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2.24 , 16:25

叫一个俄罗斯男人公羊,他会跟你拼命

[-]

“每个人都是其他人的朋友、同志和兄弟”

这是一句苏联时期的宣传口号,描绘的未来共产主义社会苏联人民人与人之间的理想人际关系。我们不去看这句话背后隐藏的意识形态,里面的词语现在依然在使用,不过意思已经有了变化。

Droug(朋友)在俄语里只有褒义含义。俄罗斯谚语有云,“有一百个朋友胜过拥有一百个卢布。”然而朋友的可贵不在数量,而在于朋友的品质。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至交,一个最忠实的朋友,一个能在你最困难的时候帮你一把的朋友。

Tovarishch(同志)同志的亲密程度就不如朋友那么紧,并没有随时准备为对方牺牲的觉悟。除此以外,同志这个词还让人联想到旧苏联的意识形态,是苏联时期男女称呼平级之间的官方强制称呼。如果是熟人,可以用另一个俄语单词priyatel(好友)来称呼对方。

兄弟这个词是最近几年变化最大的一个称呼。如果一个男人叫自己朋友brat(兄弟),意思是单纯的朋友更亲密的关系。

上世纪90年代,bratva(兄弟们)这个词一般用于小混混或者犯罪团伙的年轻人之间。90年代最流行的一首歌就叫《兄弟们,别朝自己人开枪》。patsany (patsan 的复数形态)就是用于称呼此类团体的,patsan 一般是到处惹是生非的后生仔。90年代,patsany 成为了一个新型社会组织,有自己的用语,道德标准和行为规范。

这类组织有自己不成文的行为准则,能够贯彻这些行为准则的后生仔被人称作chetkiy patsan(守规矩的小弟)。这类小弟的典型形象是十七八岁到二十岁出头的工薪族年轻男士,身穿运动套装,悠闲地蹲在地上,喝着啤酒,磕着瓜子。不过现在想在大街上看到这些人可没有以前那么容易了。

moy paren(我男人)是俄罗斯姑娘称呼自己男朋友的称呼,不过男朋友这种叫法本身也是很早以前从英语里借鉴而来,随后才广泛使用。行为友善,慷慨大方的男士被称作svoy v dosku,或者rubakha-paren

如果你是一个和比你大很多岁的有钱老男人约会的姑娘,这个男人就叫papik(老爹)。十分健壮的人叫做kachok (举重佬)。戴眼镜干巴巴但是很聪明,整天忙自己的研究和别人脱钩的人通常被叫做botanik (植物学家)。

俄罗斯最流行的俚语可能是muzhik(农民)了,沙皇俄国时代,muzhik 只用于指代下层阶级。现在,贬义已经消失。如果某个俄罗斯女人叫另一个男人muzhik ,意思是说这个男人坚韧又靠得住,收入不错,床上功夫也好。

对于喜欢拈花惹草的男人,俄语有macho (褒义的,风流倜傥)也有kobel (贬义的,公狗)。

在俄罗斯你很少听到别人叫某个男人kozel (公山羊),因为这自私、蠢笨、容易给人惹麻烦的意思。在犯罪界Kozel 都是很严重的辱骂。

某人一旦被人称作kozel ,肯定会不惜一切回击。所以才会有"Za kozla otvetish”这句谚语,意思是叫我山羊你会付出代价的。vor (贼)是用于称呼专业罪犯的。俄罗斯有组织犯罪集团的头头们一般被称作vor v zakone (守法贼),也可以称作avtoritet (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kent等用于形容男性的词到现在已经完全过时,另一些,比如chuvak(朋友之间互相问候用称呼)等从50年代起又开始渐渐流行起来,目前依然在年轻人中流行。

本文译自 RBTH,由译者 富贵命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9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