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0.22 , 21:00

全球化的终结会是怎样?

几十年来,全球化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它能以目前的形式延续多久?瑞士信贷研究所(CSRI)的一份新报告认为我们越来越相互联系的世界将来会有三个潜在的特征。

[-]

最引人注目的(不太可能的)结果:完全逆转当前的趋势,民族主义压倒全球化。这在以前曾发生过。在工业革命后不久,世界迎来了全球化浪潮,欧洲出口激增、6000万多名欧洲人移居北美,美国和欧洲开始实施限制性贸易、关税和民族主义。而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了这场44年的全球化时代。但这还会再发生吗?CSRI 制出了对全球化面对的最严重威胁的积分卡。经济增长放缓、中央政府债务水平上升、收入不平等和高水平的移民,是主要的压力。其他还包括贸易保护主义、军费开支增加和民主治理的偏离。

其中有些风险确实在上升。普遍的非关税贸易壁垒,如进口配额、补贴和制裁等,自2005年以来一直在增加,不断增长还有财富不平等和高额债务,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都是如此。民主在中东的大部分国家是不存在的,而所谓的民主管理,实则专制的政府,在一些非洲国家和俄罗斯正变得根深蒂固。

另一个选择:全球化继续扩张,正如自90年代以来,美国作为世界上唯一的金融和军事超级大国。瑞士信贷的研究显示,美国股市对国际市场的影响超过了外汇对道琼斯指数和标准普尔指数的影响,美元无疑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储备货币,拥有62%的美元储备。最后,美国的军费开支比其它九个军费消耗最强国家的总和还要多。在这个情景中,CSRI 说我们有望看到更多的国际贸易,更强大的跨国企业(主要是西方),民主和互联网经济的持续传播和更开放的移民政策。

最可能的结果:既不是全球化无节制的扩张或者是它的崩溃,而是世界越来越多极和更加区域化。区域贸易协定,如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将非常流行,而全球贸易谈判基本上停滞不前。中国在2014年建立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可以说是对世界银行霸权的直接挑战。事实上,中国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于2015年1月成功地完成了有史以来最大的首次公开发行,这明确表示西方企业不可能永远占主导地位。欧洲央行的干预试图稳定威胁全球金融市场的债务危机,也显示全球经济和金融力量的平衡变得更加分散。

最终,CSRI 预计世界三大中心强国在亚洲、欧洲和美国,会出现更多的像亚投行这样的地区性机构,移民限制则会导致地区迁移加剧。研究所也预见将会有更多的贸易壁垒,因此,越来越多的公司会更加关注国内市场而非全球市场。尽管世界各国并不是完全关闭自家大门,但他们会越来越喜欢只让近邻出入。

本文译自 the financialist,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