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1.14 , 20:30

为何我们描述气味的词语这么少

[-]

怎样描述香蕉?它是黄的,或许边缘带一点绿色。剥开皮后,摸起来滑滑的软软的还有点黏糊糊的,尝起来甜甜的有点像冰淇淋。

它闻起来?额......闻起来像香蕉!

每种感觉都拥有自己词汇表,有大量词汇描述颜色、声音、味道以及纹路。但气味呢?在英语中只有三个词汇描述气味——臭、香、不臭不香。前两个似乎与感受者的主观感觉更有关系。

除此之外所有的描述气味的描述语都需要说明它的来源:我们说一个东西闻起来像肉桂、像玫瑰或者像汽油。而其他的感官描述语似乎都没有这么特别。我们不需要说香蕉“看起来像柠檬”,我们只要说它是黄的。来自香水或品酒行业的专家或许会用更多比喻性的词句,例如油性的。

科学家们收集了人们把气味边缘化,让视觉占主导地位的证据。Darwin认为它“作用十分小”。还有一些人认为气味是十分难以形容的,并且“无法将嗅觉抽象化”。Kant曾写到“气味不允许自己被描述,只能将其与相似的感觉相比较。”《Perfume: The Story of a Murderer》的主角Jean-Baptiste Grenouille能够正确的识别出气味、记住气味并且在脑袋里混合匹配各种气味,或许我们会觉得这种人太牛逼了,毕竟我们无法完成他所能做到的事。

但是不是我们所有人无法做到哦~在亚洲的东南部至少有两个族群,他们的嗅觉就像教科书一样。来自的荷兰內梅亭大学的Asifa Majid找到了来自马来西亚的Jahai和来自泰国的Maniq,在他们的语言中有12到15个描述气味的词语。

她说:“这些词语在他们语言中的地位很高,它们常常出现,孩子知道它们,是他们的基础词汇。这些词汇不用来描述味道。它们真的是属于气味的。”

例如ltpit这个词用来描述熊狸和熊猫、水獭以及爆米花味。但ltpit并不指爆米花,爆米花也不是这个词语的起源。这个词语还可以用在描述肥皂、花、味道强烈的榴莲等一些其他西方人无法接受的味道。

一个词语用来描述汽油、烟味、蝙蝠粪、一些杜衡、野芒果等等。有时候还可以用来描述烧烤的食物。还有一个词用来指一些像松鼠的血液、啮齿动物、死掉的头虱,以及其他一些“能够吸引老虎的血腥气味”。

Majid说:“这些词语的意思与物品的味道、纹理及其他状态无关,它们的主要业务是描述气味。就像形容番茄是红色的,Jahai可能会用ltpit来描述熊猫的味道。”

Majid通过她的同事Niclas Burenhult第一次听说Jahai,有一个Jahai多年来一直和他们一起工作, 曾经有一次写下了他们语言。Niclas注意到,在他们的语言中有特殊的描述气味的词语,Majid对此觉得难以相信,于是直接飞到了马来西亚进行调查。

她和当地人交谈,了解他们的语言,学习他们的文化。她试着让他们进行Brief Smell Identification Test,利用某些固定的香味进行标准的摩擦生香测试。她和当地人一起走进丛林,要求他们用语言描述环境中的气味。在经过几个测试后,她发现当人可以十分容易的描述某种气味,就像说英语的人描述某种颜色一样。Maniq同样也能这么做。

这两种人的存在表明了气味并不是不可言喻的。来自卡迪夫大学的Tim Jacob说:“这项工作改变了我的看法。气味信息直接转化为行为或者情绪直接唤起所有记忆。我认为气味不需要语言,但很明显在有些文化中已经出现了气味专属的词语,并且它们十分重要。”

Majid写道:“气味是可以用语言来表达的,只要你使用了正确的语言。”

如果你使用了正确的语言,它能改变你看待世界的方式。气味是Jahai文化中的一部分。Majid说:“在当地,我和Niclas互称兄妹。有一次,我们被告知不能坐的这么近,因为气味会混在一起,这是乱伦。他们有一些社会习俗用是用气味进行解释的。有些食物不能一锅煮,因为它们的气味会混在一起。”

当地人也十分擅长分辨气味,当然比Majid还要厉害。她回忆到:“我们走进丛林的时候正好是杜衡开花的季节。或许你会觉得一种植物只有一种气味,但它的花和茎的气味是不同的,当你把茎折断时它的气味又是不同的。我想用语言描述这些气味时,有一群孩子围着我小。就像在说:你好像一个白痴哦~”

她计划明年再一次前往当地,调查当地人是否擅长气味记忆。她还想收集当地人用词语描述的气味样品,研究看看里面是否含有相同的化学物质。她还想对东南亚其他其他地区的语言进行比较,了解这些词语是如何从早期语言中进化而来的。

来自牛津大学的Charles Spence说:“这是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他说,那些来自西方工业发达、受过教育、富有和民主的国家的人们似乎做过了所有的心理研究。他补充到:“几年来心理学家一直在说我们要做这样的研究,却总是忽略它。看到那些欠发达的地区的语言中有这么描述气味的词语真的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

Jacob同样也认为Jahai和Maniq他们的语言可以为人类的嗅觉进化提供线索。例如我们会对恶心的味道反感,因为这些味道与腐烂的食物、粪便以及其他可能携带病菌的东西相关联。但为什么我们会喜欢清新的味道呢?Maniq 提供了一条线索:他们用来描述熊猫气味的词语也可以用在具有清香的药用植物上,他们种植这种植物有的时候当做香水使用有的时候当做项链使用。

Jacob说:“对我来说这应该算是不容易接受的。早期的文化中收集有气味的植物因为它们可以当做药物或者代表清洁和卫生。在这里这些清新的气味似乎有了更高级的用途。更重要的是,它告诉我们人类对香水的迷恋从何而来。”

另外,正如Majid说:“我们在芬芳产业上投入大量的资金。认为气味对人类不重要的想法是不正确的。”

本文译自 atlasobscura,由译者 islan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7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