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1.18 , 15:00

吃猫粮的诺奖经济学家

[-]
讨厌的经济学家,表动我的猫粮

从前,有一位获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养了一只猫,名字唤为“闪电”。闪电似乎很喜欢它的食物,这是一种很贵的猫粮,据说比起其他的,可以算是猫粮里的珍馐。

但是,这位获诺奖的经济学家想,我可能被骗了,这种猫粮说不定并不怎么好吃。经济学家说只有一种方法可以检验出来,自己尝尝。于是他就这么做了,傻笑着说,味道和其它猫粮没什么差别。

他说这个故事的寓意是,他被“钓鱼”了,或者说被操控去买一些东西。

现在这位经济学家Robert Shiller(罗伯特·席勒)带着这个问题,和另一位诺奖得主George Akerlof (乔治·阿克尔洛夫)写出了《钓鱼傻瓜》(Phishing for Phools)一书,大概是讲卖猫粮的,哦不,各种商家们是怎么“钓”我们去买我们不想买或者不需要的东西。

“他们确实在这么做。如果你自己经营着一家猫粮公司,肯定不会在包装上标着‘小鱼干’……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欺诈的架构世界里。”

(罗伯特·席勒,2013年因"资产价格实证分析方面的贡献"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理由:在资产定价实证分析领域有重要贡献)
(乔治·阿克尔洛夫,和迈克尔·斯宾塞、约瑟夫·斯蒂格利茨由于在“对充满不对称信息市场进行分析”领域所作出的重要贡献,而分享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是不是傻?

“钓鱼”一词最初创造出来是形容网络诈骗的,但Shiller教授和Akerlof 将其使用范围扩大,覆盖了整个欺诈世界,还增加了“傻瓜”(phools,音同fools,更加委婉)一词来形容受害者。

被忽悠买了更多的猫粮似乎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但是两位经济学家却管中窥豹,将之视为整个社会的缩影。

[-]

Shiller教授表示,2008年的经济危机发生的原因之一就是买家被操控着购买金融产品,最终破坏了金融市场和社会经济。

所以漏洞百出的抵押贷款下的有价证券大量出售,伴随着银行、金融机构的声誉和自由市场下信用违约互惠信贷的蓬勃发展。

也不是每个人都赞同这一点。乔治梅森大学经济学家Alex Tabarrok教授说:“金融危机的更大原因不是人们愚弄他人,而是每个人都愚弄了自己。”

“从政府监管机构到抵押贷款筹款,再到买房者,人们简单地相信房价永远不会下滑,于是采取了相应措施。”

Shiller教授和Akerlof 争辩道,如果人们是在自欺欺人,那么会有很多人乐意去帮助他们。

行为经济学

两位作者作为行为经济学家,还将心理学和社会学引进经济学中。这不是什么新方法,但最新进军的“阴暗艺术”明显反应出人们的阴暗看法。

“大多数人会选择捷径、不诚实的方法,”Shiller说,“你会被很多压力推向不诚实的一面,一个是来自投资者的责任意识,另一个是来自你的员工。你可能认为每个人都这样。”

[-]

“没人想变臭……当然,你做了,于是那些不愿意做的破产了,关门大吉。这是一种钓鱼平衡。”

Tabarrok教授的观点则大相径庭:“如果你留意一下这个世界,资本主义社会是高度信任的社会。毫无疑问,整体资本主义是建立在信任、诚实交易、客户服务和良好意愿的基础上。不信任和欺骗拉低了资本主义的延伸,‘贸易商值’。”

身上背负的重担

行为经济学家们表示并非如此。Shiller教授和Akerlof 表示自由市场说服我们去做结果没人愿意看到的事情。这要归咎于那些有害的声音让我们买我们认为的自己想要的,其实我们根本不需要。

[-]
“我们生活在一个很难拒绝饮酒的社会,”Shiller教授说

Tabarrok 教授的看法也有些不同。“我不认为就如此简单,人们是不会赞同那些头脑清醒的人都不会想要的决定的,有时候反应还很激烈。”

“想想世界各地对Bruce Jenner变性成Caitlyn Jenner(美国变性运动员)的不同反应。而且,身上的担子有什么错呢?难道这不是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吗?”

Shiller教授和Akerlof说“钓鱼者”渗透了各行各业,从卖药的制药公司到手握权力有财阀支持的政客,还有烟草公司,都尽可能诱惑人们来兜售自己。

Shiller教授谈及酒精如何破坏婚姻和生活时表示:“我们的电视广告都是展示着俊美的年轻人们很享受酒精。我们生活在一个很难拒绝饮酒的社会,但是我们要是不喝酒社会将更加美好,酒精带来的问题太多了。我并不是说我们必须戒酒,我只是看到了让情况更糟的一种力量。”

监管机构是英雄

那么要怎么做?

可能有点让人惊讶,这两位经济学家仍然是自由市场的狂热信徒,自由市场的力量能提升生活。所需要的是更加完善的监管。但是监管对那些信奉自由市场的人来说很难接受。

[-]

印度第二大商业杂志《Mint》总编Siddharth Singh写到:“监管者的偏好如何?这群监管者会比被监管的人更卓越?”

“所需要的不是亢奋的保姆政府来试图监管我们,使我们避免肤浅和愚蠢。对“愚蠢”的补救已经超出了政府的职责范围。” Mark Hendrickson在《福布斯杂志》上如是说。

但Shiller教授表示,“我们的文化已经发展到如此复杂的程度,我们需要复杂的监管。并不是说政府更了解,而是公民社会更加了解。公民社会是一种概念,一种负责的成年人能不依仗‘政府’做所有决定的文化。”

“在一个公民社会中,社会不会想当然的认为管他是谁,首相说得就是对的。我们对自己负责,这才是事情井然有序发展的前提,而不仅仅只因为自由市场。”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