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2.21 , 15:04

柬埔寨人民对于点滴的无限狂热

柬埔寨以丰富的文化和历史、自然风光、独特的寺庙例如吴哥窟、红色高棉、地雷阵等等而出名。大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个国家的怪癖——当地人对针的痴迷。

世界上其他地区的人都会尽量避免注射,在柬埔寨情况却恰恰相反,那里的人们对注射和静脉点滴十分痴迷。痴迷的原因尚不清楚,但对于针的信仰似乎已经根植在这个国家的灵魂深处了。在完全不需要的情况下人们也会要求进行注射或静脉点滴。

一个匿名的西方医生告诉BBC:“这种情况不仅仅发生在农村。每个人都到医院要求进行注射或点滴,因为他们认为这很重要医生和护士也认为这很重要。如果你进到当地的医院,你会发现几乎每个病人都在点滴。”

[-]

BBC记者John Murphy来到柬埔寨后目睹了奇特的点滴现象后对这其进行了详细报道。他写到:“我看到人们会定期点滴,甚至骑在摩托车上时不忘点滴。”好奇想要了解更多,Murphy拦下了一辆载着三个人的摩托车,他说:“坐在后面的那个人拿着一根木棍,木棍上挂着一个塑料袋,那里面装着点滴用的液体。”

Murphy补充到:“塑料袋里的液体注入坐在中间的男子的右臂上。他说他被私人医生诊断患有疟疾,并且还有肝脏疾病和肠道问题。他觉得自己很虚弱,通过点滴能够冷却他的身体获得能量。”

这个男人还对Murphy说道:“很多人在摩托上挂点滴,我很穷没有车,所以只能在摩托车上挂点滴。”

[-]

柬埔寨的报纸《The Khmer Times》在几个月前写道:“以前在金边有这么一个现象——孩子们一边挂点滴一边在街头玩耍,家长在一旁举着点滴瓶。公共卫生学专家Lao Chantha在城市中推动实践活动他说,城市人口应该了解更多的卫生知识。在一些边远的农村地区,没有执照的医生可以随意的给病人看病,而病人们的很多认识都来源于传统,包括医学知识,所以他们一直顽固的坚持静脉注射。”

一些内科医生在病人病情完全不需要的情况下也坚持开出静脉注射或点滴的处方,为的是能够多收费,但主要的问题在于人们对于这种治疗方式的看法。很多柬埔寨人认为点滴能够帮助他们更快的康复,不管自己得的是什么病,不给他们开点滴的医生都会被打上不合格的标签,下次不会再找他看病。还有一些人认为,即使是用简单的含有药物的生理盐水进行注射,能够治疗各种各样的疾病,就算咨询卫生部门也无法改变他们的想法。

[-]

Chantha医生说:“你不可能让每个病人都理解。医生不能说谎,但有时候很难向病人解释点滴进去的液体只是水这个事实。”

虽然看起来无害,但柬埔寨人们对点滴的痴迷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当地的医生和护士也十分相信静脉注射,他们无法满足病人要求注射的不合理请求,所以人们就会去寻找那些无证医生。

Vong Tu是Kompong Speu Province Tuol Ampil健康中心的主任,他说孩子发低烧的时候家长常常带着他们去无证的私人诊所。他说:“一位母亲带着孩子来到诊所说‘医生,给我的孩子打针吧,’我说‘不行,我不能给他打,’之后这位母亲带着孩子去无证医生那里说‘只要打一针,挂一瓶点滴,’那名无证医生按照母亲的要求做了。”

[-]

在一些村庄里,那些无证医生没有经过正规的医疗培训,很多人重复使用针头,导致艾滋病的蔓延。例如来自Roka村的82岁的佛教徒Mom Hing,正是因为如此而感染的艾滋。他告诉BBC:“1994年我来到这个村子时,一位专门在难民营看病的医生帮我注射,就这样我感染了艾滋,因为只有他帮我注射过。”这名医生即不合格又不合法,最近因为重复使用针头和注射器被判刑。

Mom Hing说:“随他去吧,生死本来就是一件很平常的是,我一点也不担心自己。我渐渐老了,最关心的是年轻人们。”他的关心一点也不多余,Roka村里大约有300人测试HIV阳性。十分之一已经死于艾滋病,51岁的Lap Hoy因为普通的感冒发烧找医生看病,现在也是HIV的携带者,她的家人也是,并且都是通过注射而感染上的。她说:“我的孙子感染了,他的妈妈感染了,而我——他的奶奶也感染了。”她一点也不希望这个医生再出现在村子里。

大面积的爆发出现在几年前,从那时起这个国家在外国的捐助者和非政府组织的帮助下在减少艾滋病方面取得了良好的成果。柬埔寨政府取缔了无证经营的卫生机构。但真正的挑战在于改变人们对静脉注射治疗的盲目崇拜。

本文译自 odditycentral,由译者 islan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8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