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2.15 , 20:30

尖嘴地雀——披着羽毛的吸血狂魔

[-]
牛椋鸟与宿主的关系并不是“互惠”的。这只鸟正在吸血。

蜱虫、水蛭、蚊子、吸血蝙蝠——说起靠静脉生活的生物,通常想起的这些嫌犯们。但是我会告诉你还有一种吸血的鸟比上面这些家伙加起来还要残忍么。

科学家称之为尖嘴地雀( Geospiza difficilis),你也可以简称它为喙雀或者吸血雀。它不像秃鹰、角枭或者其它大型的吃肉鸟类,吸血雀看起来就像是你后院常飞来飞去的小可爱们。它体重不到一盎司,也没有鲜艳的羽毛和尖锐的爪子,普普通通就像我们刚说过的住在你家附近的十几种候鸟们。

对鸟儿们有一大喜讯就是,吸血雀只生活在加拉帕戈斯群岛(Galapagos Islands,位于厄瓜多尔西部)。可能是这个地区太多于偏远和恶劣,才促使它们饮血。它们的猎物是鲣鸟和其他大型海鸟,体重可能是吸血雀的50倍。

辛辛那提大学人文和科学学院院长、进化生态学家Ken Petren解释说:“加拉帕戈斯环境变化幅度大,干旱的时候鸟儿们没什么吃的。在这方面,我们可以看到鸟儿们为了吃也是相当有创造性。”

当然,进化生态学家觉得是创意,我们其余的人可能会叫可怕。因为吸血雀放起血来实在是不含糊。

[-]

吸血蝙蝠的牙齿像手术刀一样锋利,受害者完全可以在睡眠中度过折磨。蚊子和蜱虫吸血之前会先麻醉你的皮肤。水蛭会借助冷水的麻木作用。这些吸血的家伙都不容易发现,都是相当有礼貌的。

而加拉帕戈斯的吸血雀却是直接跳到蓝脚鲣鸟的背上,一遍一遍地用锋利的喙桌海鸟的皮肤,直到血如雨下。一旦血管被啄开,更多的吸血雀就会赶来,就像《刀锋战士》中血液狂野派对现场。

为什么鲣鸟会忍受虐待还有待商榷。可能是鲣鸟没得选——Petren说沃尔夫岛是吸血雀密度最高的岛屿,小小的地方有成千上万只的吸血雀。也离其他的岛链很远,这意味着相当的遥远。根据每年的时间,鲣鸟正在孵化的蛋和雏鸟都是吸血雀很乐意去啄的。

有趣的是,由于鲣鸟蛋的壳太硬,没法用喙啄开,吸血雀还进化出了一项生活技巧,帮助它们得到其他食物源。Petren解释说吸血雀会将喙贴在地上,类似于倒立的姿势用脚踢蛋,使蛋滚落山崖或断层。

显然,我并不想给大家留下吸血雀有多么邪恶的印象。它们只是用最好的办法处理逆境。在一串太平洋中间的岛屿上生存,获得营养是非常困难的,而一个开裂的伤口可能就是绿洲。

[-]

毕竟,吸血雀是加拉帕戈斯群岛上出名的适应者。群岛上现在有12种雀,每一种都有独特的生存技巧。有得吃种子,有的吃昆虫,还有一些设计出了几种瓜分仙人掌的不同方法。还有一种泰勒雀,会棍棒、仙人掌刺和其他工具从树洞中撬昆虫幼虫、蜘蛛卵等。

无论它们的生存方式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加拉帕戈斯群岛上雀鸟的喙已经进化,和各自的吃食相匹配。这些鸟是进化最早也是最著名的典范,所以为什么它们有时被称为达尔文雀。

吸血雀并不是加拉帕戈斯群岛上唯一吸血的,冠嘲鸫也是以鲣鸟和鬣蜥的血为食,还吸食海狮的胞衣。甚至有冠嘲鸫想吸食研究人员腿上伤口血液的记录。

但不止是加拉帕戈斯群岛有嗜血的鸟。世界各地,包括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大草原上,有另一种吸血者,有个很好的通用名——啄牛鸟(牛椋鸟)。

直到最近,啄牛鸟一直被认为是那种动物共生的例子,因为它被认为给大型食草动物提供生态服务,吃虱子、马蝇幼虫和其他寄生虫。斑马不受脏兮兮的虫子的骚扰,鸟儿们补充了蛋白质,互取互利,对吧?

[-]

好吧,可能不是的。在津巴布韦的灌木丛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和红嘴啄牛鸟一起生活的牛身上的蜱虫,和那些将鸟毫不留情地赶走的牛相比,并没有明显减少。更有趣的是,研究还注意到这一期间牛身上出现了痘疤、痂和伤口。有啄牛鸟在身边的牛身上的伤口更多,因为这些家伙一直在宿主身上啄啊、啄啊、啄啊。

有兴趣的可以戳这里看啄牛鸟是怎么啄食河马肉争夺水牛血骑在羚羊头上只为霸占脸的伤口。

虽然研究表示并没有人亲眼观察到啄牛鸟在宿主身上造成伤口,但是这些家伙也明显对自己所啄宿主皮肤旁的蜱虫不感兴趣。可能,啄牛鸟知道它可以利用寄生虫造成的伤口让血狂流不止。

本文译自 slate.com,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1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