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1.20 , 14:07

研究证实,维生素C的确能杀死肿瘤细胞

# Angus Meng 投递译稿:

[-]

也许,莱纳斯·鲍林(Linus Pauling)关于维生素C(下简称维C)的点子终究是正确的。几十年前,这位赢得诺贝尔奖的化学家把维C可治包括癌症等许多疾病的一流点子,交给了医学的先进分子。今天于《科学》在线版上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称,维C可杀死小鼠中由突变引起常见癌症的肿瘤细胞,抑制了具有突变肿瘤的生长。

如果研究人员就此发现持续地研究,对许多缺乏有效药物的肿瘤,可能已找到一种治疗的方法。北卡罗来纳州大学教堂山校区的分子生物学家强宁·德尔(Channing Der)说:“这可能是给对此问题努力的每个人的一种答案,”德尔是许多试图解决突变癌症治疗的研究人员之一。这项研究,也使一些从事把维C 即抗坏血酸作为治癌药物的人感到高兴。美国糖尿病、消化系统和肾脏疾病研究所的维C研究人员马克·莱文(Mark Levine)说:“这使我很受鼓舞,可能最终会引起人们的重视。”

1971年,鲍林开始与一位苏格兰医师合作,他们报告了用维C治疗癌症患者获得成功。梅奥诊所于20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在明尼苏达州罗彻斯特市所进行的用维C丸治癌的两个临床试验失败,因此减弱了对鲍林点子的热情。稍后,由莱文团队的研究表明,维C 必须经静脉注射,给予达到足够高的剂量,才能杀死癌细胞。过去5年中,进行的一些治疗胰腺癌和卵巢癌的试验显示,静脉注射维C与化疗结合,延长了癌症患者的生存期。但是,一些人仍然持怀疑态度。莱文说,这是受到早期治疗试验失败“气氛毒化”影响的缘故。

几年前,尹智慧(Jihye Yun),当时是位于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一名研究生,发现了结肠癌细胞的生长,是由KRAS基因中的突变或不太常见的BRAF突变基因所驱动的,使一种大量的异常蛋白质(GLUT1)通过细胞膜,把葡萄糖传输给癌细胞。葡萄糖转运蛋白GLUT1,把细胞必需的高水平葡萄糖供给这些细胞。GLUT1,同时也传输氧化型维C即脱氢抗坏血酸(DHA)进入细胞,这对癌细胞是个坏消息,因为尹发现DHA可耗尽细胞用于吸收自由基的化学物质的供给。位于纽约的威尔康乃尔医学院的路易斯·坎特勒(Lewis Cantley)说,由于自由基可以各种方式伤害人类细胞,这一发现表明,如果DHA大量进入细胞,就可针对癌细胞的这一“弱点”发挥作用,尹现在是那里的一个博士后。

坎特勒实验室和合作者们发现,要杀死培养的由升高自由基水平而具有BRAF或KRAS基因突变的结肠癌细胞,的确需要大剂量的维C,才能灭活代谢葡萄糖所必需的一种酶,使细胞失去必需的能量。于是,他们每天给开发的由KRAS引发结肠肿瘤的小鼠,注射相当于一个人吃300个桔子所含有的高剂量维C。与对照组小鼠相比,这些小鼠的结肠肿瘤变得更少和更小。

坎特勒希望,尽快给基于KRAS或BRAF突变和可能处于GLUT1状态的癌症患者,开始临床试验。他说,他团队的新研究,“会告诉你,谁应得到这种药物,谁不应得到这种药物。”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癌症遗传学家贝尔特·福格斯泰因(Bert Vogelstein)实验室中,尹兴奋地注意到GLUT1与维C疗法的连接,不仅可以作为占全部结肠肿瘤40%的KRAS突变结肠肿瘤的一个可能的疗法,而且还可作为由KRAS引发的典型致死性癌症胰腺癌的治疗。福格斯泰因说:“尽管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和数亿美元的花费,产业界和学术界仍然没有出现针对KRAS的疗法。”

有人警告说,在小鼠中所见到的疗效,可能不会在人体中保持。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肿瘤学家癌症研究人员伐克·斯坦博利克(Vuk Stambolic)说,不过,由于已经知道高剂量的维C是安全的,所以,“可快速地转入临床研究。”

莱文指出,一个缺点是,患者为了输注维C液,将必须进入一个诊所,合乎理想的是,在几个月里每隔几天输一次,因为维C需要较长的时间,才能杀死癌细胞。不过,坎特勒说,制造一种在血液中可达到高剂量浓度的口服制剂,也许是可能的,这也可能是得到一些有兴趣公司赞助试验的一个途径。

本文译自 sciencemag,由译者 投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4
赞一个 (3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