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2.25 , 17:00

智能手机成瘾的解药会是傻瓜手机吗?

[-]

在忙碌了一天后,我(原文作者)会舒舒服服地躺在沙发上玩手机,这对我来说很正常,但是我的男朋友却不这么看,他喜欢靠在客厅的暖气片上向我讲诉一天发生的事情。但是我止不住的想查邮件、刷脸书和推特,反正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后来我突然想到:我对智能机上瘾,这种渴望和我作为一个吸烟者对烟的渴望有什么区别?很明显,我的手机只要嗡嗡响一下,我就忍不住想去拿起手机玩耍。我想摆脱这种感觉,强迫我自己将更多的时间投入到现实世界中。似乎唯一方法就是限制与虚拟世界的连接。

限制我们使用的APP或者软件根本起不了作用。我试过很多,现在觉得应该是硬件的问题。我想我需要一部非智能机。我们曾经都在用的那种。

2009年,我有一部诺基亚E55,它有两个优选拨号的按键,我把它当作是更高端的对讲机,而不是让我忽略现实世界的设备。 小小的A到Z的键盘是令人骄傲的财产。我读了更多的书,去了一个又一个地方,看了更多的风景,而不是时间轴。但现在我拿着一部Nexus One智能机。

五年很快过去了,我对自己花在社交媒体上的时间感到很失望,连接到网络时让我感到很难过。

[-]

2001年的时候,我决定戒掉青少年时期染上的烟瘾,想出了各种各样克制欲望的办法。其中最有效的是在后口袋里装个字条,上面写着吸烟的危害,会带来肺癌肺炎等等,比现在忍受的痛苦更要强十倍,而且会对身边的人造成危害。

智能手机成瘾并没有这么戏剧性,就算去了医院也估计是和年龄有关的,我想要拥抱的不是虚拟的世界,而是想花更多的时间在面对面的现实中。

另一个戒烟方法就是我不去那些我曾经吸烟的地方。但是我不能不去我的卧室,而用手机最频繁的就是早上和晚上,我得禁止自己在卧室使用手机。看点书可能会感觉好点。

然后就是替代物。我有时在去演讲的路上会抽根烟,于是买了随身听作为替代。当我忽然很想抽烟时,就吃根棒棒糖。

这也是克制使用智能手机的困难之处。我们使用一体化设备感觉很轻松快捷:地图、音乐、健身追踪、聊天等等。也许我们需要松开这些。我尝试了一下索引卡,很轻松地专注于优先需要处理的事情上,也不刷推特了。

[-]

即使这样我也无法完全逃避口袋里的小型计算机。我需要发短信、拍照等。于是我想也许诺基亚可能会再流行起来呢。

也有一些新款的非智能机(上流社会的“功能手机”),设计更加现代。2014年,这样的手机大多数是在日本使用,功能手机销量上升、智能手机相对下降。

在追求简化的年代,其实问题本身就是答案。也许从老款诺基亚你能得到以往的一些东西。

本文译自 ft.com,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9
赞一个 (2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