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0.21 , 20:00

愤怒的女性容易被忽视

时间回到2014年,最高法院法官Sonia Sotomayor反对法庭坚持禁止密歇根大学反歧视行动的决定。她的少数派意见迎来了严厉批评,批评者称她基于情绪而不是逻辑做出这项决定,认为她的观点“缺乏法律支持,在逻辑上站不住脚”。

[-]

《法律与人类行为》上的一篇研究将Sotomayor遭遇的这件事当做他们研究的一个佐证:当一名女性在集体审议中表现出愤怒的情绪时,这种行为最终会削弱她们的论点,人们被她们观点影响的可能性大大降低。另一方面,对男人来说情况恰恰相反。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Jessica Salerno和伊利诺大学芝加哥校区的Liana Peter-Hagene是该研究的作者,她们写道:“这些不同的结果可能会导致女性在社会重要决定上的潜在影响力小于男性,比如陪审团判决。”

在该研究中,Salerno 和 Peter-Hagene征集到了200名学生,并让他们知道了一场真正判决中的底层细节:2000年R. v. Valevski在起诉中称一名男子割破了他妻子的喉咙并杀死了她。而辩护律师则称受害者有抑郁症,属于自杀身亡。除了证人证词的书面描述、开场白和结束语之外,研究人员们还给参与者们看了两张真正犯罪现场的照片。研究人员们故意呈现含糊的材料,这样每个结论都能有同等有效的论证。

看过证据之后,学生们被要求坐在电脑前,并被告知他们能在聊天室中与其它学生交流。但事实上,聊天室是预先编程好的东西。在模拟研究之前,学生们指出他们的结论以及他们对他们自己这一结论的相信程度。在聊天室与人聊过之后,他们被要求再次指出自己的结论相信程度。

[-]

陷阱在聊天室中:每个聊天室中都有一位持相反态度的人,这是预先编程为持相反态度的参与者说话的人。对于研究的某些参与者来说,反对者有男性名字(JasonS),而其它人看到的是女性名字(AliciaS);另外,研究有些参与者会看到反对者表现出愤怒的情绪,而其它人则看到反对者没有表现任何情绪。在愤怒的情景中,反对者的论点常常伴随着这样的语句“老实说,这令我很生气”或者“好吧,这真是令人沮丧”。

当JasonS愤怒地为他的异议争论时,参与者们会对他们的最初决定失去信心;可当AliciaS做出同样愤怒的评论时,参与者们反而会对他们自己相反的观点增加信心。在男性和女性参与者身上,这些结果都一样。

正如太平洋标准杂志的Tom Jacobs指出的那样,这些发现响应了一项2008年发表的研究,在该研究中研究人员们发现男性在表达愤怒时会获得支持而女性在做同样的事情时会失去尊重。不过这项在大学生身上做的研究并不能应用到现实世界的场景中,当然大部分社会心理学研究都不能做到这一点。这些研究为女□□觉到的一些事情提供了经验证据,纵然他们无法确切地证实它。Salerno 和 Peter-Hagene写道:“我们的研究为女性频繁的宣言提供了科学证据。”即便这种宣言时常被误解为多疑。

本文译自 NYMAG,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4
赞一个 (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