络骚扰并非有组织行为、也不是付费生意,而只是一群人做出了残忍的事情。但有时候,你可以通过仅仅支付5美元来购买数千个虚假的支持者。据意大利网络安全研究员的估计,2013年,社交媒体平台上的虚假支持者的总共收入金额可达4千万至3亿6千万美元。从那以后,尽管重要科技公司严打虚假账号,但该业务仍旧持续增长。

[-]

“复仇□□”通常由心怀恨意的前任流出,但它现已孵化出了一种新类型的网络付费□□,同时为勒索生意提供了原材料。2010年,现已关闭的网站“Is Anyone Up?”首次在网络上引起了关注,将“复仇□□”问题带到人们眼前。该网站声称,他们每个月有3千万访问量和1万美元的广告收入。这种性骚扰类型的流行促使政府采取行动,立法禁止未经所有当事人同意就流出的□□材料。但鉴于这个产业利润可观,因此这些法律只能起到有限的作用。

尽管欺凌生意繁荣兴旺,但新兴的保护模型也被证明可行——许多情况下都是由受害者自行发起的。例如,Crash Override发表了帮助受害者重拾网络名声的简单步骤;GGBlocker是谷歌的拓展应用,它能够过滤和特定骚扰运动相关的网站,从而减少那些网站的广告收入和访问量;Block Together是一份电子黑名单,可以阻挡许多恶霸的推特账号。但这些工具并没有得到多少支持,部分原因是由于它们无利可图,但同时也可能由于公开支持者自己也将面临着成为欺凌目标的风险。

[-]

从网络暴民骚扰的影响来看,似乎存在太多的潜在欺凌方、和太少的可持续解决方案。但这未必会成真,我们必须拒绝有毒网络的必然性 。想象一下:假如网络平台能够高效地过滤掉骚扰信息,如果网络欺凌的受害者能够像身体骚扰的受害者一样拥有诸多法律资源,如果创造出人们不必惧怕引发网络暴民欺凌的网络平台……我们需要更多地运用想象力、资源、企业家精神,并集体发声支持净化网络的工具。

本文译自 thedailybeast,由译者 蛋花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1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