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0.17 , 14:00

解答费米悖论:开普勒太空望远镜或已发现戴森球

[-]

在过去的四年中,NASA的开普勒太空望远镜任务测量了天鹅座和天琴座方向100平方度范围里那片天空的物体亮度。该项目的目标主要是发现环绕其他恒星运行的类地行星。开普勒针对超过15万颗恒星,主要以30分钟的节奏进行观察,每年能导致超过25亿个数据点(在任务v寿命中会有超过100亿个数据点)。

KIC8462852是开普勒视野中一个独特的来源。他们对该恒星及其环境进行了大量观测,而分析显示该物体同时既非同寻常(例如开普勒光度曲线中的“下落”事件)又很平常(地面数据显示其并未偏离正常F型恒星)。他们提出了一套广泛的场景来解释所发生的骤降,其中大部分都不能成功地完全解释所观察到的。然而,在考虑过的变量中,他们发现系外彗星解体能提供最令人信服的解释。

[-]

光线模式表明那里有很多物体保持紧密队形绕该恒星运行。如果这颗恒星很年轻的话,那这是预期中的。当45亿年前我们的太阳系初始形成时,混沌的尘埃碎屑圆盘在重力将其组织成行星和冰、岩质环以前围绕着太阳运行。但这颗不寻常的恒星并不年轻,如果它是年轻恒星的话,就会被发出额外红外光线的灰尘所包围,但在这颗恒星周围并没有额外的红外线。

它看山去是成熟恒星。

如果另一颗恒星曾路过这个异常的恒星系统,它可能会把大量彗星拉进内部,大量的彗星可能会造成这弱光模式,这必须在几千年前之内发生。在恒星的几十亿年寿命中,这是几百万分之一的机率。

[-]

一个有趣的可能性是,我们看到的是外星人建造的轨道太阳能阵列的戴森群集。

一个“戴森群集”由大量呈密集队形环绕恒星的独立结构组成(通常是太阳能发电卫星和空间栖息地)。这种建造方法有其优点:组件可以有适当的尺寸,而且可以增量建造。各种形式的无线能量传输可以用来在组件和行星之间传送能量。这是采集一颗恒星大部分功率的技术上最可行的方法。

[-]

三名天文学家想要把一台射电天线碟指向该星,以寻找与技术文明相关的波长。第一次观测最早可以在一月准备就绪,而后续观测可能会更快到来。

本文译自 NextBigFuture,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2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