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2.01 , 11:34
62

失明女子通过切换人格恢复视力

[-]

化名“B.T.”的这名女子在年轻时经历了一次创伤性的事故,事故后医生诊断她为皮质性盲(cortical blindness),是因为她大脑中的视觉处理中心受损而引起的。之后她得到了一只导盲犬,今年37岁的她也早就适应了黑暗。

除了失明以外,B.T.还有别的健康问题需要烦恼——具体地说,就是她拥有超过10种截然不同的人格,轮番控制她的身体。在一次寻求她的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治疗办法的过程中,她复明了。但准确地说,这个复明的人也不算是 B.T. 本人,而是她的其中一个人格,一个青春期男孩。

在之后几个月的治疗中,B.T.在她的十几个人格里自由切换,视觉也像电灯开关一样时有时无。B.T. 的医生在神经科学月刊上说在最初的诊断中,B.T.的失明并非由脑损伤引起。真正出问题的在于“大脑指令”,比起生理障碍它更像是心理障碍。

B.T.的神奇案例提醒了我们大脑在控制我们行为和视觉时有着多么超凡的能力。

B.T.的主治医师,德国心理学家 Hans Strasburger 和 Bruno Waldvogel 重新翻阅了 B.T. 最初的诊断:“皮质性盲”。病人的健康记录显示她当时正在接受一系列的视力测试,包括激光和特制眼镜等——所有测试都表明 B.T. 当时已经失去了视力。但由于病人的眼睛并没有任何器质性病变,医生便假设她的视力问题肯定来源于事故所引起的大脑损伤。

失明13年后,当 B.T. 因为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被介绍到 Waldvogel 医生那里就诊时,后者完全没有怀疑过她视力的诊断。B.T. 身上有超过10个人格,其中每一个年龄,性别,爱好与个人气质都完全不同。他们甚至会说不同的语言:一些人个用英语交流,其他的有的说德语,有的两种语言都说(B.T.小时候曾经在英语国家生活过,其余时间生活在德国)。

经过4年的精神疗法后,奇怪的事发生了:就在某个疗程结束后,当时 B.T. 身上的主人格是一名年轻男性,而她(他?)看到一本杂志封面上的字并读了出来——这是 B.T. 17年内第一次看到并读出所看到的文字。

刚开始,B.T. 刚恢复的视力仅限于那一个人格,并且只能认出整个词语。当被问起时,她甚至没法看清组成词语的字母。但情况再后来得到了改善,首先她获得了更高级的视觉处理能力(比如阅读),之后获得了低级的视觉处理能力(比如识别出图案),之后 B.T. 的大部分人格都恢复了视力。不过在她在不同人格间切换的时候仍然会不时地回到失明的状态。

这时候 Waldvogel 医生开始怀疑她失明之初的诊断有误。如果是皮质性盲,不可能在病情持续了17年之后经过治疗还能迅速恢复;就算恢复了这也完全不能解释 B.T. 切换人格时视力也会时有时无的情况。

其中一个解释是,B.T.在“装病”("malingering")或者对自己的病情撒谎,但这种可能性被脑电图测试所否定了。当 B.T. 的主人格是未恢复视力的人格时,她的大脑对视觉刺激没有任何的反应——就算医生所拿的图片就在她正对面而她睁大了眼看着它们。

Waldvogel 和 Strasburger 认为 B.T. 的症状是“精神性的”(psychogenic)。在近20年前的那场意外事故中或许发生了什么事让 B.T. 的身体不得不做出“切断视觉能力”的反应。即使是在今天,B.T. 体内的两个人格仍然保留着这样的反应机制。

Strasburger 解释说发生这种情况时通常病人在经历情感与心理上的重大折磨,致使他们“希望自己失明”,并且认为“未来没有必要再看见”。

实际上这样的情况并不算罕见,研究者说就算在人的眼功能正常时,大脑也确实会发出这样的指令让他们“切断视力”。举个例子,假设你眯着眼睛看电视,而两眼所看到的画面不尽相同时,大脑会拒绝接收其中一只眼睛所看到的图像,因为这样分神会使它感到“困惑”。同理,大脑也会干预视觉处理的具体过程。

B.T.失明的真正病因可能在于她脑中一个叫“外侧膝状体核”(lateral geniculate nucleus)的部位,它是一种通过突触通路向大脑的信息处理器传达视觉信息的神经传递中心。

不过比 B.T. 的失明病因更加有趣的可能是她身上的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DID),这是导致 B.T. 视力部分恢复的根源。在1994年以前的十多年这种症状会被诊断为“多重人格障碍”(MPD),但对这种病到底如何诊断医学界从未停止过争论。在正式被命名为 DID 之前,MPD 作为一种统称还包括名叫“歇斯底里”的疾病,读过弗洛伊德著作的人对这个概念应该相当熟悉——患有 MPD 的人,会显得很“歇斯底里”。

90年代后,批评家认为 DID 的诊断标准不严谨并且在病因和症状上并没有明显的因果关系。90年代在美国曾经有多起诉讼案,原告表示自己并没有多重人格却被迫接受了多重人格的心理治疗。最后,DID 被统一认为是一种高层次思维方式分支——当大脑在处理极其复杂的情感时所发生的崩溃。

Strasburger 与 Waldvogel 表示 B.T. 的病例可以作为证据证明 DID 并不仅限于高层次的思维,它确实是会从生理上影响到病人的一种疾病。毕竟,B.T.身上受到影响的包括基本的认知功能,例如阅读能力甚至是深度知觉。病例显示 DID 是一种“合理的,具有精神和生理症状的心理问题”(a legitimate psycho-physiologically based syndrome of psychological distress)。病人的病情并不由文化因素产生,也并未受到心理医生给出的建议的影响,是独立客观存在的,它显示 B.T. 的大脑为了“隔离自己的痛苦”而影响到了其生理功能。

[keep_beating via WashingtonPost]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喵6
4.1
赞一个 (43)

TOTAL COMMENTS: 62+1

[2] 1 »
  1. 3209604

    摄像头驱动

  2. Justizy
    @2 years ago
    3003749

    Kill me heal me

  3. sipanda
    @2 years ago
    2998884

    @古炮: 估计焦虑症。我也经常会这样,我焦虑测试58.5,轻度焦虑。50~60轻度,60~70中度。(不知道有没有记错应该是58不是48吧,,)

  4. sipanda
    @2 years ago
    2998882

    硬件并没有问题,,,软件有点bug而已

  5. 古炮
    @2 years ago
    2998686

    @萌萌哒: 我开始信了 有个亲戚 每次去检查什么病都没有。 心调70多她就觉得难受 总觉得不舒服 不能激动 不能站久 120来几次了 每次去检查又没有问题

  6. willlll
    @2 years ago
    2998664

    @temp: 不只是聚焦的问题,你会有一种那只眼睛的视线没被遮挡的“错觉”,就像那只眼睛穿过手掌视物了,但实际上对物体的观察信息全部来自没被遮挡的眼睛的贡献

  7. 2998548

    @willlll: 可以自由切换呀,不是大脑拒绝,只是眼睛只能聚焦在一个很小的区域上。

  8. wallen
    @2 years ago
    2998495

    我不想看所以我看不到。this is really powerful!

  9. you_know_who
    @2 years ago
    2998452

    想起了至尊宝惊恐万分把脸扭过来的镜头!

  10. 海贼王路痴
    @2 years ago
    2998423

    突然想起来 我生起气来了连自己都打 看来也是有可能的……

  11. 海贼王路痴
    @2 years ago
    2998417

    一个人的足球队 。。。。

  12. 煎蛋
    @2 years ago
    2998311

    乱刷系统果然没什么好处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