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1.05 , 16:00

未来的牛肉,可能是用虫子喂出来的

[-]

大多数农场种的并不是给人吃的食物,相反,占地球土地总量多达30%的大多数农场被用来种植喂牲口的作物。一个新项目正在寻求替代品:如果我们用虫子,而不是土地密集型的大豆或玉米喂鸡喂猪会怎样?

喂养昆虫所需的空间和资源只是地里作物的一小部分,而且它们充满蛋白质。因此欧洲一项大型研究正在分析虫子是不是未来农场的可行替代。

“如果大豆需要两三个月生长,你可以在两三天里就培养出蛆,”欧洲委员会资助的这项PROteINSECT(昆虫-蛋白质-项目的连写形式)项目的协调员Elaine Fitches说,“周转会快得多,而且你不需要大片土地。”

[-]

随着世界人口增长,而且更多人能负担得起更经常吃肉,肉食消费总量预期将在2050年前翻番,“这是一个食品安全问题,”Fitches说,“全球人口在增长,而且吃更多肉,特别是在中国等正在变得更发达的地区。”

仅在中国,人们就比2003年多吃约25%肉,而且在下一个十年还会再多吃25%,为了种植足够满足需要的谷物和大豆饲料,需要俄勒冈那么大的土地。

在欧洲大部分大豆是进口的,但虫子却可以在本地培养,而在世界其它地区,种植牲畜饲料是森林砍伐和栖息地丧失首要原因之一,这也是导致肉类巨大碳足迹的部分原因。

昆虫饲料可能并不适合每一种动物,但它对于鸡倒很符合逻辑——鸡天然就吃虫子——以及某些种类的鱼和猪。对于PROteINSECT项目来说,最大的挑战是尝试弄清用昆虫做饲料是否安全,他们专注于蛆能被怎样喂养。

“我们正在审视的是所谓潜在食品安全问题的最坏情况,也就是用动物粪便喂养它们,”Fitches说,“粪便可以携带兽医药物、细菌、病毒,我们已经分析了多氯联苯、二恶英、农药……”该领域多数初创公司用食品加工残渣喂养昆虫——这些东西风险小得多——但该项目想要测试最危险的可能性。

[-]

他们也在帮助监管机构更好地理解新的虫子饲料系统可能如何工作,“监管人员的问题之一就是他们不知道风险是什么,因此直到他们能确定风险,并考虑如何能减轻这些风险之前,他们没法推进监管。”

该项目也研究了欧洲、非洲、中国的消费者们如果知道牲畜被喂了虫子,他们是否愿意吃这些肉。目前为止,回答看来是肯定的,而且这比要求人们吃虫子本身还是更容易接受。“看起来态度相当正面,”她说,“我猜这是因为人们能看到食品安全会是个问题,而且可持续的蛋白质生产是一件好事。”

世界范围内几家创始公司已经在开始计划充满虫子的未来,例如美国的Enviroflight和马来西亚的Entofood。现在,他们在让虫子进入肉类生产前仍在等待批准,Enviroflight预期在2016年初向美国监管者提交测试。

本文译自 Co.Exist,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2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