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0.23 , 14:00

住在谷歌的谷歌人:空间小又不能□□

[-]

住在旧金山湾区真的、真的很贵,作为谷歌园区所在地的湾区南部城市山寨城也不例外——那里的房价中位数超过130万美元

有着出名古怪和孤立的企业文化的跨国高科技企业集团谷歌在晚上有很多空着的停车位,它有很多会议室、午睡荚和其它有许多舒适家具的地方,还有员工免费食物,加上健身房和淋浴等。

综上所述,你就得到一个住在车里或者公司园区空余空间的现金拮据的谷歌员工们的光辉形象。

这些人很多都有一些财务负担,但谷歌的人一般都赚到足够住房的钱,看来选择住在园区里的谷歌员工——在轿车、房车、会议室或别的什么地方——真的只是一堆适度现金困难的工作狂,(大概)满足于几乎没有□□和睡在很小或很公开的空间。

[-]

今天在Business Insider上的一篇报道突出了一位23岁谷歌员工的Brandon的例子,他在过去几个月里住在一辆花1万美元买来的15万英里的2006年福特卡车里,Brandon是这一波绝大多数为雄性的谷歌员工节俭传统的最新例子,你可以在这个Quora帖子里看到一堆他们这样的故事

下面是从Quora里摘录的一些:

Brandon Oxendine,前设计师,从2013年6月28日到9月22日住在谷歌。

布兰登住在一个地下停车场里一辆沃尔沃旅行车上,车上有宜家双人床垫和涂黑车窗。后来他和一个朋友搬进了旧金山的教会区,那里他大概能见到阳光。

[-]

Ben Discoe,前UI程序员,从2011年10月到2012年11月住在谷歌。

Ben是我们所知最久的谷歌寄住者,被赡养费和支付夏威夷一处农场所夹击,他花$1800买了一辆1990年GMC Vandura厢式车,Discoe说这车被一个火人(对参加过火人节的人的尊称)改装过,他在这车里住了一年多,而且以防你以为谷歌安全团队在偷懒,Discoe说他们早就盯上他了:“一旦他们确认停着这辆神秘白色面包车里的家伙只是个古怪的谷歌员工而不是炸弹客,他们再也没有再来过。”

Matthew J. Weaver,前生态学家。从2005年7月到2006年8月住在谷歌。

Matthew说他作为一个挑战在US-101N匝道附近的一辆房车中住了54个星期,夜夜派对,总体上过得很好,这是在有智能手机之前(而且他那里没有无线上网),因此我们只能假定他在大量阅读并深思为什么他住公司办公楼边的房车里。

匿名,从2011年到2014年9月住在谷歌。

去年9月有人在Quora上发贴说他或她自从2011年以来一直住在谷歌,那可是三年。如果你知道这个人是谁,请给我发邮件。

另一个匿名的家伙,从2011年5月到2012年7月住在谷歌。

这个匿名者听起来有种令人不快的竞争倾向,他说住在车里是作弊(只能住在谷歌楼里!),而且他在谷歌住了大约14个月。

本文译自 Re/code,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