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2.24 , 14:11

「默许」系列:无法说“不”的女性

[-]

“Affirmative Consent”(明确同意)的新标准指出,与其认为只有“No”代表“No”,不如改为只有“Yes”才代表“Yes”。这是一件好事,但假如“Yes”仅仅是因为压力、强迫、威胁呢?Miklos Kiss的摄影系列“Silent Consent”(默许)便探讨了这样的现象:在世界各地,有些“Yes”并不代表“Yes”,而仅仅是因为女性不被允许说“No”。

这些女人嘴唇上的图案颜色是各国的国旗颜色。这些图片拥有一种超真实的感觉:她们距镜头如此之近,以至于你无法无视她们。这名匈牙利艺术家表示,希望这些图片可以不断地提醒人们,有些女人无法说“不”——她们被迫保持沉默,认为自己别无选择。

女人们紧闭的嘴唇和绘制在嘴唇上的“Yes”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无声的“Yes”是空洞的。这些话语并非发自真心,而是被人强加的,并掩盖了她们原本的真实想法。

[-]

如今,这个问题发生于世界各地的多种不同情况下。举例而言,在发展中国家里,1/9的女孩在15岁之前被嫁出去;在两年时间里,3,000名女孩被强制独身嫁到美国。作为孩子,她们服从大人的一切安排,因为她们无路可走、她们的教育就是服从。

[-]

此外,婚内□□在许多国家仍旧合法,包括中国和印度。在约旦,□□者甚至可以通过迎娶受害者来逃避惩罚。这意味着,260万名女性同意和丈夫□□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她们认为自己不得不如此——这并不能算真正的同意,因为同意必须是一种自由选择。这同时也意味着,意识到丈夫□□了自己的女性得不到法律支援。

[-]

家庭暴力的其它形式还包括:将女性置于一种不接受“不”作为答案的境地中。全球范围内,在具有婚恋关系的女性中,将近1/3都曾经历过伴侣的身体暴力或性暴力。许多人继续保持这些关系,并不是因为她们主动选择如此,而是因为她们别无选择、或不知道还有什么选择。

[-]

假如女性没有意识到这些虐待情景是不可接受的话,那么人们便无法将她们带离虐待。

通常而言,类似运动的关注点都是那些知道自己被虐待的女性,而我希望将注意力转移到那些没有意识到自己受到虐待、或因为过于害怕而不敢向自己坦诚这一点(由于社会、传统、亲朋好友的强迫)的女性身上。

[-]

人们可以无言地表示“No”,但“Yes”的情况则正好相反。有时候,女性对男性和其它权力的遵从,是因为拒绝的后果十分可怕。还有些时候,她们甚至没有被教育过自己拥有拒绝的权利。

本文译自 bustle,由译者 蛋花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2
赞一个 (1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