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0.11 , 14:00

安慰剂效应只对美国人越来越管用

[-]

这绝对是现代药学的一大谜团: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的科学家称,美国人——且仅仅是美国人——正变得越来越容易在服用假镇痛片之后汇报自己感觉到了非常真实的生理效果。根据他们本周发表在《疼痛》期刊上的研究结果,自上个世纪90年代起,安慰剂效应变得越来越强效,但这仅仅出现在美国境内进行的药物试验中,欧洲和亚洲则无此现象。

麦吉尔大学的研究人员分析了从1990年到2013年之间进行的84项止痛片临床药物试验。在这23年的阶段中,他们关注的是那些患者自我汇报服用真实药物或安慰剂之后的疼痛等级的试验,结果发现了一些惊人的数据。根据病人的反馈,在1996年,真实药物的止痛效果平均比安慰剂药片高出27%;然而在2013年,这一差距缩至9%。

但这只存在于美国境内进行的试验,在欧洲和亚洲并未发现相似的安慰剂效应的提升现象。作者Jo Marchant指出:“在美国,安慰剂和许多新型药物几乎一样有效。”这对于一些制药公司而言,无疑有着令人失望的现实意义。在过去十年来,超过90%的止痛片都没能在药物试验的最终阶段里显示出明显优于安慰剂的效果。

研究人员认为存在两种可能的解释。首先,美国是世界上仅有的两个允许制药公司对顾客打广告的国家之一(另一个是新西兰),因此人们很有可能因为听了太多高承诺的广告词而提升对新型药物的潜在效果的预期——即便那只是穿着实验室白大褂的人递来的旧药物。

研究人员认为,更重要的答案可能隐藏在这样的一个事实中:在过去二十年来,美国的临床试验的时间变得越来越长、参与人数变得越来越多。在1990年,普通的试验为期4周;但在2013年,这一时长增至12周。同样的,在1990年,普通的试验包含50名或更少的参与者;但在2013年,这一数字增至平均700人。

在这一过程中,他们会添入更多非药物层面的因素,例如雇佣护士对试验的参与者进行咨询等。所有这些因素都可能给病人带来一种十分正式的感觉,这或许也能够提升安慰剂的效果。

而另一个解释则很简单,即近期的研究比90年代的研究更好、控制得更加严格。因此,其实止痛片的效果原本就比我们所认为的要小,只不过这个事实在近期才浮现出来。

无论是何种情况,很明显的,人类预期是一种强有力的东西,足以匹敌真实药物的威力。

#也有可能是美国人越来越好骗了。

本文译自 scienceofus,由译者 蛋花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