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1.06 , 22:00
53

争议:学生可以用聪明药吗?

[-]

咖啡能使人清醒,健康的食物和营养元素能让使人健康,如果现在有种药物能让你更聪明,帮助你学习,提高你的注意力,你会吃吗?

乔治亚州立大学的哲学法律和神经学的副教授Nicole Vincent去年在悉尼开讲TED的时候提出了这个问题。此问题一经提出就在华盛顿大学引发了热议,辩论的一方是Vincent以及IRCM神经伦理学研究小组的主任的EricRacine,另一方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教授Anjan Chatterjee,以及杜克大学的教授Nita Farahany,他们就“大学生是否可以服用帮助他们变得更聪明的药物”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

辩论始于观众投票,最后的结果显示44%的观众投了反对票。

Farahany是正方,她认为提高我们的脑力对整个社会来说都是一件好事,更重要的是禁止这些药物限制了大学生自主选择何时以及何种方式选择这些药物的权力。正方的另外一个代表Chatterjee认为来找他治疗的病人有权选择他们想要接受的医学建议,他还就这个话题补充了一些医学和科学信息:这些药物并不像我们之前所想象的会给心血管带来高危的副作用。

反方的Racine则认为,即使这些药物能够安全使用,我们也不知道其对于认知行为的提高到底作用如何,且目前并没有科学证据来证明聪明药的存在。事实上,最近的研究显示这些处方药只对于健康人的特定类型的记忆有微小的作用。与此同时,他还质疑了这些药物是否符合伦理道德,并且认为这样做并不值得。

Vincent没有继续谈论药物的医学效果,而是把讨论的重点放在了药物所带来的社会影响上。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当前社会的竞争天性。如果使用这些药物来获得领先成为了社会的新常态,社会的竞争性很有可能使得这些药物成为一个新的标准,而最终这一策略并不会使我们得到想要的结果。

辩论的最后结果是正方获得胜利,59%的观众赞成大学生应该使用聪明药,但是对于这个话题的讨论不应该止于这次投票。Chatterjee在一次电话采访里告诉我:“支持正方并不代表着同意大学生应该使用这些药物,这是一个应该慎重考虑的选择。”

这个问题下一步应该是征求公众意见,决定这些药物是否能够流入社会。讨论的中心落在了价值观的问题上,如果当今社会崇尚的是竞争,一点点优势就能带来不成比例的奖励,那不久的将来这种药物应该会在社会上得到广泛推广。

本文译自 washingtonpost,由译者 Sprite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0)

TOTAL COMMENTS: 53+1

[2] 1 »
  1. single dog
    @2 years ago
    2979687

    @NULL: 如果我不刷煎蛋,不打机,不看动漫。那我为什么要做人?做机械人就可以。人各有志,比起赚很多钱,交漂亮的女朋友,我情愿做一个快乐的单身狗。只要存到足够的钱养老就可以,至于绝症,等死吧。

  2. Z先生
    @2 years ago
    2979683

    有个朋友跟我说,第一次溜冰以后只想做一件事,不用吃饭不用睡觉,还特专注。而且以后每次溜冰后都会只想做这一件事。那么我想要是我溜冰后就去工作挣钱,几次以后,等我清醒了过来,我已经是大富豪了!

  3. 俾斯麦
    @2 years ago
    2979641

    是药三分毒,吃药要谨慎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