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0.14 , 12:11

近代最骇人听闻的5大邪教

[-]

历史上有不少出名的邪教,只需要说出一个名字大家就知道是谁:查理·曼森沃伦·杰夫斯(摩门教末世圣徒教会掌门人),琼斯镇惨案(人民圣殿教)。还有一些邪教,或许没有那么高的知名度,但恐怖程度并不亚于它们。下面就是5个在历史上也曾经占据过新闻头条,在今天却鲜为人知的邪教组织。

1,马塔莫罗斯活人祭祀教(Matamoros human sacrifice cult)

1989年3月,来自得克萨斯大学的学生 Mark Kilroy 在春假期间失踪。失踪前他在德州与墨西哥交界的南帕诸岛度假,一个晚上他越过边境想去看看墨西哥的夜生活,就在这个夜晚他人间蒸发了。

四周之后,媒体报出了 Kilroy 悲惨的经历。根据 People 当时的报道,首先被找到的是 Kilroy 的大脑

它出现在一口大锅里,(脑子)和血液,一片龟壳,一块马蹄铁,一节脊柱以及其它一些人类骨骼碎片放在明火上熬煮。

Kilroy 仪式化的死亡和肢解是一种宗教仪式,这是一种极其古怪和疯狂的超自然宗教,由一名美国籍□□走私者所领导。调查人员被带到一个应该放有 Kilroy 尸体(或部分尸体)的墓地,但挖掘过程中调查人员发现了 Kilroy 并非唯一被肢解的受害者。

挖掘第一天就有十多具尸体出土,它们之前全部被埋在 Rancho Santa Elena...这些受害者死前均被砍伤,殴打,枪击,吊死或活活煮死,他们的惨死之间唯一的共性就是死后被邪教人员仪式化地进行了切割。

走私者固执地相信通过活人祭祀可以保护他们不被警察逮捕,甚至变得刀枪不入。当然,这种信仰是荒谬的。一名信徒在试图越过路障时被警察逮捕,随后被发现身上携带有□□。为了将犯人一网打尽同时为 Kilroy 的案子手机收集更多线索,警方闯入了被逮捕者家里的农场,也就是上面提到的,臭名昭著的 Rancho Santa Elena。

警方在犯人家中搜查出更多□□,还发现了被严重分尸的,不幸的春假少年的尸体。根据警方称,在农场被发现的十多具尸体实际上只是受害者的一部分。邪教的头子,也是说服大家与他共同完成罪行的人是“El Padrino”,也就是后来被人们所知的“马塔莫罗斯教父”。他的真实身份是26岁的毒贩 Adolfo de Jesus Constanzo。在24岁的“女巫” Sara Aldrete 的帮助下,Constanzo 将邪教发展壮大,后世甚至被人类学家称为是“死亡的魔笛手”。之后 Constanzo 的信仰越来越黑暗,他认为自己拥有了某种超能力。

Constanzo 暂时逃过了警方的追捕,到1989年时,他命令下属开枪把他和他的伙伴 Martin Quintana Rodriguez 杀死,因为他不愿意最终落日警方的手中。随后他的信徒们被逮捕并以包括谋杀在内的多种罪名起诉。Kilroy 被谋杀和肢解的农场小屋在经过“作法净化”之后被执法部门烧掉。

[-]

2,太阳圣殿教(Order of the Solar Temple)

太阳圣殿教与1984年由 Joseph Di Mambro 和 Luc Jouret 成立,信徒来自全球包含瑞士,法国和加拿大在内的多个国家。该邪教从玫瑰十字会圣殿骑士团中汲取灵感,而其信仰在一段时间之后从最初的新世纪唯心论慢慢转变到了后期的末日恐慌。

创始人 Jouret 是一名医生,也是太阳圣殿教的门面,他依靠个人魅力吸引了很多新的教徒加入,同时负责为教徒讲课——逐渐逼近的生态末日。Di Mambro 负责组织的财政。由于太阳圣殿教的信徒多是中产或富裕阶级的人群,组织的会费也不少。据记录,当时信徒人数达到了400多名

太阳圣殿教的活动中心在总部瑞士和加拿大之间游离,在上世纪90年代在财政上开始走下坡路。不仅如此,越来越多高调的信徒叛变事件频频发生,组织还面临着非法滥用枪支和□□不检的指控。1994年时,组织提出要让成员提升到“下一个精神层面”,称只有这样才能在末世中存活下来,并在天狼星的一颗行星上重生,而提升的方法就是用火烧。

1994年末,组织杀掉了一名唱反调的信徒,Tony Dutoit,同被杀害的还有 Dutoit 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几天后,在10月4日和5日,瑞士的两栋属于太阳圣殿教的建筑燃了起来:

第二天早晨调查人员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48名死者。其中一些实施了自杀,而另外一些显然是死于他杀。这其中有的人被注射了镇静剂,有的头上被套了塑料袋还有的被枪杀了。Di Mambro 和他的妻子孩子以及 Jouret 也在这些死者中。

但悲剧并未止于此;1995年12月,瑞士境内阿尔卑斯山下的一座农舍下被发现埋有16具尸体,其中大部分人都死于大火之前。1997年,5名成员的尸体在魁北克一座房屋内被发现,发现时尸体已经腐烂。加上 Dutoit 和他的家人以及大火之后发生的几起自杀事件,太阳圣殿教总共造成了74人死亡。

[-]

3,天堂之门(Heaven’s Gate)

同样在1997年,著名的海尔-波普彗星用它明亮的慧尾慧尘点亮了夜空。它的出现不仅震惊了全球的天文爱好者,还带来了一场餐具惨剧——有着宇宙信仰的一次大规模自杀事件的发生。名叫“天堂之门”的邪教组织发源于美国加州的富裕小镇 Rancho Santa Fe。

自杀事件造成了39人死亡,其中包括组织首领和先知 Marshall Applewhite;组织依靠成功的计算机生意获得资金来源。成员们相信海尔-波普彗星会带来一艘 UFO 将他们在地球毁灭之前拯救出去。该组织的成员都是各专业领域的人才,层次比较高。组织的宗教教义中包含有天文知识,互联网技术和幻想小说情节。不管你信不信,他们当年为了宣传教义而建起的粗糙网站,现在还在!(猛击我传送)

[-]

要离开地球去 UFO 上重生,成员们很早就做好了觉悟以及周详的计划。成员纷纷辞掉了自己的工作,在 Rancho Santa Fe 租下了一栋豪华别墅作为天堂之门最后的大本营。在完成了最后的晚餐之后,成员统一穿着黑色无袖运动衫和裤子,脚穿耐克球鞋,面部覆盖有三角形裹尸布,实施了集体自杀。

根据媒体 Salon 的报道,

成员分三个阶段服下了混有巴比妥类药物和酒的混合物,当它们的呼吸变慢,身体机能开始停止时,慢慢在套在头上的塑料袋里窒息死亡。死者全都严格遵守天堂之门多年来的哲学与教义,并且每一批成员自杀前都会整理干净上一批人的尸体,取下他们头上的塑料袋。

[-]

4,奥姆真理教(Aum Shinrikyo)

臭名昭著的日本邪教组织奥姆真理教,在1995年,奥姆真理教决定在首都引发大事件,于是在3月20日实行了地铁沙林毒气事件。12人在事件中身亡,上千人受伤,但事件在日本引发了极大的恐慌,民众安全感缺失。奥姆真理教的信徒以及教主麻原彰晃所宣传的教义都在亚洲地区与当时的太阳圣殿教和天堂之门等宣扬末日的邪教所呼应:

麻原彰晃在传教中称世界末日即将到来,只有他们的信徒能够得救。麻原彰晃预言说世界末日会在1996年货1999年-2003年间发生。奥姆真理教通过经营电子设备贸易和餐馆积累了大量资金...他招募了年轻聪明的大学生和通常来自精英家庭的大学毕业生为教徒,这些人都想为自己的存在寻找到更多的意义。

[-]
自称“世纪末的救世主”的麻原彰晃

在长达八年的缠讼之后,麻原彰晃被东京地方法院一审判处死刑,执行绞刑,但直到今天死刑仍未执行。庭审期间麻原彰晃拒绝认真回答任何相关问题。在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发生时,奥姆真理教在日本本土和俄罗斯已经有了超过一万名信徒。

二十年前的多起恐怖袭击事件让日本举国人心惶惶,但不可思议的是到了今天奥姆真理教仍然以不同的形式,不同的名字存在着。今年早些时候,《赫芬顿邮报》报道称:

即使在发生袭击事件后,奥姆真理教也从未被日本官方认定为邪教并且取缔。虽然在俄罗斯奥姆真理教已经被认定为非法组织,在多个国家也被认定为恐怖组织,但日本政府仍然决定仅仅对其加强监视...恐怖袭击发生后,奥姆真理教在宗教界失去了其地位,也因为受害者的赔偿问题导致破产。之后组织走向分裂,奥姆真理教破产管理人将教名改为“阿雷夫”(Aleph),之后部分被称为上佑派的成员拜托了阿雷夫,成立新教会“光之轮”,据估计现在有1,500名信徒。光之轮极力摆脱自己与奥姆真理教的联系,拒绝为其发起的恐怖袭击负责,但民众对他们的宗教活动一直存怀疑态度。

[-]

5,俄罗斯“世界末日”邪教(Russian Doomsday Cult)

俄罗斯世界末日邪教成员被哄骗出山洞”可能是最逗的邪教新闻了。在2007年11月的一天,该新闻登上了《今日美国》的头条。报道称当地官员费劲巴拉地把一群躲在伏尔加河旁某个冰天雪地的地方的一群邪教信徒给劝出了地下洞穴,这群人为了躲避世界末日而躲了进去,他们相信世界末日将在2008春天发生。那么他们到底要怎么做世界末日的准备工作呢:“如果实在躲不过就把自己炸死得了”

有趣的是,该教的信徒大多为妇孺,下至18个月大的幼儿,但自己给自己挖洞的并不包括教主本人:

自称先知的 Pyotr Kuznetsov 成立了他的“真正的俄罗斯东正教”(True Russian Orthodox Church)组织,在这之前他是东正教信徒。他在信徒躲进山洞之前为他们做过祈祷,但并没有参与其中。

在被起诉“建立暴力宗教组织”后的一天,Kuznetsov 开始接受精神鉴定。在他的信仰体系中,他认为自己的信徒在死后的来生将会有资格决定谁上天堂谁下地狱...信徒们被禁止观看电视,收听广播或使用钱财。

据称该组织所修建的洞穴深达50米,而他们已经在里面躲了5个月之久。由于春天到来,冰雪消融,洞穴内部不断有着塌陷发生,2008年3月 BBC 报道称俄罗斯当局正在与洞穴里的邪教成员谈话,试图将其劝离

最终,虽然大规模的末日没有发生,但惨剧还是在山洞里发生了。澳大利亚一家媒体刊登出新闻尸体恶臭将俄罗斯邪教成员熏出洞穴。在洞穴内部的狭小空间里,有两名成员死去,最后的9名信徒决定走出山洞面对法律制裁,因为他们实在受不了洞里的臭味了。

至于 Kuznetzov 的结局并不是很清楚。在第一批成员走出洞穴之后 Kuznetzov 曾试图自杀,之后以多项罪名被起诉,而媒体则暗示在今天 Kuznetzov 已经被关进了精神病院

#竟然没有山达基和...

#标题改了,确实不妥,并不逗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2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