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1.09 , 12:00

埃博拉的延后效应是更多西非青少年怀孕

[-]

2014年夏季埃博拉爆发席卷塞拉利昂、利比里亚和几内亚时,公众生活嘎然而止,群体聚集的危险意味着学校等公共机构被关闭,而数月的疾病与隔离留给女孩们的遗产直到现在才被感知到:青少年怀孕激增,而且这些女孩中有些正在成为政府教育政策的牺牲品。

西非青少年怀孕数据很难获取,特别是由于它还经常被污名化和瞒报,但儿童慈善组织“计划国际”说,在2014年西非的青少年怀孕率——本已在全世界最高之列——在上升。他们指出这是因为强制被宅和缺乏监督:因为埃博拉而被迫离开学校的女孩们“变得更易遭受性剥削、性侵犯和□□。”

这个严峻的故事就在眼下上演,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一项研究说在塞拉利昂埃博拉导致的社会经济状况使青少年怀孕率增加了65%,拯救儿童基金会2015年6月在塞拉利昂调研了1,100名男女儿童发现,多数受访女孩认为青少年怀孕正在增加,而有10%说有更多女孩因为丧失家人进而丧失财务保障,而被迫出卖性。对性侵的惧怕很普遍,这些儿童讲述了女孩受攻击被□□的故事,这甚至发生在隔离了埃博拉的家庭中。

青少年怀孕率本来就很高了,根据政府数据,在2013年,所有15~19岁女孩中有28%已经怀孕或生育,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称,塞拉利昂□□定罪没有多少,但对妇女的暴力却是“司空见惯”。

[-]

这些高发率,以及作为肇因的暴力和缺乏教育本来就够糟了,但塞拉利昂还实施了一条好像是专门设计来使情况更糟的政策,怀孕少女被排斥在学校和考试之外:这条政策本已经积蓄了几年力量,而在埃博拉疫情之后又被该国政府重申。根据大赦国际11月6日的报道,该国领导人们说出现怀孕女孩会“对其它清白少女造成不良影响”,并“鼓励”她们也怀孕。

根据大赦国际对18岁以下女孩的采访,该禁令的执行取决于校方,并已导致广泛的有辱人格待遇,被怀疑怀孕的女孩们遭到公开检查,在学校中被教师或护士摸检胸部或腹部,有些被学校强迫进行尿检。

大赦国际说被剥夺教育和公开羞辱都构成对女孩们人权的侵犯,在2015年5月,该政府落实了一种“过渡”系统规定来单独教学约3,000名怀孕少女,但该系统还未开始。(大赦国际说真实的数字还要高得多,还指出该“过渡”系统并未改变对女孩们的排斥,也未改变依附于禁令的污名化。)

大赦国际的报告指出,即使“检查”本身不足以使怀孕少女脱离教育,羞辱也足够补刀了。“女孩们描述,当她们试图上学或应试时,对于遭受这种待遇有严重的尴尬和恐惧,”一旦女孩错过数月的课程和关键考试,又有一个小孩要照料,并要比以前承受更多财务压力,她们就越来越不可能重返学校了。

本文译自 Quartz,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