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0.12 , 17:00

在中性家庭长大的人:我的童年无男女之分

今年8月,Target(塔吉特百货公司,是美国仅次于沃尔玛的第二大零售百货集团)宣布将不再按性别对孩子进行分类。“芭比娃娃仍然会和芭比娃娃在一起,玩乐高积木的有乐高的陪伴,“Target发言人 Molly Snyder告诉记者。“我们只是不想有迹象表明,说男孩的床上用品是必要的。”

当然,有些顾客反对如此做法,称此举很“激进”,只是政治上正确的。对他们来说,Target是在伤害儿童,强迫他们到性别中立。然而在中性家庭中长大的成年人并都不认为自己被贬低了。相反,这些成年人表示,这让他们对性别更具批判性思考,有时也让他们获得了很大程度上的自由。

[-]

“我很感谢我‘既男又女’的童年,”31岁的纽约人 Rosa Jurjevics 称她的父母都是在极其严格的性别划分家庭中张大的,所以当他们在30多岁时有了自己唯一的孩子后,决定做些不同的事情。Jurjevics 很喜欢玩具娃娃,部分原因就是它们没有明确的性别划分。

当她9岁时,她剪掉了自己的长发,对她的父母说自己想改名叫Felix,做一名男孩。在接下来的三年,她确实这么做了。她的父母“总是在我的身后支持我”,后来她将这段经历写进文章,发表在了《 Dame magazine》。“我很感激我的童年和随之而来的复杂性。在我只有9岁多时坚持自我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快30岁时,Jurjevics 开始认识到自己是流性人——她的性别认同并不固定,总是在改变。”当她和家人促膝而谈时,换个别的名字可能更合适,Rosa 这个名字太女性化了。但她最终决定沿用她的名字,并使用女性代词来避免有时在日常会话中关于性别首选的尴尬讨论。她坚持认为自己不分性别的童年为她提供了前行的工具,支持她成长为今天的自己。

"我认为比起之前,有很多有趣的事情与性别相关,有些很棒,有些则难以忍受,"她说。“但是一大堆标识或描述并不能说明我是谁。”

[-]

当Jurjevics 听说了Target的新闻,她说这让她想起了自己的童年。“我想孩子们就应该做孩子的事,当他们应该有自由的选择,去他们的朋友和兄弟姐妹一起玩。这是一种进步。”

让孩子们有选择:印第安纳州立大学普渡大学心理学教授 Elaine Blakemore进行了两项关于人们对玩具性别分类角色的研究。结果发现,最受喜爱的玩具是乐器、蜡笔和彩色书籍等,通常是中性的。她说,“这是一个价值观的问题。”

虽然几乎没有科学证据显示不分性别的玩具更适合儿童,Blakemore说中性是给孩子们的最好选择。“从价值观的角度来看,给孩子各种各样的选择才是合理的,”她说。“大多数人认为传统的性别角色会对成年生活进行限制,这是一个价值观的争论——这并不科学。”

大多数成年人都很明确,至少他们的部分童年是没有什么性别规范的。26岁的Milcah Halili Orbacedo,在旧金山海湾地区的一个菲律宾移民家庭中长大。他说他的经历其实是非常性别化的,甚至有些超出想象。“我们家是真正意义上的母权制,我的奶奶和妈妈都是养家糊口的人,而爷爷和爸爸则是做家务的。”

[-]

Orbacedo家说的是本土语言,塔加拉族语,也帮他摆脱传统的性别规范。“在塔加拉族,唯一的代词是‘siya’(既可以表示他,也能表示她),所以我随我的奶奶生活,去上女厕所。”

小时候的Orbacedo从一出手就被当作女孩子养,他也说“并不喜欢拘于框架。”

许多成年人,特别是在传统美国性别规范以外的,生活在公然挑战惯例的家庭中的人的成长,对于他们想解自己想成为谁是重要的一步。如果成人的生活有时被描述为一种有价值观冲突的战争,那他们的童年会向他们提供必要的爱。

Orbacedo说:“我处在希望性别是我生活中一部分的点上,而不会每时每刻都去想这件事。”

本文译自 Mic,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