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1.26 , 13:00

农业才是改变人类的幕后黑手

[-]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遭,研究人员从生活于农业革命之前、之中、之后的人类身上提取DNA,并对这些古老DNA进行分析,从而确定我们祖先的基因是如何在这场社会变革中产生变化的。我们早已知道,农业永久地改变了人类,但直到现在才将那些变化拼凑起来——通过查看现今人群中的基因变异,它能够反映出当时所发生的事情。然而,这项新研究使得科学家几乎能够实时地看到那些转变。哈佛医学院的研究人员lain Mathieson说道:

它使得我们能够为自然选择加上时间和日期,并直接将自然选择和特定环境变化做出联系——这次则是农业的发展和第一波农民扩张进入欧洲。

研究人员通过新型提取技术,从古代人类遗骸上提取DNA,建立了一个基因数据库——数据来源于2,300至8,500年前生活在欧洲的230名古代人。在对基因组进行分析之后,他们鉴别出:在狩猎-采集社会到农业社会的过渡中以及转变后,有12个特定基因组区发生了改变。其中,许多变异都位于或接近于和身高、消化乳糖、脂肪酸代谢、浅肤色、蓝眼睛相关的基因。这并不令人惊讶,人们之前已然将所有这些特质和农业社会变革联系起来了。

然而,就古代人如何以及何时适应农业上,这项新研究为我们提供了更多的见解。其中一大发现是:直到4,000年前,消化奶的基因才变得普遍,这比之前人们所以为的晚上几千年。研究同时表明,早期农民的肤色较深。几千年来,浅肤色的基因越来越普遍,这可能是由于农民吃的肉比狩猎-采集时期的人少,因此维生素D的摄入量减少。肤色较深的人在阳光中摄入维生素D的能力较差,这可能会使他们产生缺陷。

同时,另一大转变是我们的免疫系统能力有所提升,这十分合理,因为农业会使疾病变得更为普遍。新石器时代的人口密度增大,人与人、人与家养动物之间离得很近。

另外,研究证实了安纳托利亚(如今的土耳其)的农夫最早将农业带入欧洲的假说,与它们一同来到南欧的还有矮个子基因。不过北欧的人非常高,因为他们有更多欧亚大草原人的血统。

对于过世很久的人而言,230的样本容量已经很不错了。但对于科学标准而言,它仍旧不算很大,研究人员无法找到他们所希望的数量。例如,他们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导致二型糖尿病或高身体质量指数的基因是否在农业过渡期中被人类所拣选。现在,他们希望研究更多的古代DNA,以便更好地理解我们究竟是如何变成今天这副模样、以及我们的祖先如何在地球上迁徙和混种。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蛋花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6
赞一个 (2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