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2.14 , 13:30

科研成果然并卵,究其原因很尴尬

[-]

科学家们,尤其是生物界的,近年来面临着持续的尴尬境地:科研成果难以被再次证明。据估计,在所有科学研究中,超过一半的无法被复现,每年有数十亿美元被浪费在基于这些不可靠的研究之上的新研究中。

复现性是可信度的关键标准。如果科学家们在勤勤恳恳地是工作,那么为何其他研究者无法重现他们的成果呢?一项新的研究提供了一个尴尬的解释:在使用人类细胞进行的实验中,有六分之一的研究者实际上使用了错误的细胞。

发现这点的是来自澳大利亚细胞库(有点像血库,细胞库用来储存细胞系)的Amanda Capes-Davis和她的同事们。他们认真分析了来自世界范围内报告有细胞系污染的研究。

细胞系是原代细胞培养物经首次传代成功后所繁殖的细胞群体,具有同样的遗传组合。因为它们能用于在人类或动物被涉及之前的早期实验,所以细胞系已经成为医学研究的主力。令人不安的是,污染分析显示,在2010年有360例细胞系污染报告,2014年这一数字增长到了438例。使用这些细胞系的这些医学研究成果完全是无价值的。

大部分污染事件是在同一物种内发生的,比如把膀胱癌细胞跟乳腺癌细胞弄混了。但是还有一些则发生在物种之间。比如,一个叫做CDB人类星形细胞瘤细胞系被发现是老鼠细胞,AMDURII(人类皮肤)被发现是猪的细胞,ACCNS(人类唾腺癌)实际上是老鼠细胞。

之前的研究已经显示在某些细胞库中,各种细胞系的污染率在20%-85%之间。

全球生物标准协会□□Leonard Freedman之前曾提出一个消除细胞系污染的解决方案:科技期刊必须为细胞系相关研究设定更高的标杆;款项发放机构必须确保只为有更加严格研究方法的项目提供经费;培训年轻的科学家以预防污染的发生。

当然,细胞污染不是导致研究有缺陷的唯一因素——原因包括从个人不诚信到不健全的体制。所以就算细胞系污染问题完全根除,也很难推断有多大比例的科学实验就会突然变得可以复现,以至值得相信。

但至少我们可以通过更加仔细地对待细胞样本来改善诸如癌症等领域的研究。

[-]

本文译自 quartz,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9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