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0.18 , 14:05

众筹激光剃刀引出的问题:科技所能做的和不能做的

[-]

自从六十年代首次应用以来,激光技术已经有了巨大的扩展,进入了从基础科学、医疗、安全到娱乐的范围非常广泛的应用。自从1960年西奥多·梅曼在休斯研究实验室的第一个能工作的激光器,仅在美国就已经提交了超过55,000项激光技术专利。

对一些新想法或发明的未来潜力做出任何明确的表态总是很危险的,因为我们无法预测未来:IBM的托马斯·华生在1943年声名狼藉地说道:“我认为电脑的世界市场可能有五台。”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被过度乐观冲昏头脑,或被坏的想法动摇。

例如Skarp,貌似是一个激光剃须刀,它的Kickstarter众筹迅速筹到了令人大吃一斤的四百万美元,然后被Kickstarter团队封杀了。官方的原因是没有任何可工作原型的证据,该项目没有任何东西来支持其主张。

激光剃须刀有可能吗?我们需要退后一步,了解激光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至少在现在而言。

根据在任何形式的物质上的不同效果对激光进行分类是有用的,更不用说是在活体组织上,比如男人有胡须的脸。有些激光能量如此之低,以致它们不能改变与之相互作用的物质,它们用于检测、探测或娱乐——例如条形码扫描器、CD/DVD播放器里的激光头、激光指电器和花式迪斯科灯光。

在中间水平上,我们有只起表面效果的激光,能够在照射对象仅仅几纳米深度上引发效果,例如,激光打印机中使用的激光,以及在一定程度上,用于美容用途的一些激光,如纹身去除、激光脱毛,或激光眼部手术等更实质性的手术。

即使我们觉得这类激光器可能是安全的,但如果处理不当它们仍然是危险的——例如直视光束。不用说,我们的视网膜对光特别敏感,而这一类激光能够灼烧我们的部分视网膜,在视野中产生永久性盲点,甚至失明。

最后,我们有如此强大的激光器,以致它们可以显着改变瞄准的整个对象。例如,用于重工业的大型激光切割工具中的危险的激光,或是用于基础科学研究或触发受控核聚变的超强大激光。

所以并不令人惊讶的是,任何带激光的东西,尤其是对待人体直接照射效果时,都必须经过彻底测试,才能对工作原型提出专利申请和授权,更别说公开销售。对人体皮肤或眼睛的短期和长期影响可能是有害的,而且不幸的是,在大多数情况下都不可逆。

Skarp激光剃须刀的宣传视频显示一个电池供电的小激光器安装在一个标准的剃刀手柄里,带有一条细红线指示看似的激光照射源。与激光脱毛技术的类似是相当显著的,因为他们实际上是在提出一个紧凑化的系统。即使在原则上这么小的一个设备可以达到正确的激光功率,技术细节和临床试验的惊人缺乏,使我们很难对它的真实可行性给出一个意见。而Skarp的发明者们如此大胆的断言更可能引来疑问而不是投资——在有确凿的证据支持之前做出大胆声称总是一个危险的游戏。

随着激光技术现在正在经历的所有这些发展,有过去不可想象的新用途的潜力。例如,科学家们现在能够使用超高强度激光来实时跟踪化学反应,并再现类似于宇宙早期阶段的条件。然而,所有这些成果都是多年精心细致的测试和校准的结果。这是任何重大技术进步之前的必要步骤——如果该技术要应用于人身就特别是如此。

激光技术肯定会继续对我们的生活产生影响,但正如Skarp案例所示范的,我们不应该被热情冲昏头脑。

本文译自 The Conversation,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