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2.24 , 12:00

你是瘾君子吗?数码成瘾将是世界最大的健康威胁

最近《大西洋月刊》的一篇报道介绍了一个来自加州的十几岁“瘾君子”,格里芬。可怜的格里芬半夜醒来发现自己被扔上了一架飞机,前往犹他州沙漠开启他的康复计划。

他的成瘾物是什么呢?网络。

[-]

是的,“上瘾”是我们现在用的很多的词,我们会对《权利的游戏》“上瘾”,也会对拿铁和Crossfit(一种健身运动)“上瘾”。别忘了还有把香烟、□□和伏特加,它们也是成瘾物之一。

那么,互联网呢?它是我们网络时代的□□吗?

媒体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关于网络成瘾的青少年,比如说格里芬,也许是因为他们沉迷于网页浏览量的产生,通过那些哗众取宠的文章。

在美国,心理健康专家们仍然使用着精神障碍的分类标准。然而,精神病研究所提出了否定的意见,网瘾没有被列在《精神障碍的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上。

“网络游戏成瘾”被收录的意思是“被视为一个正式的障碍之前,需要更多的临床研究和经验。”但是那个版本出版在2013年,已经很久之前了。

下面几个问题可以测试你是否网络成瘾:

你能一周不使用互联网吗?

上网时你会感觉到罪恶和内疚吗?

你因为上网而忽略过你的家人吗?

你工作时曾陷入上网造成的麻烦吗?

[-]

所以也许我们对网络成瘾了。如果网络是一种□□,那会是哪一种呢?对于一些人来说,它就是可卡因和甲基苯丙胺:它破坏了事业、家庭和生活的。

最近,英国律师事务所发布了一项针对离婚群体的调查。他们离婚的原因七分之一都和网络社交有关。十年前,一名中国的少年离家出走,最近被人们在一个网吧里面发现,活得好好的,整天玩电子游戏。

但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如果网络是一种瘾,它可能更类似于快餐或者苏打水,这些东西可能我们不需要去禁止,但是它们又无处不在,我们应该适度的去使用它们,而不是过度依赖它们,产生了危害。

的确,将网络视为奶酪汉堡的比喻并不恰当,我们大多数人需要使用互联网作为工作的一部分,然而没有人需要高糖的苏打水来生存。我们可以用沙拉代替垃圾食品,但是这里并没有低脂版的技术。

我们使用网络的观点或多或少是一样的。人们对网络上瘾就像他们对健怡可乐,奥利奥或巨无霸上瘾一样,我们知道不停的地查看Facebook对我们没有什么好处,就像我们知道吃太多糖、盐和脂肪对我们没有好处一样,但我们还是会去做。

我们吃什么就像我们用鼠标点击什么一样,都是一种个人选择,事实上,一些人会不停的吃和喝,直到把自己的腰围撑大到不能再吃才停止。

[-]

我们之前经历过不健康饮料的问题。2012年的纽约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试图限制超大号的碳酸饮料销售引起了广泛争论,最后在法庭上被一名保姆的陈述击败了。

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成年人可以做他们自己选择的事,包括吃垃圾食品和为了上网打游戏而去忽视他们的孩子。当一些人的网瘾达到了一个危险的、破坏性的层次,我们会察觉到这些人注意力的下降,健康问题还有人际关系的问题。网瘾将不仅仅摧毁我们的思想,还有我们的身体和我们的□□。

在未来,如果我们能证明自己更关心自己的家人超过看智能手机的次数,我们的保险费会下降,我们会看到反对互联网的电视广告,我们还会看到很多心理恢复组织和公共场所里的无网络区域。

在成瘾专家看来这是一个无可厚非的辩题。数以万计的青少年都明白,这个世界被网络所奴役已成事实。你将如何去保护这20亿上网过度的人呢?

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去回答这些问题,但是我们需要开始着手想想这些问题,我们要去面对的,是将来像格里芬一样全球数以百万的青少年成瘾者,未来最大的健康危机可能不是中草药和化学,而是数码成瘾。

本文译自 the next web,由译者 一只咸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7
赞一个 (1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