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0.15 , 11:00

生态旅游反而会害了野生动物

[-]
游客在巴西库亚巴河支流与鱼类互动

生态旅游是这样一种形式:环保者们造访自然环境,行程中惦记着资助保育努力或是促进当地经济,近年来这已变得越来越流行。在许多情况下,它涉及到对野生动物近距离观察或交互,例如游客与海洋动物共游。

现在生命科学家们分析了100多项生态旅游对野生动物影响的研究,并得出结论认为,这样的旅行对动物们可能是有害的,它们的行为可能被改变并使之陷入风险。

这一研究发表于十月九日的《生态学与进化的趋势》期刊上。

全球各保护区每年接待超过80亿人次访客。“这么大量基于自然的生态旅游在人类引发的环境迅速变化驱动因素的长长名单上又加上一笔,”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生态学和进化生物学□□及研究资深作者Daniel Blumstein说。

[-]

人类的存在改变了动物的行为,而这些变化可能使他们更脆弱,例如更容易被偷猎者,或者是以其它不太明显的方式,也是大学环境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教授的Blumstein说。

当动物们以看似良性的方式与人类互动时,它们会放松警惕,Blumstein说。当动物们学会在人类面前放松,它们可能在其它情况下也变得更大胆;如果这转移到它们与掠食者的互动,它们就更容易受伤或死亡。

人类的存在也会阻止天敌,创造出小动物的避风港,使得它们更大胆。例如,当附近有人类时,长尾黑颚猴更少遭遇掠夺性的豹。在大提顿国家公园,游客更多区域的麋鹿和叉角羚警惕性更低,花更多时间在吃上,Blumstein和他的同事们报告道。

[-]

随着时间推移,与人类互动会对各种物种的特性产生显著变化。“如果个体选择性地习惯于人类——特别是游客,并且如果旅游实践加强了这种习惯,我们可能就在选择或创造具有意想不到的后果的性状或症候群,例如被捕食风险增加,”研究者们写道,“即使是微小的人类引起的扰动也可能会影响一个物种的行为或种群生物学,并影响该物种在其群落中的功能。

研究者们认为,生态旅游具有与动物驯化和城市化类似的影响。在三者中,人和动物之间的经常性互动可能导致习惯性——驯化的一种。有研究表明驯化的银狐变得更加温顺、更少恐惧,Blumstein说,这种过程来源于进化变化,也来自于与人类的定期性互动。家养鱼类对模拟捕食性攻击的反应较小,而生活在城市化地区的黑松鼠和鸟类逃避危险都比较慢。

[-]

Blumstein希望新的分析将鼓励人类与野生动物间相互作用的更多研究。他说有必要发展对于各种物种在不同情况下对于与人类互动如何反应的更全面了解,以及在什么条件下与人类接触可能会将它们置于风险中。

本文译自 Phys,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6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