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2.17 , 19:30
34

AIDS 走向世界的秘诀:审时度势

[-]

艾滋为什么这么神秘而吓人?那得从35年前美国医护人员第一次发现它开始说起。当时一位年轻健康的小伙子得了这个病,强大的免疫系统不起作用了,身体越来越虚弱,不堪一击。然而这个病却不知道从何而来。

现在我们对HIV怎么来的、怎么传播有了更深的了解,这种病毒导致了AIDS,成了全球性疾病。性工作者不经意间扮演了传播的角色,这是意料之中。但同样重要的原因是贸易、殖民主义的崩溃和20世纪社会政治改革。

[-]
猿猴免疫缺损病毒(SIV)

HIV 当然不是凭空出现的。它可能开始只是中西部非洲感染了猴子和猿类的一种病毒。

几经跨物种的传播,人们可能吃到了被感染的野味。例如,有些人携带的艾滋病毒和白眉猴体内的病毒密切相关。但是从猴子身上来的HIV并没有成为全球问题。

比起猴子,我们和猿类得联系更紧密,比如黑猩猩和大猩猩。即使HIV从猿类传给了人类,也不是必然就会成为大范围的健康问题。

人类从猿类感染的HIV典型属于HIV-1型。是一种被称为HIV-1型O组的病毒,病例大部分出现在非洲西部。

事实上,只有一种HIV病毒在传播到人类身上后大面积扩散。这种HIV病毒很可能是从黑猩猩身上传播而来的,被称为 HIV-1型 M组(M指major)。超过90%的HIV感染都属于M组,那么问题就来了:HIV-1型 M组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2014年发表的一项研究给了我们一个惊讶的答案:它们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
猿猴免疫缺损病毒

它的感染性并不像你想象的那般强。只是这种类型的HIV能很好地利用事件传播。牛津大学Nuno Faria表示:“是生态特性促使其迅速蔓延,而不是进化因素。”

通过观察收集中部非洲大约800名感染者的不同艾滋病毒基因组,Faria和他的同事画出了艾滋病毒的家族图谱。

通过比较两个基因组序列和计算差异,研究人员算出它们有着共同的祖先,基因突变的速率也相当稳定。这种技术被广泛使用,从而确立了我们与黑猩猩在至少700万年前有着共同的祖先。

“RNA(核糖核酸)病毒,如艾滋病毒进化速度是人类DNA的约100万倍。”这意味着HIV的"分子钟"也走得非常快。

因为走得太快了,Faria和他的同事发现这种艾滋病病毒的基因组们的共同祖先存在时间不超过100年。HIV-1型 M组最开始可能是在20世纪20年代出现。

[-]

研究团队进而深入调查。因为他们知道每一个艾滋病毒样本采集的地点,可以推出艾滋的起源应该在一个特定的城市:金沙萨,现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首都。

在这一点上,研究人员改变了策略。他们转向历史记录来搞清为什么艾滋病毒感染在20年代的非洲城市最终引发大流行。

很快一切都水落石出。20年代,刚果民主共和国还是比利时的殖民地,金沙萨刚成为首都不久。这个城市成了很多年轻工人赚钱的理想之地,对于性工作者也是如此。于是这种病毒在人身上很快传播开来。

不仅限于这个城市。调查者发现比属刚果首都在20年代作为非洲最好的枢纽城市也是如此。充分利用该地的能运输成千上万人的铁路网络,该病毒在短短20年里就蔓延到了这座城市900英里(1500公里)以外的地区。

[-]
感染了艾滋病毒的细胞

一切都为60年代的感染率大爆发提供了条件。在这十年里也发生了另一改变。

比利时刚果获得独立,成为世界其他说法语地区人们就业的好去处,其中就包括海地人。当年轻的海地人在几年后返回家乡,也将一种特定的HIV-1型 M组病毒,即“B亚型”带到了大西洋的西部。

20世纪70年代,艾滋来到美国。正是性解放和同性恋态度激进的时期,导致在世界性的城市如纽约和旧金山男同性恋者密集。HIV再次利用社会政治形势迅速蔓延到美国和欧洲。

“给出相同的生态环境,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其它类型的病毒也会像B亚型一样迅速传播。”Faria说。

但是HIV的传播还没有结束。

[-]
HIV感染细胞

例如,2015年在美国印地安纳州,因注射毒品艾滋大爆发。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Yonatan Grad 表示,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一直在分析艾滋病毒基因组序列和感染的时间地点数据。“这些数据可以帮助了解疫情的严重程度,将进一步帮助公共卫生干预工作。”

这种方法也适用于其他病原体。2014年,Grad和他的同事Marc Lipsitch发表了一篇全美耐药淋病的传播调查。

Lipsitch说:“因为我们采集了在不同城市、不同时间感染、不同性取向的代表序列。可以发现其传播是从西部到东部。”

更重要的是,他们证实耐药型淋病似乎主要在与男性发生性关系的男人身上。这可能促进高危人群的筛查,以减少进一步传播。换句话说,通过人类社会的观测是研究HIV和淋病病原体的真正力量。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12)

TOTAL COMMENTS: 34+1

  1. 3011502

    人类和猩猩性交得到的艾滋病,然后传遍世界。理论上可以得到一张系谱图,从第一个感染者与猩猩到现在的所有患者。。

    [41] XX [14] 回复 [0]
  2. jerrybie
    @2 years ago
    3011505

    不得不说,我之前认为第一个人会感染上艾滋,有可能是人X了猩猩猴子

    [24] XX [0] 回复 [0]
  3. 3011510

    不是和猩猩性交……是因为美军带去了针筒,然后那边的人开始传言打猩猩血可以壮阳……
    中国人也曾经流行过打鸡血,喝茶树菌…………

    [22] XX [6] 回复 [0]
  4. 3011513

    还好中国没猩猩……否则……呵呵(禽类病毒很少有对哺乳类生效的)

  5. 变态
    @2 years ago
    3011539

    @132: 猩猩战斗力那么强,怎么XX

    [18] XX [2] 回复 [0]
  6. 3011542

    大家觉得煎蛋的掰弯计划逼得太紧了,喘不过气来, 所以暂时缓一下,发点负面的稿子!
    退一小步是为了更远大的跳跃!!

  7. 世界的第八天
    @2 years ago
    3011546

    @NEO: 广州有20万猩猩…

    [7] XX [12] 回复 [0]
  8. 马达
    @2 years ago
    3011547

    谁说不能和猩猩OOXX了?之前不是有个报道说东南亚有个被剃光了毛的红毛猩猩被人拿出来卖身的么。不过其实人和猩猩OOXX是艾滋病如何从猩猩身上传播到人身上最用心险恶的说法。去查查看的话会能查到比人和猩猩OOXX靠谱的多的说法的。

    [15] XX [1] 回复 [0]
  9. 马达
    @2 years ago
    3011549

    无论是被猩猩咬,还是吃了猩猩,都比人OOXX猩猩的可能性大啊

    [10] XX [1] 回复 [0]
  10. 3011557

    艾滋不是和猩猩啪啪啪得来的…

  11. 好色猴子
    @2 years ago
    3011560

    打不过啊

  12. 一号用户
    @2 years ago
    3011566

    非洲人民和动物战斗的产物 献给全世界

  13. 3011571

    如果所有的性病都能得到痊愈而且都有预防方案的话………
    人类无须担任任何风险无限OOXX
    那时候要如何社会将是怎么的光景,不堪想象。

  14. 猫猫
    @2 years ago
    3011577

    突然有种在玩病毒公司的感觉

  15. 马达
    @2 years ago
    3011587

    @sa: 最大的风险依然是怀孕。

  16. 3011594

    为什么艾滋病传染一直在恶化,而人类却可以扑灭天花?
    不能不提伯克利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教授,Peter Duesberg。
    他一开始就旗帜分明的坚决反对HIV跟AIDS无关,不是传染病,他是由毒品、治疗HIV的药物、以及营养不良导致的。
    在一开始,我们的确不理解艾滋病,他的怀疑,即使是错误的,至少怀疑是合理的。
    但令人愤怒的是,这个人,在看到了艾滋病在母婴中传播(即不可能是由治疗HIV药物导致的,因为婴儿根本没有服用任何药物)等等无数铁一样的证据后,一直在坚持HIV跟AIDS无关,无视任何对他观点形成决定反驳的绝对证据,通过精心选择性组装数据,以及一系列诡辩,在被无数刊物退稿的情况(差不多已经被逐出这个领域),持续以艾滋病专家的权威向公众发声,在药业界和那些奇货可居的商人合作发布一系列可笑的论文,说维他命、鱼肝油等可以治愈艾滋病,赚取巨额利益。而那些真正在研究艾滋病的机构,却赌上了巨大的成本和风险。

    [20] XX [1] 回复 [0]
  17. 3011599

    对于任何一个研究AIDS的学者,不可能不知道这个人,也不可能不对他咬牙切齿。
    他的学说被南非总统利用,成为政治上支持极端种族人士认为“艾滋病根本不存在,只是白人的阴谋”的支持证据,更糟糕的,他现在成了非盟的艾滋顾问,因为他的学说跟非洲沙文主义不谋而合,非洲人拒绝承认艾滋病存在,他们相信只是白人对付黑人的舆论武器,使得非洲艾滋蔓延到了无法控制的局面,而且正在持续恶化中。
    而至于得了艾滋病的患者,他们在绝望之中,很容易就被他欺骗性的学说诱引,毕竟,谁想相信自己得的是由性传播的病毒绝症呢?他们拒绝跟医院合作,并持续在社会上传播疾病,并在艾滋病患者群体里面宣讲他的学说。
    是,Duesberg在癌症上是对人类做了很大贡献,但同时,他的反HIV学说,也给人类造成巨大的伤害。
    隔行如隔山,研究艾滋的学者不会在肿瘤期刊上去乱嚼舌根,研究癌症的没有资格以自己专业上的权威去在公众面前去代表研究艾滋病的学者。

    [16] XX [2] 回复 [0]
  18. 你好
    @2 years ago
    3011601

    记得今年掉下来的一架飞机,上面载有全球最顶尖的二十多名艾滋专家,没了。

    [35] XX [0] 回复 [0]
  19. YingYang
    @2 years ago
    3011611

    作为一名携带者,我只想说,在病毒面前,我们都是受害者,好好活着吧,感谢生命,让我知道了世界的美好,也感谢病毒,让我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39] XX [7] 回复 [0]
  20. 3011663

    19楼加油,我也一样。得知自己感染后,彻底蒙逼了。之前觉得这是一件多么遥远的事情啊,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心里面整个世界崩塌,然后渐渐重建,但已然不是原来的样子了。我只想告诉健康人,注意保护自己,不要有一点侥幸心理,这个地下人群远比你想象的大。

    [41] XX [1] 回复 [0]
  21. 豹2A7
    @2 years ago
    3011691

    @YingYang: 愿你看到乌云长久蒙蔽的天空透露阳光

  22. 真正安拉
    @2 years ago
    3011720

    愿真主保佑上面两位携带者平安

    [2] XX [18] 回复 [0]
  23. 米娅
    @2 years ago
    3011731

    @sah: 比较发达的国家(或常识与经济不那么匮乏的人)自然会进行艾滋治疗,理论上来说这个学者最初只是加速淘汰了最贫穷落后的病人,而这批人就算当这是病,也没条件坚持治疗的。所以他们的选择未必不遵从博弈。

    之后信徒累积到足够人数后,就有些境况还行但意志比较薄弱的人会怀着从众心理去盲从,从群体中得到自己因病失去的心灵平静。这批才是真受害。但这也无非是人类本能。

    再往上就是利用这些理论,操纵人群来谋取自身经济政治利益的人,这些人才是利用智慧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

    这是一种链条比较短的人类食物链,只有国家级别的更高级食物链才可以消除它。但‘各人自扫门前雪’,只要自己国家没太多人信,谁肯为此去干涉别国内政。

  24. 3011733

    然后呢,会不会出现生命树阵图?

  25. 3011747

    要是那种乱搞得来得病,真的一点都不同情,可以说是天罚吧。

    [3] XX [12] 回复 [0]
  26. 3011763

    某种意义上艾滋病是人类道德底线的守护者

  27. 游客
    @2 years ago
    3011784

    @变态: 真爱是不分战斗力的

  28. 小柯
    @2 years ago
    3011794

    反弯志士杨二姐

  29. 飞流直下3000ft
    @2 years ago
    3011940

    不是性交吧,我记得以前看过说是非洲还是什么地方部落的人有喝黑猩猩的血的传统,然后得了病

  30. 3012145

    作为一个同性恋,我表示hiv和aids 并不是同一个东西, 前者是病毒, 后者是诊断的疾病。

  31. 陆振华
    @2 years ago
    3012222

    为什么有人说中国没猩猩?动物园里面的不是猩猩么?

  32. 3013137

    @sah: 对专不专业者行为的态度立场需要升级。
    人群遇到的必须深探事情越来越多,都去亲自实验琢磨明白将要花费巨大的精力时间,是低效率不适应发展趋势的,所以转向更高层次的知识共享模式,以一小部分专业的探索研究者获取有关实验知识,并做知识发布工作,大部分其他人省略直接研究环节,凭空听从。
    任何的知识共享模式都有独特的弊端,需要以适应性的人间互动措施来封堵,而非能够对谁人免检不矫,原因是谁人都不是神圣守真的必然表现者,在具备有意无意做错示伪的行为能力时,就始终可能做错示伪,所以必须予以时刻监督归正,不作绝对的信任授权,社会的同步或事后审核纠错行为就是这么出现的。
    又,从探索研究历史可见,任何当时的探索研究都依赖于并非已经绝对完善齐全的实践条件和方法,造成相应发现和见解的不绝对详尽准确,必须有后查异议的纠错推进措施来防止相应观念的停顿和相对偏差,实践上除了该探索研究者本方,尤其依赖由相对的任何外方异议者执行,因为立论者往往以自我信任而立论,易于自欺或各种动机知错故守,重赖更不易守相同利益立场的外方实现证错力纠,所以不能因为本方曾经被任何程度信任就禁止任何外方异议,哪怕异议的依据理由有任何的可实证错误片面性,各方的对错在必须核实时,由更大参议范围的相对第三方执行并据以调整社会的有关活动,这是为了防止任何人挪用权威信用行骗酿错的程序正义。

  33. 3013156

    @sah: 然后是上述行为的社会环境条件问题。
    社会环境条件并非处处相同,因为它由当地的实际控制人群创造和维持,当该人群被有关的知识共享弊端事件触动够深、且能认识到正确的解决办法并运用时,此地的知识共享活动会被足够良好地管理,不断把知识体系除错加深,指导居民越来越正确地应付有关事情。
    而其它地方受到该处实控人群的知识共享方面认识水平的限制,又或者该人群受各种利益动机引导决定不走有关的知识进步路线,会把知识共享的弊端保留甚至故意扩大,形成更易被挪用知识权威信用进行诈骗酿错的环境条件,必然更易被各种不良动机者和相对更愚昧者利用,做成引导当地社会人群更不正确处理有关事务的行为,这个恶果的致成责任,必然归于当地知识共享条件的创造和维持者以及用以行骗酿错者,并非对当时各种信息权威的任何异议者,因为共享活动良好的地方同样也会存在这些异议者,区别只在异议经过当地社会的信息审核纠错反应过程后,良好处阻止其中的错骗刺激部分引发实际行为错误,而不良处不能阻止如此。
    所以不能把任何专业研究者神圣化,也不能把相对外方的异议妖魔化,那是旧时代宗教似的盲信权威态度,并不属于科学和进步的守则。

  34. 3013176

    @sah: 用一个并非绝无发生可能的模拟例子,演示各地方的知识共享情况:
    都是正式的专业探索研究者,在有关专业获得了一个正确的新知识,向当地人群发布,成功处理了有关事务,被社会反馈认为属于有关知识的权威。
    然后,该探索研究者以尚未被社会获悉证明的某种动机,对本专业的另一奥秘发布一个见解,又对相对非其专业的一个奥秘发布一个见解,被当地所有专业和没有任何专业的居民提出各种异议。
    共享活动良好处的人群,组织有关问题的探索试验机构进行实践核实,发现该探索研究者对本专业的那个奥秘所见错误,却凭空蒙准了非专业奥秘的见识,便按知识共享正式程序向居民告知此情,引导居民否定其专业错见、采信其非专业真见,并提醒此两事归此两事,信用与不信任票的作用概不外延。
    共享活动不良处的人群,则不作上述实践核实,由各居民自行判断选择对其信或不信、信用与不信任票的作用外延或内缩随心所欲的程度,并各据己见处理有关事务,包括各种后效会影响到外地的事务,以及出外活动时也如此做出各种行为。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