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1.13 , 19:00

如何科学地通过测谎仪测试

[-]

你是一名出色的说谎者吗?如果是的话你有信心通过测谎仪的测试吗?这种仪器出现在千千万万的电影和电视中,而它们的准确度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说谎的科学以及测谎绝不是电脑中几条波线就能说明的,远比这复杂的多。

天生的骗子

[-]

说谎是一系列复杂的生物学动作。一开始,大脑中的神经开始形成谎话,血液开始输送到位于大脑中眼睛上部的前额皮质层(PFC)。PFC被认为是与形成复杂的思想和做出新的决定相关联。

这个部分在做出决定的过程中能够识别哪些是好“好”的与哪些是“坏”的。实际上,在这个部位谎言变得具体化。来自英国谢菲尔德大学的神经病学教授Sean Spence在Scientific American中的一篇报道中提到:“撒谎实际上是一种行动反应,因为它要抑制真实的反应。当你知道一个问题的答案是,你会情不自禁的说出答案,但是为了避免把真实的答案说出了你需要一些其他动作。”

测谎

[-]

从生物学上来讲欺骗是无意识的。在你说谎的时候你的心跳和呼吸频率会加快,“战斗还是逃跑”的反应目的就是为了增加大脑和肌肉的氧气供给,准备逃避或战斗。为了接受更多的光线看清周围的环境,你的瞳孔会扩大。

在说话的时候你的声音也会发生变化,例如:语速加快或者奇怪的加快回答速度这些或许都与说谎有关。最后,在说谎的时候你会出更多的汗,由于全身血液流动加快使我们的体温升高,这让我们体内的冷却机制会开始工作。

最先进的测谎机器会检测人体所有的变化,而简单的测谎机则只关注心率和呼吸频率。通过问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观察对象的反应建立一条基线,然后在问一些与犯罪有关的问题测试观察对象。基线产生的任何波动都被认为是与说谎有关。

致命错误

[-]

Spence认为传统的测谎仪是有漏洞的,首先这些审问都是强迫性的。Spence对《美国科学》说道:“测谎仪测试的不是说谎,而是被指控说谎时的焦虑情绪。”那些具有反社会行为冲动、冷漠的精神病患者更善于伪装并且在面对压力的时候也不会表现出焦虑,这让他们更容易骗过测谎仪。

他并不是唯一个因为这样的理由反对使用测谎仪的人:在被迫的情况下很难确定对象是焦虑还是欺骗,而测试结果常常是由哪些吹嘘设备精确性的人员进行分析的。通过测量心率和血压的变化是无法准确的了解人类的情感和意图的:有一个经典的例子解释相关性并不等于因果关系。

假阳性—当人们出现一些反常反应的时候就被认为是在撒谎,一个诚实的人在安全问题的问答中或许不会出现强烈的反应,但在被问到一系列严重的问题时可能会出现强烈的反应。

最重要的是似乎有打败测谎仪的方法。如果测试对象知道一些无意识的行为是用来测谎的,他们完全可以通过改变基线来迷惑分析者。如果测试对象在开始的时候就很紧张,出现出汗和高心率等反应,那么由真实的谎言引起的生理变化是无法被测谎仪检测出来的。

由于各种反对声音,美国法院是不允许使用测谎仪的。

谎言的地图学

[-]

利用核磁共振图像(fMRI)可以追踪脑部血液的流向,Spence和他的同事能够证明一个人是否在说谎,他们大脑中的不同部分——包括PFC会出现血液流动的增加。Spence说fMRI能够鉴别出说谎与否,这和传统的测谎仪不同。

来自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心理学家和精神病医生进一步研究表明,人在说谎是不只有前额叶皮层表现活跃。在进行fMRI时参与者还会进行一项测试叫做Guilty Knowledge Test(GKT),这项测试旨在测试参与者对犯罪细节特点的了解程度,对于无辜者来说他们是不清楚的。

参与者们会获得卡片,并且对自己所拥有的卡片进行保密。之后再他们面前会出现一系列的卡片,其中包括他们所拥有的卡片。

每张图片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可以按下按钮“是的,这是我的卡片”或“不这不是我的卡片”。他们在撒谎时,fMRI仪会选取大脑中活跃的部分。利用这种方式,研究人员的测谎成功率能够达到78%—85%。

隐藏标记

[-]

在这项没有fMRI参与的研究中发现,大脑中有另外两个区域——额下回以及下顶叶在说谎的时候也会变得十分活跃。这两个部分组成了被称为前额顶叶网络(PPN),这个部分被认为是处理人的感觉的,一些研究发现它能够为复杂新奇的问题提供创新的解决方法,其中一条应该是如何成功的撒谎。

大脑中的这一部分与在测谎时如何完美表现躲过安全人员的眼睛有关。然而,这项研究还发现,故意的说谎与被迫说谎时不同的。

所以为了使撒谎在神经中留下的信号能够应用于犯罪审问,在这之前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

本文译自 atlasobscura,由译者 islan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