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0.30 , 15:00

那个偷走NASA飞船的太空牛仔去世了

[-]
ISEE-3轨道规划。Image: NASA

Keith Cowing是NASA Watch编辑兼前NASA员工,去年夏天,他与NASA人物设计专家Robert Farquhar合作,在长期休眠的ISEE-3太空探测器飞经地球时取得其控制。他们的不可能任务俘获了大波太空爱好者的关注,包括我。Farquhar上周去世享年83岁,因此我请Cowing写一份讣告纪念他的朋友和同事。— Jason Koebler

想象一下,在牛顿或者开普勒当教授的日子里,教师后排的一名学生走上黑板画出这一系列奇形怪状的轨道。他们会毙掉他或者赶他出去,因为不是喝醉了就是在取笑教授。然而,这幅不可能的图形中的一切都符合牛顿和开普勒所奠定的基础。而且它实际上发生了,尽管是在几个世纪之后。

我想象中那个学生是Robert Farquhar。几天前Bob(Robert的昵称)在环绕太阳83轨道周后安息了。Bob喜欢捣鼓东西,尤其是航天器和它们的轨道。让我换个说法,Bob是一位黑客,因为他真的是全场最聪明的人,他的数字总是对的,而且他很坚持——有时候等上几个月、几年,甚至几十年,来让他预想中的事情发生。NASA内外每个人都知道Bob,几乎每个人都有他自己关于在走廊里被Bob拉到一边,推销他的某个古怪想法的故事——总是凑效的古怪想法,那是。我认识了Bob近20年,我遇见他时是NASA Watch的一名编辑,是我们对胡作非为的共同爱好把我们联系在一起的,我想。

[-]
Bob Farquhar. Image: NASA

Bob最著名的任务也许是ISEE-3(国际太阳地球探索者-3),于1978年8月发射研究我们现在所谓的“空间天气”,ISEE-3停留在围绕地球和太阳间L1点的“光环轨道”上,在它的最初任务完成后,Bob和David Dunham想出了一系列复杂的轨道和发动机点火,让ISEE-3离开地球附近,去与一颗彗星进行第一次相遇。Bob这样做时并没有完全得到所有的批准,但是一旦事情开始发生,NASA也随他去了。

飞船重新命名为国际彗星探索者(IEC),在1985年9月11日教科书式地飞越了贾可比尼-秦诺彗星的彗尾。ICE随后在1986年3月飞越哈雷彗星的彗尾。ICE不仅是遭遇彗星的第一艘飞船,它也是第一艘两次这样做的彗星。第二任务现在完成了,它做了一些最终机动,设定将在2014年飞越地球。

偶尔,NASA会收听这艘飞船,但此外所有人都忘了它——除了Bob。多年来,他想出来各种计划让飞船执行额外机动返回地球轨道,被航天飞机捕获并送进史密森尼博物馆。随着航天飞机退役,这个计划也跪了。

但是Bob从未放弃ISEE-3。当到了该NASA做些什么来援救该飞船的时间,它既没钱也没计划。在2014年初,我和Dennis Wingo组织了一个叫做ISEE-3重启项目的众筹活动,由Bob作为首席顾问。

[-]
早期,NASA的太阳风探测器(ISEE-3/ICE)正在哥达德太空飞行中心进行测试评估。照片摄于1976年。

他和他的与我们共事过的退休工程师同事们,陶醉于被称为“太空牛仔”和“太空海盗”

筹到了16万美元,旧文档(大部分是Bob写的)被收集,命令被创建,飞船在2014年5月被成功联系上。

计划是把它放回光环轨道,以恢复其原有任务。Bob已经想出了如何再把它送出去与另一颗彗星相遇。无视一切可能性和传统智慧,ISEE-3达成了若干次引擎点火,但那时变得很明显,推进系统不能胜任这一任务。飞船在2014年8月10日飞经月球——正如Bob在几十年前所计划的那样,几周后,与飞船失去联系。

[-]
这间改造的废弃麦当劳是ISEE-3重启总部。Image: Wikimedia Commons

Bob是一名黑客,他完全改变了ISEE-3原先应该的用途和如何做到的方式。而一代人以后,当新一茬太空海盗黑客出现,他又是第一个再次起来去黑它的人。他和他的与我们共事过的退休工程师同事们,陶醉于被称为“太空牛仔”和“太空海盗”。

了解Bob你就懂得,那个明确的“不”对他来说实际上就是绿灯

然而,ISEE-3并不是Bob唯一的出演。1997年,任务是与爱神星小行星相遇的飞船本应结束其使命,Bob想出了一个办法,让飞船在该小行星上着陆。只有一个小问题——它并未设计成在任何东西上着陆。Bob并未被吓住,他找到了一个办法。当他的上司发现此事,他们明确告诉他连提都不要提这个想法,更不用说□□,它是不会发生的。

了解Bob你就懂得,那个明确的“不”对他来说实际上就是绿灯。NASA担心它会坠毁,让所有的火箭科学家看起来都象霍华德一样愚蠢。Bob坚持住了,而这艘叫做NEAR的飞船降落在爱神星。当然它成功了,Bob总是有数字在握,以及一个使用它们的计划。

[-]
法夸尔与他的妻子,女儿,在ISEE-3前。

谷歌一下 Bob的名字,你会看到他活跃了几十年,直到最后。最近,Bob还在推动他利用地月空间的想法。

我还可以继续,他的冥王星创新任务的原创想法最后变成只是飞越冥王星的新地平线任务。Bob喜欢数字12,而且12出现在他的那么多项目中。他也是多愁善感的,并使得NEAR在2000年情人节那天抵达爱神星。他把他的任务视为工程壮举同样也视为艺术作品。

Bob留下了好几代同事,受到他们自己与Bob的相遇的启迪,继续去尝试疯狂的事情。他真正领会了那句很多人引用,但少有人实际饯行的老话:先斩后奏(事后请求原谅比事先要求许可更容易)。太空探索是一桩有风险的事业。Bob Farquhar直视风险获得胜利。我们都可以好好向他学习。

飞向群星吧,Bob。

[-]

本文译自 Motherboard,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4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