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2.08 , 11:00
52

再见,banana

20世纪90年代中期,世界上最受欢迎的香蕉——生长在拉丁美洲甜而润滑的大麦克香蕉(Gros Michel)在地球上消失。当时,它是世界上唯一可以出口的香蕉。但巴拿马萎蔫病在19世纪后期首次出现在澳大利亚后,开始流窜到其它大洲。这种疾病使植物衰弱无法结出果实,危害十分严重,仅仅几十年后大麦克香蕉就绝种了。

[-]

现在,半个世纪后,一种新型疾病的威胁着Cavendish的生存,它是代替大麦克作为世界出口最大量的香蕉,占据99%的市场份额,还有世界各地各种品种的香蕉也遭受着威胁。然而却没有方法来遏制这种疾病,甚至控制的方法都没有。

关于这一令人不安的结论的新研究发表在《公共科学图书馆—病原体》上,证实了许多农业科学家们的担心是真实的:世界各地的香蕉都在遭受相同的事情,死去。黄叶病热带第4型(Tropical Race 4)将渗透全球的香蕉产地,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最初的巴拿马病和后来的4型之所以对香蕉威胁如此之大是因为我们的栽种方式。虽然世界各地有几十种不同的香蕉品种,但产地往往相接近,商业化生产的香蕉都是一样的(因为它们基本都是互相克隆)。这就方便了香蕉公司控制一致性,价格也降下来了。但这也使得他们的香蕉非常容易受虫害和疾病。当你完全摆脱多样性,作物应对风险的能力也降低了。

爱尔兰的马铃薯晚疫病就是单一栽培的反面例子。19世纪,爱尔兰土豆种植者们都种同一种马铃薯,结果事与愿违,一种类似霉菌的有机体进入了爱尔兰,根本没有自然克制。1846年,严重依赖土豆的爱尔兰损失了绝大部分的土豆,导致成百上千的人死亡。

[-]

事实上,大麦克香蕉的灭绝也是一个例子。当巴拿马病一出现在拉美,简直势不可挡。影响在全世界都能感受到,特别是在美国,还有人就此创作了一首歌:“是的,我们没有拔娜娜了”。

最近的压力再一次展示了单一栽培的风险。虽然科学家们可能发现或培育更优质的品种,但现实情况是,我们并没有能抵抗的强大的黄叶病的新植株。一旦它到达拉丁美洲,预计只用几十年,地球上最受欢迎的香蕉会再一次消失。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目前每个发达国家超市都有卖的Cavendish香蕉并没有像它的前任那样引起瞩目,毕竟它可是抵挡住了巴拿马病呢。Cavendish面对其他疾病其实更加脆弱。一旦有患病的倾向就会很不容易成熟,而且持续很久,一直要死不活的。

现在Cavendish作为商业香蕉似乎要重蹈覆辙了(肯定不会是明天,所以不用去囤积香蕉)。不过很显然,我们要改变的不是香蕉的品种,而是我们的栽种方式。

[-]

本文译自 washingtonpost,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31)

TOTAL COMMENTS: 52+1

[2] 1 »
  1. 梦游的肥皂泡
    @1 year ago
    3191579

    不是有转基因吗?不怕……

  2. 3007011

    香蕉是5亿人的主粮。当然主要在非洲。人家当饭吃,价格当然也就是便宜了。不过这一种克隆体倒下没关系,还有千千万呢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