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2.13 , 20:00
12

用19世纪的技术在21世纪淘金

[-]
Salahuddein Salah是Al-Etimad金矿的经理,他向我们展示了通过氰化物与汞提炼出来的黄金。

苏丹Sowerda

这是八月的早上7点不到一点,无风,Abdullah Idriss Isaac已经奋力工作了好几个小时。

他在齐腰深的咸水中筛动着铝盘,疲倦地盯着盘子中的金砂。热辣的阳光开始无情地照射下来,年轻的矿工让液体飞溅,而这液体被掺入汞和氰化物以便让黄金从岩石从分离出来,他的面色凝重。

我个人比较喜欢"山奈"的译法,长辈总是说山奈有毒,其实山奈就是“氰化物”的同义词,山奈(来自英语音译“Cyanide”),是指包含有氰根离子(CN-)的无机盐,可认为是氢氰酸(HCN)的盐,常见的有氰化钾和氰化钠,它们可是剧毒,据说有化学系博士做氰化物试验出门就扑街了。

[-]
周围的场景就如同电影《疯狂的麦克斯》一样。监工将点燃的卡车轮胎置于被撒哈拉沙漠烈日烧烤过的松软地面。随着火势减弱,新来的工人在地面上扒开一个口子并装入土制炸药。沙漠营地一连串低沉的爆炸声后,“快看,快看”矿工们呼喊到。

[-]
苏丹sowerda的非法采矿点,研磨机发出的粉尘在空气中弥漫。

在混乱噪杂和化学烟雾的笼罩中,矿工Isaac坚持职守“清洗”着黄金。自从他逃离西苏丹达尔富尔冲突地区以来,他拼命工作省吃俭用偿还工具的本钱,设法留下一些积蓄。在这个邻近埃及尘土飞扬的内陆地区,他说无论条件多么可怕他都有个发财梦。

“这里没有其它的工作机会,我没有选择。”他闷闷不乐地回答到,好奇的人群向我们靠拢。“要么做矿工,要么什么也没有。”

[-]
苏丹Wawa以南40公里,尼罗河西岸的化学处理设施。此地氰化物水池用来从岩粉中分离黄金。处理设备轮番工作,发电机24小时发电。

喀土穆政府面临类似的困境。
(喀土穆系苏丹的首都)

2000年以来苏丹的经济增长率曾经达到了8%左右,而现在苏丹经济已经变得支离破碎。南苏丹分裂剥离了先前75%的石油储量。18个省有7个省处于冲突之中。而今年冬天的厄尔尼诺现象预示着将面临干旱。政府已经意识到刺激经济增长的紧迫性,而工业发展并不顺利。

新立法已经对采矿权放开,欢迎国际投资者和矿业巨头前来投资,当地新闻认为到今年底苏丹在今年能够成为非洲大陆上第三大黄金生产国。(前两名分别是南非和加纳)

但到目前为止很少有外国企业会冒着风险到苏丹做生意。而不久以前苏丹还被视作国际社会的弃儿。

美国的制裁再加上90年代喀土穆曾经窝藏过本拉登,让国际企业不敢轻易进入苏丹。

分析人士认为一些国际公司害怕被迫与苏丹政府进行交易,而所有的黄金必须由中央银行经手。现任总统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正被国际刑事法庭以战争罪通缉。

[-]
在Sowerda地区的一个非正式的采矿区,一位矿工在用汞处理矿石。

“我个人的看法...这是高风险地区。安全性不确定。” Chris Hinde说到,他是伦敦的《金属与矿业报道》的主管。Orca Gold公司则称很怀念过去与喀土穆和平相处的年代。

当地的环境法规非常松懈,很多小公司将选矿废液随意排放,其中含有汞和氰化物。每年到了8月,洪水来袭水位上涨,污水会通过尼罗河排入地中海。“我们非常担心污水会渗入地下水,我们很担心河流被污染。”Salah Abdel Rahman说到,他是一位环保主义者和人权活动家。

[-]
努比亚的环保活动家Salah Abdel Rahman,这是在他苏丹北部Abri的家。Salah Abdel Rahman向来反对政府在尼罗河筑坝治理污染。

采矿业让当地的年轻人蜂拥而至,当地的农业正在萎缩。缺乏健康与安全法律,当地没有任何医疗求助点,很多工人伤病累累。癌症发病率正在上升,病因直指汞蒸汽与意外摄入的氰化物。

[-]
在非正式的小采矿点工人正在筛矿,水池中有汞,这对工人的健康构成了严重的威胁。

我们访问了当地的一家小采矿厂El-Etimad,业主说:“很多矿石被浪费了。”

“小心头,我们这里可没有急救设备。”现场经理Salahadin Salah笑着说到。

[-]
工人从水银池中捞出矿粉。

当地的采矿设施极其原始简陋,很少有现代化的采矿设备。

很多年轻的专业人士聚集到矿业学院学习,设法让落后的装备发挥出最大的潜能。

[-]
Salah为了分享高额利润,他放弃了低薄的土木工程师的职位。“是为了钱,彼得先生,钱!”公司老板原来是首都的眼科医生。现在很多高校正在教授地质学。

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岩石样品必须送到900公里外的地方进行检测。亚洲某国说好的黄金分析仪并没有按承诺及时送来。“这让很多工作都慢了下来。这里还有很多问题。”

Salahadin Salah公司最近从GZ运来了一件大型碎石设备,每天可以碎石300吨,看来这家公司雄心不小。撕开塑料包装,老板无法掩饰自己的喜悦,“这很漂亮,不是吗?”

[-]

此地区目前还算相对平静。几千名达尔富尔人已经逃到了尼罗河谷。

“这个国家并不被看好,他被列入了美国的制裁名单,所以很多投资者并不会考虑。其实这和其它地方也一样。”Neil Passmore说到,他是Hannam & Partners公司的CEO,这是一家关注苏丹业务的金融咨询公司。

本文译自 QUARTZ,由译者 人一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4
赞一个 (9)

TOTAL COMMENTS: 12+1

  1. 火柴专家
    @2 years ago
    3007912

    “年轻的矿工让体♂液♂飞♂溅”

    [18] XX [10] 回复 [0]
  2. 3007913

    那什么是21世纪的技术呢?。。

  3. 马甲
    @2 years ago
    3007916

    这种情况下讨论环保和健康不吝于说“何不食肉糜”!

    [19] XX [6] 回复 [0]
  4. 人一
    @2 years ago
    3007921

    澳大利亚的金矿是用火烧岩粉,让黄金熔化,这样就没有汞和氰化物污染。当然还有是二氧化碳排放的,所以建议大家减少购买黄金饰品。

    [13] XX [6] 回复 [0]
  5. Tarlafic
    @2 years ago
    3007938

    亚洲某国

    [31] XX [1] 回复 [0]
  6. 鹌鹑
    @2 years ago
    3007975

    国内尾矿坝的问题也很严重。

  7. 萌狗狗
    @2 years ago
    3007979

    应该是印度 印度金消费量好像世界第一

  8. 牛奶妹
    @2 years ago
    3007992

    撲街

  9. 3007995

    非洲是四大流氓角逐之地

  10. spearlee
    @2 years ago
    3008012

    其实我国很多地方就是这么干的,不过假如了一些机械帮助而已

  11. 神飞武
    @2 years ago
    3008029

    人类用几千年前的蹲坑技术在21世纪蹲坑,真是呵呵

  12. 神响
    @2 years ago
    3009011

    某国人在海外的黑金矿,嘿嘿嘿。。。我就不废话了,大家都知道。都被discovery起底了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