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2.23 , 14:36

Quora精选:失去了某种不可替代的东西

前天,当我正埋头书写一封长信时,我听到远远地,狗在打架。激烈的打架。我想附近大概出什么事了。这儿是在乡下,附近有个养牛场,周围是一条回环的小路,路边有许多双排房屋,在回环小路围绕的中心地区,还有一些小木屋。我在这条回环路的东边,面向中心。总之,我当时一直在上网,专心做我的事情。

[-]

后来我听到我最喜欢的母鸡,(我管它叫“冲浪女孩”,因为它属于来亨鸡的一种“加州白”变种),像平时邻居家的猫“星期三”来了那样的咯咯叫着。星期三从来不乱来,但我的母鸡们就是本能的不信任他,因为他有爪子。这时咯咯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让人警觉,所以我立马跳了起来,冲出房子,却刚好看见,就在传来狗吠的方向、附近空地的中间、森林外面,一道红色正追逐着一道白色。我的眼睛看到了,但我的大脑却没能反应过来:一只狐狸叼着我的冲浪女孩,朝着屋后的森林跑去。她一开始跑的很快,但因为我赤着脚追赶她,后来她看穿我赶不上她,于是就沉着的慢跑进漆黑的森林,消失了。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站在那里,眼看着冲浪女孩的白色身影上下晃动。狐狸在这个春天的早些时候也拜访过鸡舍,不过那时她没能成功。两天后,到底还是让她得手了。我不怪她。小狐狸也需要吃的。

大多数人或许没法理解这个。我们是在讨论一只鸡。她每天都给我一个鸡蛋。每天早晨,她总是站在我丈夫建的那个A型的鸡棚顶上,在朝阳中用喙梳理她那漂亮的白羽毛,她那可笑的红鸡冠□□作响,在光线下绚丽夺目。她通常在早晨下蛋,轻声鸣叫着,请求被放出笼子,好让她和她的女友们一起在附近散步。

当我从编辑工作中脱身而出,想小小的休憩一下,走到院子里拔草时,她会过来找我,啄食着我拔起来的草。其他的小鸡们当我在那的时候就已经够满足了,而她会过来找我。她也是我的灵感源泉。

有时,我必须在办公室里埋头工作,她有好一会没看见我了,她就会现在前门靠近我的窗户的栏杆处,像公鸡似的大声叫着,直到我走出去。这让我很吃惊,因为我从未料到只有5磅多重的她能发出那么大的声音!这样,她督促我每小时站起来出去走一走,以保持健康。有时,我在冥思苦想,我听到她来到窗前,发出"bokbok"的声音,好像她在自言自语。前两天这里安静极了。只有蟋蟀喧闹的声音。也没多少小鸡去吃它们。

她不像其他母鸡那样,允许我把她举起来抱一抱,但她愿意让我绕着笼子追着她跑,直到她一下子跳上鸡笼顶向我认输,蜷伏着张开翅膀,等着我抱起她。她是那么小,那么脆弱。她敬畏地看着我,直到我把她放进窝。然后,她甜蜜地咯咯叫着,安坐下来准备下一个大大的鸡蛋。有时候,我给她喂蓝莓吃,她也允许我随身带着她。她也会和我说话:虽然我从未理解过她说的一个字,但她会对我的声音发出回应。

至于我现在的感受,这就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在你心里跳着,但不是以好的方式进行的,有点像气喘吁吁,一种让人惊慌的感觉。或者就像有什么东西从你的胸膛里脱落了,直直穿过你的身体,直落到脚上。退出键在哪里?我真想停止这一切。难道我当时就不能做些不一样的事,比如停下来听听我的直觉,然后跑得再快一点,好把她从狐狸那救下来?我很痛心,身心俱疲。

第一个晚上,我把剩下的两只母鸡关进鸡舍的时候,她们在寻找冲浪女孩,好一起走回门去。我把门关上之后,那只看起来最喜欢她的母鸡开始张大嘴用力呼吸,就好像我们感到崩溃、开始哭泣时那样。今晚她不再那么用力呼吸,看上去平静多了。

我还没有痛哭过,直到我想起来她还下了一个蛋,得去把它收起来。一个完美的大个的鸡蛋。她的最后一个鸡蛋。两天前,她给了我一个“小精灵蛋”,小小的、没有蛋黄。作为一个产蛋者,她这多产的两年真正结束了。

在我的生命里,我经历过好几次悲痛时刻,我觉得最好把它放下,而不是硬扛着,最后反而来一次大崩溃。所以在每种文化里都有葬礼的仪式,这是为了帮助人们治愈悲伤。我哭了很久,并把这些事告诉了我的朋友们,现在我觉得好一些了,也不再觉得重力将我压向大地,碾成齑粉了。最沉痛的悲伤就像恐怖分子,但这个不过是重量级人物。

同时,我既感到奇妙,也为此感激:能这样美好的生物相处简直是一种恩惠,而且很显然她也很喜爱我。我现在已经能够接受这个事实:我们之间的时间已经到头了。我也因我拥有这样一份许多人无法想象的礼物而感到满意。我曾发誓,绝不会对什么东西投入过多感情,但现在就是这么荒谬,我没法不爱我的母鸡们,或者我的猫,或者在我生活里的人们。我把它归纳为依恋和爱的对抗的一课。失去是生活的一部分,这让我们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

我们本能地要活下去,所以大多数人会把那些伤害我们的东西合理化,好让它结痂,而不是怀着悲伤的心死去。这是我对自己的自圆其说,虽然有些荒谬:在这个夏天,我喜爱的另一只母鸡,金吉,突然死了。她是冲浪女孩的小伙伴,也是鸡群的头头。另两只母鸡并没有为金吉感到太悲伤,但冲浪女孩和金吉有许多共同点,而且形影不离。她们四处漫步,想在这个鸡群的小社会里争得头等地位。金吉死了之后,冲浪女孩看起来难过极了,一连好几天都在找她,呼唤她。后来他们都不再在附近散步了,只是没精打采地在前院徘徊,一直到前天。为什么那天小鸡们穿过了马路?为了见她的灵魂。我想冲浪女孩和狐狸之间达成了某种交易,好把她带给金吉。在狐狸面前,她没有跑开,她本来可以飞走,但她没有。其他的小鸡们都在四散奔逃,只有她勇敢反击。这似乎是她在说"你可以把我喂给你的孩子,但请放过我的朋友们。”她不愧是属于勇猛的恐龙纲的朋友。

[-]

本文译自 Quora,由译者 鱼叉君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8
赞一个 (2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