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2.14 , 22:00
14

为赢千万遗产,加拿大曾掀起生育竞赛

[-]

1926年10月31日,加拿大富豪Charles Vance Millar逝世,享年73岁。对他而言,万圣节是个离开人世的好日子。Millar喜欢恶作剧,他做过很多蠢实验,比如故意在走到上掉钱然后藏在一边看看谁会去捡。但这样的恶作剧只是他的热身运动而已。死后,Millar此生最大的恶作剧才刚刚拉开帷幕,他在遗嘱中决定将遗产赠送给自他死亡之日起十年内,生孩子最多的多伦多家庭。如果最后有家庭生下的孩子数目一样,那么他们就可以平分奖金。

Millar没有近亲。虽然他没有继承人但他打拼下了不少财产。除了律师的本职工作之外,Millar做的各种投资加起来价值超过一千万加元(等同于如今的加元价值),他希望将这些财产送出去。

[-]

但他不希望别人轻易地得到他的遗产。刚开始他只是在赛马俱乐部与赌博对手共享股票,并与纯正的宗教领袖共同持有酿酒厂股份。后来他将牙买加的一间房子送给了三个互相憎恨的男人,要求他们共享这间房。但这并不是终点。在为期十年的时间里,他给多伦多不少家庭带来了一个生物和数学挑战,那就是让他们尽可能多地生孩子。生孩子最多的家庭获胜,若孩子数目相当则平分900万加元。

Millar可能觉得自己很聪明,毕竟没有孩子的人不必为婴儿潮负责。他也许还以一种扭曲的方式支持生育控制,他知道避孕并不能禁止人们生孩子。但他也许没有考虑到失败者和他们将要养育的孩子,他肯定也没有料到席卷了加拿大和其它国家的经济大萧条的出现。这些巧合使得越来越多绝望的妇女开始生孩子试图赢得Millar的奖金。加拿大当地报纸比如多伦多每日星报和电讯晚报将Millar的遗嘱称作生育竞赛。

随着时光的流逝,这场生育竞赛也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只留下了一些谣言。1994年,达尔豪斯大学研究生Elizabeth Wilton就这场生育竞赛写了篇硕士论文,首次挖掘出了相关的法庭文件。Wilton的论文还被心急的加拿大电视节目当成资料来源,她发掘出了这场极限生育挑战赛中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多伦多的家庭怎样才能在十年内拥有最多的孩子呢?

在过去170年的时间里,世界上不少工业化世界已经经历了专家所谓的历史性生育率转变。19世纪一般家庭会拥有5-6个孩子,如今只有两个。加拿大目前的整体生育率是1.59,低于更替水平(美国更替水平是1.87,原作没有查到加拿大的更替水平)。1926年,平均每个加拿大家庭拥有3.36个孩子。但当经济萧条来临的时候,1934年加拿大每个家庭平均拥有的孩子个数变成了2.80。据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经济学家Larry Jones透露,生育率在大萧条时期下降得最厉害。

[-]
左:参赛者Kathleen Nagle,抱着她的一个孩子;右:参加比赛的Harrison一家

如果多伦多女性在Millar死的那天,即生育竞赛开始之日就剩下了一个孩子,并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每九个月就诞下一个孩子,那么十年后她将拥有14个孩子。当然,人类做不到这样不停地生孩子。母亲再次有孕的可能性取决于她是否哺乳以及她的子宫恢复所需的时间。也许生育竞赛的参赛者们不会母乳喂养,因为哺乳会阻止排卵;有研究发现女性产后六个月内哺乳相当于使用了避孕套。生育竞赛的参与者们也不会在产后让她们的子宫休息太久,许多人在12个月的时间里有了两个孩子,这意味着她们流产的可能性大大提升。

生育专家表示,如果母亲选择哺乳那么在十年时间里她最多拥有4-5个孩子,如果她不哺乳,那么她可能会拥有7个孩子。

少有文章提及那些没有赢得比赛的穷人家庭会怎么办。Lillian Kenny就是参与者之一,她的一个孩子最近死于老鼠咬伤。

当然,多生孩子也有捷径——一次性多生几个。选择体外受精的Nadya Suleman在2001年至2009年期间生下了14个孩子,其中有一次生下了八胞胎。但在20世纪30年代既没有体外受精也没有排卵药,这意味着少有女性能一次性生下多胞胎。

[-]

那么生育竞赛的参与者们采用了什么方法呢?除了跳过哺乳之外,他们还会仔细记下女性的生理周期,且在性交前五天参与竞赛的男性会戒掉性且不再自慰以养精蓄锐。不过即便如此,最终生下孩子的多寡也依旧取决于参与竞赛的男女是否是生育力较强的结合。

尚不清楚有多少家庭试图赢得Millar的遗产。不过1932年,安大略省政府试图废除Millar的遗嘱并将他的遗产捐给多伦多大学。在经过了大规模的公众抗议之后,政府这一言论才变得悄无声息起来。当时,也有不少女性意识到他们的家庭规模已经容不得她们后退,竞争变得激烈起来。到1936年截止日期的时候,多伦多二十多个家庭出席在法庭上,他们每个家庭至少拥有八个孩子。

生育竞赛最终成为了头条新闻,也许是因为它为人们提供了萧条时期宣泄不满的出口。加拿大遭受的经济危机堪比美国,当时其失业率高达百分之十九,1929至1933年期间,多伦多省的总收入降低了38.5%。1935年,多伦多超过百分之二十五的家庭不得不依靠政府救济。

生育竞赛的最终结果很难办,因为Millar的远亲和生孩子最多的家庭争论不休,都想拿到那笔遗产。Millar死后十年,32名律师齐聚法庭为他们代表的家庭争取遗产。快速浏览之后,首席法官William Middleton清除掉那些十岁以下的孩子不超过9个的家庭。最后剩下了六个家庭。

有些生下了九个孩子的母亲也不能拿到奖励。Pauline Clarke就是其中之一;她在十年时间里生下了十个孩子,但前面5个孩子是与前夫所生,后面5个孩子属于别的男人。法官认为Millar所说的孩子应该是婚生子。在经过一番争论之后,Clarke最后只拿到了20万加元。

[-]
Timlecks一家

Kenny一家也有十个孩子,但她有的孩子流产了,法官认为没有活下来的孩子不应该被算入孩子个数之列。

只剩下四个拥有9个孩子的家庭了Timlecks一家、Nagles一家、Smiths一家和MacLeans一家,他们分别得到了200万加元的奖励。Lucy Timleck表示养这么大一家子并不容易。她说:“我觉得生育控制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多年前,人们并不了解控制生育的信息。我觉得母亲们应该都很欢迎这类知识。”

52岁的Kevin Timleck是Edward Timleck的儿子,也是Lucy最小的孩子。他住在温哥华,表示他在加拿大拥有100多个表兄弟。虽然他的不少亲戚都奉承着天主教多子多孙的传统,但他只有两个孩子。原因?“没钱啊。”他说。

本文译自 Fivethirtyeight,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3
赞一个 (8)

TOTAL COMMENTS: 14+1

  1. Bikman
    @2 years ago
    3008913

    没钱啊,他说。

    [46] XX [2] 回复 [0]
  2. 开你妹的玩笑
    @2 years ago
    3008928

    虽然奖金最后被平分,孩子多才是真·人生赢家啊!

  3. 马达
    @2 years ago
    3008930

    为刷【光荣妈妈】成就,地球OL天朝区女玩家掀起生育竞赛。

    [18] XX [5] 回复 [0]
  4. 3008932

    想起了变相怪杰,和金凯瑞是老乡啊

  5. Joiningss
    @2 years ago
    3008946

    对啊拿不到奖金生了很多孩子的家庭要怎么办,给三个互相仇恨的男人一套房子让他们共享感觉挺逗的,但是这样让不少家庭最后没有退路的游戏玩的感觉很不人性。有种富人闲的没事干拿穷人的生存当游戏耍猴看乐子的感觉。

    [40] XX [10] 回复 [0]
  6. 痛茎
    @2 years ago
    3008958

    如果是中东,一个娶几个都有可能,那可比兔子繁衍的还快了

  7. 3008975

    有个叫《金牛座的孩子》的片跟这个情节挺像的。

  8. aficionado
    @2 years ago
    3008976

    愿赌服输

  9. 隐身衣
    @2 years ago
    3009020

    恕我直言。这男的真是一个傻叉

  10. 3009053

    @隐身衣: 与其说是傻叉不如说是坏蛋 毕竟这富豪都挂了 什么亏都不吃 还能图一乐。而那些参与者既是麻烦的(直接)制造者又是麻烦的受害者

    [14] XX [2] 回复 [0]
  11. 西洋菜
    @2 years ago
    3009138

    愿赌服输

  12. 3009390

    这种钱有什么好要的,拿命冒险呢,万一生最多但最后一个的时候难产死了,把钱烧给她?

  13. 戀歌
    @2 years ago
    3009874

    真好玩,然后呢

  14. 磷脂双分子层
    @2 years ago
    3010552

    @Joiningss: 是啊,这就是他的初衷啊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