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1.09 , 23:00

猜疑之种:为什么消费者不待见转基因农产品

不久前我(原作,下同)收获了不少土豆。每株土豆藤下能收获约2-3公斤土豆。但如果你觉得这很正常,那你就错了。和所有现代作物一样,它们是我们祖先进行选择性培育以及现代育种者优化后的结果。育种常常需要改变植物基因。这是转基因常常被忽略的一点。通过嫁接法改变植物基因获得的关注甚至更少。

[-]

当人们谈论转基因(GM)的时候指的常常是作物的特定基因工程(GE)。科学家们更偏向于使用GE这一术语,因为它为真正的创新做了宣传,他们知道他们引进了何种基因和其中的原因。

GE作物于20世纪90年代被带入大众生活,它们现在变得越来越普遍。现在单单在美国就有十种不同的GE作物,包括玉米、大豆、甜菜和棉花等。在街上随便找十个人询问他们对GM作物的看法,你会发现不少人对GE作物很谨慎,有些反对GE作物,剩下的人则干脆不支持。但他们没有一个人反对传统育种和嫁接法。他们也不反对牛胰岛素,即便它们是GE微生物提纯后的结果。

[-]

重大灾祸

人们在关注转基因作物时,常常把目标放在抗除草剂、抗病性和抗虫性这方面。20世纪90年代早期转基因作物能够产生出苏云金杆菌(Bt)毒素之后,植物就出现了抗虫性。从此,种植植物不再需要成吨地往地里洒农药,也不会出现农药被冲刷到附近土地或植株上的情况。这听上去是个双赢局面,对环境有益的同时还能抗虫。

抗除草剂的植物也出现在20世纪90年代。传统上农民们用百草枯这样的除草剂来控制野草,这种除草剂只能在植物开始生长之前喷洒。它含有剧毒,对生物多样性、动物和人类都有害。科学家们对作物的基因加以编辑让它们具有抗除草剂的功能,这样农民们就能喷洒毒性较弱且生物降解性更强的除草剂。又一个双赢局面?

并不完全如此。所有植物都要在世界上许多地方生长,但它们并不能被消费者接受。几乎没什么知道喷洒Bt毒素或百草枯的缺点。典型的批评称抗除草剂的作物不过是为了提升不同除草剂销量的市场策略。

[-]

这些例子点明了农业中两个关键的失败点。第一个与市场有关:从一开始,这些产品就缺乏宣传和消费者信息。

第二个失败之处与人们对作物保护不成比例的关注有关:试图提升作物对害虫、寒冷和干旱的抵抗力很难且只对农民的生产成本有益。只有少数消费者能了解真正的内幕。

梦幻之地

有些真正的GM珍宝与此同时也未能产生影响。以黄金大米为例,这种GE大米含有丰富的维他命A。它能改善人们维他命A摄入不足的情况,在许多发展中世界缺乏维生素A会导致失明和死亡。这种大米是基因工程最佳的例证之一,它能通过常规育种实现一千年的选择性育种才能做到的事情。

但人们并没有因此受益。反对者认为没有地方批准它出售。相比具有抗虫性和抗除草剂的作物,黄金大米受到的欢迎更多,但在20世纪90年代它上市的时候,否定GE却在市场上占据了主导地位。

[-]

最近科学家们已成功地增加西红柿和木薯中的蛋白质含量。这比增加作物的抗虫性更容易,也能提升世界许多地方的营养摄入情况。如果第一株GM作物是黄金大米或高蛋白西红柿,那么公众对新技术的接受程度也许会有所不同。

我在思考我们错过了GE食物的诸多好处时,想到了Flavr Savr番茄。如果我能在超市买到它们,那么我还是很想试试这种甜美多汁又很脆的番茄。

但1997年第一种GE产品就要领到出售许可证的时候,它又沉寂了下去。为何它会失败?比起强调它对消费者的好处,大部分转基因西红柿已经默默地变成了西红柿果泥。你会被这样的广告吸引吗?我猜不会。

本文译自 IFLSCIENCE,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