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1.04 , 18:00

神经科学能解释为什么人会性别歧视吗?

神经科学家们对那些有奇葩性格的人,比如自恋狂或者有恶习的人,比如对□□上瘾者非常感兴趣,想发现他们的大脑和其他人有什么区别,原因不言自明(因为他们是神经科学家啊)。他们希望通过研究这些人的大脑来了解更多关于糟糕性格的原因,以及如何进行干预。现在我们可以把性别歧视添加到接受了脑部扫描仪治疗的性格缺陷列表中——发表在《科学报告》上的日本新研究声称,性别歧视是受神经系统的影响。

[-]

研究人员想知道是不是某些人的大脑有不同之处,可能使他们偏向于性别歧视的观点和态度(当然,这种神经科学研究有很多,很难观察到大脑的差异是否是研究中特征或行为产生的原因)。更具体地说,他们想看到,那些公开支持性别不平等的人,其大脑结构和认为男女平等的人是否不同。

简而言之,答案似乎是肯定的。东北大学神经学家Hikaru Takeuchi(竹内光)和他的同事发现,对性别歧视态度不同的两人,大脑区的灰质密度(衡量特定区域脑细胞多少的尺度)程度是不同的。更重要的是,这些与心理特点相关的神经差异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有些人存在性别歧视观念。

研究人员扫描了681名学生的大脑——平均年龄为21岁,其中306名参与者是女性,参与者被要求完成一项关于他们对“性别角色平等主义”(SRE)的看法。基本上是一系列表述,参与者们进行投票——例如其中两个例子“家务应该是丈夫和妻子共同承担”(该项选择同意说明有较高的SRE),“抚养孩子是女性最重要的工作”(该项选择同意说明有较低的SRE)。这项新研究的作者表示,得分高的人更相信“个体的性别不应该影响他或她的权利、能力、义务和机会。”参与者还会同时完成其他心理测试,包括智商测试、性格测试和激进倾向的问卷调查。

Takeuchi 的团队发现在SRE测量中得分低的人在扣带回后部(该区域在大脑中主要负责处理诸如愤怒、恐惧、痛苦等) 的灰质更加密集;而右侧杏仁核灰质密度降低,这是大脑另一块非常重要的情感
区,特别是恐惧。在其他心理测试中,支持性别歧视的人在易怒、抑郁和争强好胜方面能得分更高,符合先前发表的性别歧视与个性相关的研究。

[-]

新的扫描结果显示,有性别歧视的人大脑结构确实有些不同,但是究竟是什么造成这样的不同呢?很难解释简单的解剖差异,因为大脑特定区域容量小有时会是一件好事。例如,学习国际象棋可能会使大脑萎缩http://www.wired.com/2014/10/beware-playing-lots-chess-will-shrink-brain/,但却可以暗示人可能失去了其它功能,比如患上了阿尔茨海默氏症。

在当前的背景下,我们至少可以从研究者收集的其它心理测试得分中寻找线索。例如,他们发现在扣带回后部灰质更多不仅和性别歧视相关,也和易怒好战有联系(尽管很弱)。与此同时,右侧杏仁核灰质越低的人在神经质测试(在女性中)上的得分越高,也更容易抑郁。之前也有一些相关的研究表明,杏仁核体积的减少与压力、焦虑和抑郁有关。

新的研究发现有性别歧视的人心理脆弱,他们恐惧感更甚、更加争抢好战。我们需要意识到,这项研究并没有证明有特定的大脑解剖就会让人是性别歧视者(性别歧视改变了大脑似乎有些道理,也可能是其他因素,比如教育、社会环境塑造一个人的信仰和大脑结构)。但公平地推测,有些人可能确实是因为大脑结构使他们倾向于害怕竞争和文化变化,这可能危及自身利益,也对性别不平等奠定了基础。

[-]

但是,这一研究也没有止于此处。研究人员甚至提出他们的发现暗示了干预性别歧视的方法。举例来说,有证据表明当人们成功减少自身的负面情绪时,在右侧杏仁核的灰质会增加。“因此,改善消极情绪可以防止对性别角色的刻板印象,如减少性别歧视,并可能缓解性别歧视带来的各种问题。”

研究的信息似乎是这样的:如果你想为实现性别平等做点什么,那么尝试去抱抱那些性别歧视者。或者倾听他们的烦恼。让他们开心起来、镇定下来,然后他们的杏仁核会增长一点,然后……谁知道呢?可能女性与男性的平等之路会走得更顺畅一点。有个很重要问题:我检查发现,研究中引用的说法,杏仁体随着人们设法减压而增大,但实际上却发现截然相反,参与者的压力水平降的越低,右杏仁核的灰质密度减少的更多。所以现在还是暂时不要去拥抱你最喜欢的性别歧视者吧。

本文译自 nymag,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