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2.02 , 00:14

死不起的希腊人开始挖坟

希腊城市里的公墓太过拥挤以至于尸体通常只能在地下埋三年。接着死者的亲属将不得不请人将先人的尸骨挖出,并将其送往藏骨堂。即便如此,也有许多人负担不起这样有限度的尊严。

[-]

Katerina Kitsiou站在萨洛尼卡一个公墓里,她的父亲的坟墓就在此处。泪流满面的她要看着她的父亲被挖掘出来。七年前她的父亲被埋了进去,但现在他的孩子们再也负担不起他的公墓费了。

Katerina说:“我们已经付钱延时了四年时间,但我们再也受不了了。”显然这种场景令她非常难过。“这是你亲爱的父亲。在你的印象中他还是个人,但现在你只能看到一堆骨头。感觉像是我参加了他的第二次葬礼。”

大部分希腊人都会面临这个问题。出于对死者的尊重,大部分人被迫出席这样的场景。

[-]

过去150年来,希腊城市人口暴增,这个国家一半的人口都拥挤在压电和萨洛尼卡这两个大城市里。城市发展使得公墓紧缩,再没有地方可以扩张。

这也是为何希腊公墓通常有个三年租期,超过了租期墓地将额外收费。昂贵的费用增加了门槛,能够腾出一些空间。

Petros Bakirtzis是一名公墓掘墓人,他每周基本要工作15次。每次由挖掘机先挖开坟墓,接着他会拿着铁铲到洞里面接着挖。有时他掘墓的时候周围一个旁观者都没有。

他说:“幸运的是这具尸体已经完全分解了,我还担心会让你看到一些下流的东西。”说着他将这些遗骸收敛了起来。

至少有四分之一的尸体在三年租期内无法完全分解,化疗和一些药物也许能延缓尸体分解的时间。大部分欧洲国家通过火葬来减轻公墓压力,超过百分之七十五的英国和丹麦人选择火葬。

2006年希腊通过一项法案,允许开设火葬场。然而影响力颇大的东正教会强烈反对,因此在法案通过后接近十年的时间里希腊没有出现一个火葬场。

东正教会认为尸体应该被埋起来等待死者复生而不是将其火化。萨洛尼卡主教Anthimos认为火葬会抹杀一个人的存在。他说:“东正教会无法接受火葬,难道我们要在两千年后违背福音的教导吗?”

[-]

他不认为埋在地下的骨头会逐渐分解,慢慢变成和火葬一样的尘埃。他似乎没有意识到大部分被埋起来的希腊人正在被挖掘出来。他说:“我曾多次前往公墓,但没有见到挖掘尸体的场景出现。”

希腊人想要火化自己的亲戚,只能将其运到最近的保加利亚火葬场。萨洛尼卡市长Yannis Boutaris就对他的母亲和妻子做过这样的事情。他轻笑着说:“我的母亲告诉我,她不希望被虫子吃掉。我把妻子的骨灰放在衣橱里的小盒子中,每天我换衣服的时候都会抚摸它。”

[-]

如果教堂知道死者将会被火化,那么他们会拒绝为死者提供葬礼服务。因此人们常常在教会的人面前假装之后他们会找个地方埋亲人。Boutaris希望明年能开始希腊第一间火葬场,但他必须先筹集资金才行,而他成功的可能性也不大。

死者的尸骨被挖出来之后会被洗干净,放到一个小的金属盒子里。法律禁止公墓将遗骸放在棺材之外,因此这些骨头被放到了藏骨堂里。

[-]

死者的亲属们会前来拜访这些骨头,有时会把它们从盒子里拿出来凭吊或者让一位神父保佑它们。

但骨库的租赁费用也不便宜,希腊经济危机更加雪上加霜,如果希腊人有多个去世的亲戚,那么他们身上的负担可想而知。

如果死者的亲属在挖掘尸体的时候不露面,那么这些骨头会被扔到一个名为“消化坑”的地方,这是个巨大的地下坟墓。在这里没有仪式,掘墓人会直接把骨头丢进去。即便如此,这些消化坑也要被填满了。雅典三号公墓的消化坑已满,且没有空间挖一个新的坑,掘墓人只好将装有骨头的盒子放在棚子里。

[-]

对于压力巨大的希腊人来说,公墓问题在死之前就存在。雅典葬礼协会的□□估计约有三分之一的希腊人无力支付他们至爱之人的葬礼费用。协会□□Nasos Kostopoulos称:“人们过去常常自己存钱以便拥有一个体面的葬礼,现在他们会把自己的积蓄拿来给孩子缓解压力。”

[-]

由于费用问题,雅典四个大医院的停尸间里有许多无人认领的尸体,其中某个医院表示他们每周都会有一具无人认领的尸体。

雅典三号公墓贫民墓区自经济危机开始,不断出现没有墓碑的坟墓。现在人们只能通过形状来辨认这些野草丛生的坟墓,它们点缀在公墓周围。

除此之外,一名公墓员工在接受BBC采访时表示希腊最大的某些公墓每年会收到政府赞助的八百万欧元。比起挖出父母的尸体,挖出孩子的尸体也许是一件更令人难受的事情。

萨洛尼卡最成功的丧礼主持Nikos Pahoumis已经出现了无数挖墓现场,但他依旧没有准备好面对自己孩子的掘尸现场。三年前他的儿子死亡的时候,他和妻子曾考虑过火葬,但一名神父建议他们选择土葬。Pahoumis无法面对自己孩子的坟墓,然而他却不得不看着自己孩子的尸骨被挖出来。

[-]

他说:“我们把他和他的玩具及其它个人物品埋在了一起,这些东西显然还没有分解。经历这种事情真的非常令人痛苦。”

Katerina Kitsiou回忆起过去她来父亲坟墓时的场景。她看着自己父亲坟墓曾在的坑,说道:“我希望他能永远休息,这是我选择埋葬他的目的。人们得知道这个问题,这真是令人难以接受。”

能时常去藏骨堂凭吊自己的父亲,这令她得到了一些安慰,但最终他也会和其他大部分人一样,走向消化坑。

希腊人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痛苦,也不确定他们的经济危机会何时结束。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3
赞一个 (1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