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2.25 , 19:30

失败的营救:从学校逃入雨林的孩子(上)

今年初,7个马来西亚原住民儿童逃离学校,躲进雨林,自此失去了踪迹。7周之后,人们只找到了2名幸存的孩子。这一令人震惊的事件引发了民众对马来西亚政府对待原住民方式的质疑。

[-]
葬礼

竹屋的地板上躺着一群孩子,他们在用彩色蜡笔信手涂鸦。现在是上午,这些孩子本应该在课堂上学习,但是现在,这附近村子里的孩子们都不再去上学了。

一开始,这些9,10岁的孩子都很害羞。但是,当他们开始向我描述之前寄宿学校里的一个老师时,他们活跃了起来。“他会惩罚我们,就算我们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一个孩子说,“他让我们在太阳下罚站,头顶着桌子,膝盖屈起,像这样。”这个女孩子向我展示了这个姿势,引发了其他孩子一连串的笑声。

但是穿着条纹上衣的一个女孩依然沉默着,专注在她的画上。她是10岁的Norieen Yaakob。今年夏天,她和其他6名同学再也无法忍受学校的严厉惩罚,一起逃入了雨林之中。

[-]
Norieen和她的母亲Midah

这些孩子是Orang Asli阿斯里人,在马来语中Orang Asli就是指原住民。他们是马来西亚半岛最早的居民。

阿斯里人有18个不同的族群。Norieen属于特米亚族,她的村子位于马来西亚北部的Kampung Penad,靠近泰国边境。村里的成年人想让孩子们接受教育,但是最近的学校也需要步行一天,或者开车2个小时。因此,这片山区里的孩子都得在学校住宿。

现在很难弄清楚这7个孩子失踪时具体发生了什么,因为仅有的目击者是两名心灵受创的11岁女孩,Norieen和Miksudiar Aluj。她们说,几个稍大一点的孩子因为在河里游泳被老师打了,她们担心自己也会被打,就决定逃离学校。

2015年8月23日的清晨,Norieen,她7岁的弟弟Haikal,Miksudiar和其他4名7岁到9岁的女孩一起跑进了雨林。孩子们在雨林里找不到什么吃的,只能干嚼些叶子。他们唯一可以够到的果子却是硬邦邦的,难以消化。

Narieen的弟弟,Haikal,在河边喝水的时候意外落入了水中。而其他的孩子太虚弱了,他们对此无能为力。“他就这样飘走了。”他的母亲Midah说,“最大的可能是,他很快就溺亡了。”

7岁的女孩,Juvina跌断了腿,不能行走。一天晚上,她乞求食物,第二天早上,Norieen在她的尸体边醒来。Norieen把她拖到了一边,用叶子把她盖了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里,她目睹了尸体的全部变化。”Norieen的母亲说,“苍蝇落在她的眼睛和嘴巴上,她的头发脱落,蛆虫从她的身体里爬出来。她见到了太多的可怕的事情。”

Ika,一个9岁的女孩,从陡峭的河岸跌落,被竹子刺穿,不幸丧生。

Linda,8岁,不知为何落入水中。她的尸体为搜救人员提供了幸存者的线索。

[-]

在学校通往村子的土路边,一片可以眺望Sungai Perias河的地方,是雨林中罕见的有电话信号的地方之一。10月7日,7个孩子失踪的第45天,一名运输木材的卡车司机爬上来打电话。

“他正沿着这里走,注意到了河里有什么白色的东西正在上下起伏。”来自吉隆坡的律师Siti Kasim说。“他可以看到竖着的两条腿。一开始他以为是一个洋娃娃,但是他仔细一看,发现这是一个孩子的尸体。”

两天后,人们在一棵大树下找到了Norieen和Miksudiar,骨瘦如柴,奄奄一息。Norieen的母亲Midah说,孩子们用棕榈叶做了一个顶棚,勉强用来遮风挡雨,最先到的警察看到这一场景时潸然泪下。

Norieen和Miksudiar被送往最近的小镇Gua Musang的医院。其他孩子的遗体被送往殓房,但是Sasa仍然没有被找到。

Ika的父亲,Ayel Ajed说,他和妻子去辨认时,他女儿的遗体是装在纸箱里的,只能通过Ika的项链和手链识别。

[-]
Ika的父母

[Rakka via BBC]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4
赞一个 (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