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1.10 , 17:00

无厘头研究:泡在公共长椅上算不算反社会行为?

[-]

根据谢菲尔德大学和青年基金会的最新研究结果,泡在公共长椅上应该被认可为对心理健康和社会福利至关重要的事情,而不应被视为不受欢迎的逗留或潜在的反社会行为。

该大学风景园林系和位于伦敦的该智囊的研究者们发现,坐在长椅上允许人们花更多时间在室外,这既对心理健康有益,也使得人们与社区中的其他人联系,这对于觉得咖啡太贵,或者被工作或学校等其它集体环境边缘化的人来说尤其重要。

该结论是“长凳项目”的一部分,它是该大学风景园林系与青年基金会、谢菲尔德海兰姆大学、瑟赛克斯大学以及格林威治包含项目的一项合作,后者调查了伦敦伍尔维奇和萨顿两处街区公共空间的使用。

研究者们发现使用免费公共长椅对身体健康也有益,因为它们能给那些行动能力有限的人提供休息的地方,它们也给想要大群碰面的人提供一个坐的地方,例如放学后的青少年,以及给没工作不上学的人一个地方坐在室外观看世界流逝,排遣寂寞和孤独。

该项目对于使用敌意建筑(故意设置不舒服的座位)阻止人们在公共场合见面表达了顾虑,而虽然传统的公园长椅——木质板条和金属扶手——以舒适见长,它对于喜欢多人聚集的许多人来说却不够灵活。

[-]

他们也认为,围绕着长椅被视为“反社会行为”的,经常只是“不同社会行为”,他们发现在公园里或城市广场上一同分享空间的人大多数对于大群人、寒暄搭讪、或者偶尔一罐啤酒能够容忍,在多元化社区里,这种对于各种各样行为的接受至关重要,而能够使用长凳并享受高质量公共空间可以对本地归属感作出正面贡献。

该研究也发现,应该通过空间的良好规划、设计和管理来鼓励人们使用长椅,而且应该利用良好能见度、开放空间、安静和吵闹分区以及高人流来帮助人们感觉安全。

该项目由艺术与人文研究委员会资助,制作了一部题为《人群中孤独:长凳的社交生活》的18分钟纪录片,将于11月在伍尔维奇和萨顿上映,该片由Esther Johnson导演,展示了这两地生活的日常节奏。

该项目的首席研究员,来自谢菲尔德大学风景园林系的Clare Rishbeth说:“发现坐在外面能改善许多人的生活质量、并强调长凳和公共空间的社会意识设计是令人振奋的。”

青年基金会的Radhika Bynon补充道:“长凳主张人人平等,而目前从城市中移除它们的趋势破坏了社区生活,我们的研究发现长凳帮助人们找到归属某地的感觉,并帮助排遣寂寞和孤独。”

本文译自 Phys,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