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0.26 , 23:00

性不再卖座,《花花公子》将如何转型?

芝加哥将《花花公子》当做其历史遗产的一部分。芝加哥市北部的历史博物馆中甚至还永久展示兔女郎服装。《花花公子》创始人、在芝加哥出生的Hugh Hefner的私人笔记本上,记满了各种女人的姓名、电话、代号和挑逗笔记。该笔记本也曾在2012年出现在“意外的芝加哥”展览上,它是人们最好奇的一件展品。

今年Hefner关闭了《花花公子》位于芝加哥的办公室,在这个城市待了几乎六十年之后,他决定将公司总部移到贝弗利山。他曾在《芝加哥论坛报》上写道,离开他钟爱的芝加哥市其实他自己也苦乐参半。Hefner写道:“芝加哥将花花公子杂志与真正的美国男性连接在了一起。”作为回报,《花花公子》给芝加哥市增加了优势。他说:花花公子能提醒美国人,美国的第一场性革命发生在南哈珀大道6052号的一张牌桌上,之后蔓延到道富银行(Hefner先生确立《花花公子》第一个任务的地方),之后在密歇根大道膨胀到了全球。

[-]

搬到加州也是为了巩固摇摇欲坠的《花花公子》帝国。2011年1月,84岁的Hefner先生重新将《花花公子》收归私有。当时,《花花公子》就在以年年上涨的速度流失金钱。在此前几年,总裁Scott Flanders从Hefner先生女儿的手上(当时她已经营《花花公子》20年)接过《花花公子》的权柄。

Flanders先生与投资公司Rizvi Traverse Management合作买回自己的公司之后,依旧是《花花公子》的总裁,并积极寻求新的商业模式。为了削减开支他裁掉了百分之七十五的员工并将该公司的一些业务外包了出去。他最大的问题是《花花公子》,身为商业帝国基石的它同时也是醉麻烦的部分。Flanders先生接受后该杂志每年损失1200万美元,直到如今它依旧在亏损,只不过亏损降至每年300万美元。除了它那引人注目的新闻之外,大部分读者购买《花花公子》的目的是上面的裸体女性,而现在互联网上充满了这些东西。其销量从1972年11月巅峰时期的720万份缩水至如今的80万份。

2014年8月,Flanders先生决定从砍掉《花花公子》网络杂志封面裸体女郎开始重新打造《花花公子》这一品牌。这使得人们在工作和公众场合都能安全地浏览该网站,帮助它进入推特和脸书等社交平台。其网络受众果然飙升,从每个月四百万用户增加至每个月1600万,人数飙升了四倍。其读者的平均年龄从47岁降至30岁左右。

本月Flanders先生做出了他最大胆的举动。2015年10月13日,《花花公子》宣布明年3月份的《花花公子》将不再刊登任何全裸照片,但它依旧会继续展示世界上最美女性□□迷人的照片。它还会继续挑选“当月玩伴”并雇佣“对性持证明态度的女性”当□□专栏作家。它也会继续刊登深度报道、采访和小说。

[-]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Americus Reed表示:“《花花公子》内容的质量过去往往被裸照遮住了光芒。”《花花公子》曾刊登过詹姆斯·鲍德温和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的小说,也出现过吉米.卡特、马尔科姆·X和马丁·路德·金的采访。1990年《花花公子》的封面上还曾出现过唐纳德·特朗普戴着黑领结的照片。当10月20日唐纳德·特朗普被问及他是否会接受《花花公子》的约稿请求时,特朗普先生回答说也许会,他表示:“《花花公子》不再是过去的花花公子了。如今这是你能做的最激烈的事情。”

特朗普先生并非唯一一个怀念过去《花花公子》的人。前当月玩伴和花花公子女郎 Candace Jordan表示《花花公子》以牺牲花花公子那标志性的、迷人的形象换来改造。其他人则警告说《花花公子》这样做将失去其品牌辨识度。不过中国非常流行将它的商标印在衣服、钱包、公文包和手拿包上,虽然在中国并没有一本《花花公子》出售。

本文译自 Economist,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