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1.16 , 17:00

时间尽头:东方集团废弃的建筑物

[-]

Christian Richter的青年时期是在探索共产主义东德的废弃建筑中度过的。成大成人后,他依旧如此,只不过现在挎上了相机,探索着它们内部的变迁。

我(Christian Richter)的童年充斥着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所建的那些摇摇欲坠的工业建筑——大量的东倒西歪的框架和发电站。

柏林墙倒塌时我14岁,对我们来说是场巨变。人们不知道未来会是怎样,但都很兴奋——有了新的开端。开始时我们总往西边跑,想看看究竟西德是什么样的。虽然不少人都搬走了,我还是留了下来。

因为很多人的离开,所有的一切开始凋敝。那时我开始了探索废弃建筑,有时和我的朋友一起,有时我自己去。很久之后,我的一位朋友送我了一台数码相机,让我能为这些故地留下曾经的美丽。

[-]
[-]
[-]

没有人再回到这里,周围祥和而宁静。大自然开始重新接管它们,衰败的势头让我不禁觉得万物都是过眼云烟罢了。有种这里就是时间的尽头,你在其它地方都感受不到如此氛围。

在过去的七八年里,我在德国、法国、比利时、意大利和波兰造访了大约1000幢建筑物。去过很多地方只为一张好的照片或者发现让我激动的事情--很多建筑都是动荡荡的,并没有特别出彩之处。

[-]
[-]

这些废弃的建筑常常很难进去,我不得不找隧道或着爬窗户。曾经长途跋涉去看某一栋建筑,到了之后却发现它被拆除了,或者根本没法进去。

有时候我会在里面发现一些特别的地方,但这还是碰运气,有时什么都找不到。有时候真能撞上大运,但这背后是大量的工作,这类美很难发现。

我曾经得到过一条关于一家老诊所的线索,我想我应该是这10到15年里第一个踏足于此的人。这里布满了蜘蛛网,感觉有点神秘。就像回到过去。光线营造了一种奇妙的氛围。

[-]
[-]

以前的工业工厂也陷入破产,精神病院已经关闭。没有人看管,也没有钱用来进行修缮——修的话将是一大笔消耗。

屋顶掉落下来摔成粉碎,天花板上露着雨,青苔地衣绒绒可爱。如果窗户关着的话,夏天屋子里会很温暖,植物就能占领这里了。通常建筑物里都会有一股霉味,但我挺喜欢,这意味着自然开始收回这里,内部其实有生命在生长,欣欣向荣。

曾经在东德有很多旅馆,每个村庄都有酒吧、舞厅、活动室或剧院。但是当人们离开了村庄搬到城镇里,这些都再也不用了。

[-]
[-]
[-]

当我看到这些旧的建筑物,可以想象这个国家曾经的辉煌,但只留下了荒凉和悲哀。

这些地方我都选择保密,以免受到更多的破坏——有些人根本不会珍惜它们,这些人只会拆了扶手,在墙上乱涂乱画。

如果有人想重修这些建筑,可以联系我。如果我认为他们是真正的可以做点什么来帮助这些建筑的人,我当然也会尝试让他们联系到合适的人。这只是理论上的,目前还没有人找我。

[-]
[-]

我从来不会破门而入,而是找到能不破坏建筑的入门之法。这意味着可能要钻地窖的洞、翻篱笆、挤裂缝或者翻窗户-反正各种爬的方式。真的是艰难,我都忍不住想要放弃。有些建筑物实在太严实了,要掌握攀岩的技巧才行。

进入这些建筑物中其实是不合法的,我曾经被警察阻拦过——有两三次被发现后遭驱逐的,但是他们看我只是拍照只让我离开,并没有开罚单。

有些地方真的很能让人动容,充满莫名的情绪。我曾拍过以前的一家火葬场,不过里面的尸体都已被烧毁。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
[-]

还有一次,我在一家废弃的五星级酒店发现了一个漂亮的有天窗的房间。应该是饭厅,我看到老旧的柱子、破碎地板上的尘土,巨大的天窗覆盖着窗帘,光线倾斜进整个房间来。

还有一间公共浴室,可能建于19世纪。有配套的更衣室、华丽的柱子和粉刷过的天花板,当然少不了中间的大浴池,没有水。墙上曾经刷有美丽的颜色,黄色和红色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觉得非常震撼。

真正的美在于发现这些地方。照片不能准确表现我发现它们时的惊艳,只能给人一种它们是长什么样的感觉。

我想人们喜爱它们是出于和我一样的原因:这种美丽和哀伤的交织。即使你现在拥有一栋美好的大房子,它终将腐烂,这是不争的事实。即使是宫殿和别墅也是如此。

[-]

探索苏联时期遗留下的宏伟建筑和工业基础设施是年轻人中流行的消遣,但绝不是胆小鬼的菜。城市探索的爱好包括攀爬高楼大厦、高塔和桥梁,或者进入地下深处。在俄罗斯广袤的疆土上遍布着工业点,其中一些都是没使用过的,空荡的。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3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