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0.09 , 11:00

开车会让人孤独、生病还变蠢

[-]

相比公共交通设施,自驾车当然有着某种弥补性的优势,包括更大的自主权和控制权。但是驾车的方便性也有不利之处,你所走的路程几乎不会超过从厨房到车库、从停车场到办公室的距离。

行走对健康的积极影响不言而喻。一个多世纪以前英国历史学家George Macauley Trevelyan 在名为《行走》(Walking)的一本书里提到:“我有两个医生:我的左腿和右腿。当我的身体和思想失常时……我知道我应该叫我的两名医生来让我好起来。”他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每天走30分钟,例如每天通勤走上一英里,可以将心脏病风险降低40%,糖尿病风险降低60%,中风风险降低约30%。骨关节炎?每天走30分钟就能降低18%。从90年代起,日本大阪公司开始调查员工以观察延长他们步行上班距离的影响,及血压升高的风险。每增加10分钟的路程,就能缓解工作带来的高血压风险,约12%。

杜克大学一项研究对比了每周三次的半小时放松行走和服用抗抑郁药Zoloft的效果。行走的作用更好。这并不是单一的一项研究。英格兰一组健康经济学家18年来研究了18000名曾调查过自己心理健康的通勤者身上的数据:他们是感觉更有价值呢还是毫无价值、睡眠质量的好坏,及处理生活问题如何。他们花在走路上(或公共交通设施上)的时间越多,他们的得分也越高。

但对我来说,比起坐在车里踩油门,用两条腿走路的最大好处是让我变得更聪明。至少不会更蠢,原因在于你我大脑中的海马体,这两货位于颞叶的中间正下方。海马体是记忆储存和创造的关键,也是患上阿兹海默症后首当其冲的部位,因为缺氧还会导致失忆症。即使我们尽量避免遗忘或痴呆,但记忆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衰退,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海马体随着年龄的增长自然收缩。

当然也不是绝对的,尽管很多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似乎也认为,大脑细胞一旦失去就一去不复返了,但这不是真的。只要你继续生产一种叫脑源性神经营养因子的蛋白质,或者叫BDNF,你的大脑就会建立新的神经元,加强现有的能力。那么如何提高BDNF?当然是锻炼了。

走路或者骑车去上班让我更加健康,也更加快乐(少抑郁),还更加聪明(不健忘),即使我可能是纽约唯一一个这么做的人。甚至有研究人员认为了,走路是人类进化的关键,智力本身只是行走的副产品。还有另一个好处,这不仅影响个体通勤,对整个交通政策也有影响,从十字路口的设计到设定的速度限制等。开车对心理健康也很不利。

这是因为我们所看到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如何看待的。开车要求我们利用隧道视觉。2010城市运输官员协会产生的模拟表明,开车时司机的“视觉锥”自动排除外围信息,汽车行驶越快,视觉锥就越缩小:车速在每小时30英里时,司机接收到的信息比每小时15英里车速行驶时接收到的要少25%。过滤掉视觉周围信息以进行瞬间判断,司机必须在高速前进中更加警惕路上的行人是否危险,那些快速的判断往往是负面的。

好消息是,虽然开车让我们更加疑心重,但走路让我们更有希望。我知道这对一个住在纽约的人老说有些像无稽之谈,但这是真的。我们的心理健康是一个函数,取决于我们每天和他人的积极联系,不只是朋友和家人,还有陌生人和邻居。这些积极的联系不是你待在车里能够得到的。

生活在车少的地方,社会凝聚力和信任会得到改善。虽然自从有了福特T型车,汽车带来的物理环境的社会成本一直争论不休。上世纪60年代末,加州大学城市设计教授Donald Appleyard在旧金山进行了仍是最好的(现在仍然被引用最多)的研究,严格的调查了三个住宅街道区。表面上看,街道是几近相同:同样的地形、相似的人口统计数据,当然还有同样的气候。它们只在一个地方有很大的不同:工作日路上汽车的数量。一天中,一条街道的车辆平均不到二千;另一个的数目则是八千。在阿普尔亚德的“堵街”,一天的车流达一万六千辆。每条街道的居民被要求完成有关各自的朋友和熟人网络的详细问卷。

结果并不令人意外,但差异程度仍令人吃惊:车流量最少的住宅区居民平均有三个密友住在一个区;最拥堵的街区,不到一个。生活在车少的居民,生活中的熟人是车多的街区的两倍。要求画出街区细节时,也更加准确详细。

Appleyard在项目中后续采访了当地的居民,他们解释了原因:在车多的街道,“家”意味着他们房子或者公寓门后的世界。在车少的街区,这一概念有些不同——生活在那里的人们会将整个街区都视为“家”。

本文译自 QZ,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2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