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1.12 , 09:00

狗,是人类的好朋友

[-]

在一些进化心理学家冷冰冰的分析中,狗只不过是“社会寄生虫”,利用我们做父母的本能确保我们养着他们,为这些鬼鬼祟祟的家伙提供住处。

英国中央兰开夏大学John Archer在好几份论文中提出了我们与宠物之间的“替代达尔文的解释”,表示猫狗进化出了婴儿的特性和类人的行为,操控我们像照顾宝宝一样照顾它们。对Archer来说,一只小狗和隐翅虫没什么太大区别,隐翅虫在其幼虫阶段期间会蹲在蚁巢,操控殖民地的蚂蚁喂养它。换句话说,我们一直是这样。我们被进化的本能蒙蔽,将宝贵的资源给了这些彬彬有礼的和我们没有基因关系的生物。

但冷静的科学目光忽略了一个关键的数据:狗是最棒的。如果它们真是寄生虫,那也是大自然的杰作。

蚊子不刺穿你的皮肤是无法吸到血的,水蛭总是引得你一阵抽搐。而狗狗们只是走过来,眨巴着它们湿漉漉的大眼睛。我们只不过为饭桌下的它们投投食、铲铲屎而已。

它们的生存策略是变得非常非常可爱和友善。按照大自然的设计,他们保留了牢固的牙齿、爪子等,完全是走的优雅的进化路线。

[-]

越来越多的科学研究和假定开始探讨在什么时候、是怎样和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的。主流理论认为是狼最开始清理掉人类营地边缘浪费的食物。

“它们中胆子最大的克服了对这些赤裸人类动物的恐惧,开始直接享用残羹冷饭,”动物认知研究者Alexandra Horowitz在她的作品《狗狗的内心:所看、所闻、所知》(Inside of a Dog: What Dogs See, Smell, and Know)中写到。“通过这种方式,对不害怕人类的狼的偶然性自然选择就开始了。”

然后随着人工选择,人类繁殖的狼-狗越来越适合作为家庭的伴侣——或者,至少不太可能在我们睡觉时下口吃了我们。研究绘制出了狗驯化最初的地理和历史地图,估计开始时间约从1.5万年到4万年前。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外表从凶神恶煞改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小可爱:头、牙齿、鼻子都缩小了,0杏仁似的眼睛又大又圆,成年后依然是乖宝宝的脾气。这种稚气未脱的特征作为“社交行为释放者”,引发我们的照顾冲动,Archer如是说。

一代又一代的狗狗越来越适应在人群中生活,变得越来越像人一样,“这是我们社会魔力进化的基本形式,”John Homans在《狗是什么?》中写到。

2013年发表在《自然》上的一项研究,对比了多种狗和狼的基因组,发现有36处出现了物种分化。这些变化可以分成两大类:涉及消化淀粉和脂肪代谢(在动物消化人类食物残渣起关键作用),另一类和大脑功能相关。

[-]

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研究员Kerstin Lindblad-Toh解释了后者:“狼想与人生活在一起需要能读懂人类的肢体语言,且不能害怕。”

现代的狗狗们哪里还看得到害怕的样子,都蹲在家门口摇着尾巴兴奋地等着爹妈回家。2010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Robert Wayne主导的一项研究强调,狗的另一类基因组在它们合群性上扮演着重要角色:

狗和狼不同的基因组上的一处,对应于人类,与威廉斯综合征密切相关,其症状包括快乐的没心没肺;社会无畏;可爱小精灵的面部特征;有时,实际上是某种程度的精神残疾。

尽管知道了确切原因,科学家们还是一直震惊着狗狗们对我们社会线索的理解和调整。研究人员为狗狗设了几个版本的局,拿几个杯子,其中一个藏有奖励,然后明确指出食物在哪个杯中,或者敲这个杯子。即使嗅觉被控制了,狗狗们还是会径直找到。这似乎在养狗的人看来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对于和我们有更多相同基因的卷尾猴、狒狒和猩猩等,却是个难题。狗狗能靠自己的方法来理解我们,其它动物很少有能做到的。

不过,寄生宠物的观点认为,我们在进化方面花费在狗身上的资源让人无话可说,美国人今年在饼干、骨头、吱吱叫的玩具和潮流狗服装上会花费数百亿美元。"作为宠物,承受这么多的消费根本不适应,"Archer 写到。

事实上,不适应是描述我每个月花钱照顾我的小混血Moxie最好的说辞了,这只黑狗耷拉着耳朵,体内有着过度的放牧本能。但我不认为我和她的关系是这种片面的说法。

[-]

从生物学角度来看,寄生虫并不仅仅是投机,它们对宿主有害,吸掉宿主的营养素或直接侵蚀他们的大脑。好点的是一种共生关系,其中一种生物从另一种生物身上获得好处,但不伤害它或是帮助它,就像挂在鲨鱼身上的大鮣鱼,帮鲨鱼清理它们的剩余物。

但我认为即使不适应,也有各种研究后发现,宠物可以帮助降低心脏疾病的风险,降低压力、增强免疫系统、减少患病的几率。还有坊间传闻说狗狗能帮你成功约会,你肚子里的绦虫能做到这个?

在最近的一个下午,我带着Moxie一起去家附近的公园,我们经常每天都去几次。当我丢出一个网球时,她迅速跳起来,掩盖了她笨手笨脚的本质。她弓步、跳跃、伸长脖子,但每次都□□空。

但她一点都不在意,Moxie是个乐观的小家伙,她不虚伪、狡诈或者野心。看着她开心地吐着舌头,在公园溜着弯,每天花钱照顾她也是值得的。

我们走出荒野、建造房屋、饲养牲畜和开田垦地,狗成了情感奢侈品,将我们从为生存斗争的日常中解放出来。当我们伤心时,狗使我们振作起来。当我们孤独时,它们是最好的陪伴。它们分享着我们生活中的小烦恼和重大的悲恸。简而言之,狗让我们开心。

一旦我们将进化中需要的消耗都算上了,除了吃、住和性,还有什么是有意义的?

[-]

本文译自 The Verge,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3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