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2.23 , 00:15

[NSFW] 艺术反转史:女艺术家画裸男

[-]

Phoebe Mills来自英国曼彻斯特,是一名年轻的多媒体艺术家。和其他熟悉艺术史的女艺术家一样,她在艺术生涯早期便意识到:在传统的艺术世界中,年轻女性仅在一处地方占有一席之地,那便是画布上的裸女。对此,她感到十分愤怒。

毫无争议,女性裸体是艺术史中的重头戏,且绘画者通常为男性。为了满足男性的视觉需求,他们强化了一些女性部位,同时掩饰了另一些女性部位,例如:频繁出现的没有□□的光滑乳房,主人的目光强烈而□□。在我看来,这些女性裸体的描绘不仅不切实际,而且完全是一种侮辱。

[-]

在“我是画裸男的女画家”系列作品中,Mills反转了多个世纪以来人们对女性身体的艺术客体化,以经典艺术史中的躺卧姿势来画裸男。她以20世纪早期的马蒂斯风格来描绘这些作品,并表示这些小弟弟早该出现在画作中了。

确实,从“男性凝视”的角度而言,这系列作品的标题确实有些操蛋。我开始用那些著名裸女的姿势来绘画这些男模特。然而,我并没有掩饰那些被“男性凝视”认为不具吸引力的特征;相反,我赞美了它们。

起伏的肚皮、□□的毛发、松弛的皮肤……这些是裸女画作中长期被人否定的东西,她自由地描绘了它们的真实模样。

小贴士:男性凝视(male gaze),是一种社会文化现象。传统中把妇女定位于被看者、置于男性凝视的主控操纵,宣扬男性的凝视权力,将女性角色建构成男权社会所希冀的具有“女性气息”的角色。

[-]

除此之外,Mills还有许多类似主题的作品,比如“The Men”。这些黏土人或穿着泳裤、或裸着身子,以挑逗姿势坐在仙人掌盆栽之中。图片下面还有简短的注解,比如“Dave和妈妈、宠物猫咪Tibbles住在一起,他希望赢得‘2014年度卧室宝贝’的称号”,旨在唤醒主流媒体加在女性身上的信息。

一天下午,我在报刊看到一本糟糕的性别歧视的男性杂志,“The Men”由此诞生。正如艺术史中的裸女,这些杂志里的女性肖像完全是在迎合男性,既不切实际、又性别歧视。

通过她那五彩缤纷的艺术画作,Mills希望能够逐渐填补博物馆墙上的男女差异。

[-]

1942年,超现实主义画家莱昂诺尔·菲尼首次描绘了男性裸体的□□画作——一名雌雄同体的男孩躺卧着。Eunice Golden紧随其后,在1968至1980年期间创作了“Male Landscapes”系列作品,将男性身体转化为肉体的平面地形。Sylvia Sleigh则直接描绘了70岁的裸男,诚实地进行创作,不避开那些被认为不好看的身体部位——体毛、日晒线、□□。

[-]

当代艺术家Isabelle Bonzom同样用彩色铅笔和水彩描绘了男性身体,这些裸体既柔和又刚健。Tala Madani更有趣,想象了一个只有中年男人的卡通世界,他们光着身子放屁、打架、维持文明。

显然,女艺术家画裸男的历史非常短暂。感谢有Mills这样的年轻艺术家,她们不断逆转传统,启发下一代女艺术家。一步一个脚印,一次一根铅笔。

[-]

[-]

[-]

[-]

[-]

[-]

本文译自 huffingtonpost,由译者 蛋花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1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