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10.07 , 13:08

发现新物种,晒一张自拍就够了吗?

[-]

1906年扫荡旧金山的大地震和随后的大火导致3,000多人死亡,另外225,000人无家可归,摧毁了大约28,000座建筑物,留下约4亿美元损失。

在浩劫之中就有加利福尼亚科学院所在建筑——和科学院收藏的动物正模标本,这是用来定义一个新发现物种的单一标本。

“在地震后他们做的事情是给他们的正模标本建了一个保险库,”夏威夷主教博物馆的昆虫学家Neal Evenhuis说,“如果有地震,就会通过电梯送到一间防震密室里,这样这些东西就不会再出事。”

Evenhuis的故事的重点是:正模标本是值得保护的。“拥有这些样本对于了解我们在地球上拥有什么是相当重要的。因此你不想让它们出什么事,特别是很多东西在我们的时代里灭绝,你有的是曾经有过什么的历史。”

但他也有另一个要点:记录甚至在标本不存在时也可以存在。昨天在《ZooKeys》期刊上发表的一篇论文中,Evenhuis和贵湖大学生物教授Steve Marshall仅靠照片鉴定了一个苍蝇新物种,这是没有任何物理证据支持命名的第一种昆虫。

[-]
新发现的物种Marleyimyia xylocopae

去年,Evenhuis在为一本非洲苍蝇参考书撰写关于蜜虻的一章,他向多产的摄影师Marshall要求他能用于文字的配图。其中有一张特别醒目,它有独特的黑黄色图案和奇特形状的身体。他说:“自从七十年代以来我一直在研究蜜虻,从来没见过像这样的东西,我想亲眼看到这货,它显然是新的,我甚至无法弄清它属于什么属。”

但Marshall并没有捕获该昆虫,所以Evenhuis也只能放下——直到写到他那章后面,他意识到是这个属: Marleyimyia Hesse,一种在非洲南部发现的极其罕见的苍蝇类型。直到那时,世界上只有两个不同物种的三个已知标本,而照片中的苍蝇不属于任何一个物种。

“如果我们只剩下几张照片,这将是一个悲剧。”

但有了属,Evenhuis已经足以满足管辖着动物分类学的组织国际动物命名法委员会所规定的物种命名惯例。“所以我建议Steve,为什么我们不就此描述了这货,并且用这张照片作为正模标本的代表?“

这一决定是有争议的。去年五月,一群昆虫学家写信给《科学》,认为“在能够保存样本时,描述一个新物种却不交存一个正模标本近乎于分类学舞弊。”把一张实际上是一个已定义物种的奇怪颜色、奇怪形状的个例的图片误认为一个新物种的风险总是存在的,而尸体则能显示图片不能显示的东西;一张照片放在显微镜下也看不出新秘密。

“当我们放弃要求超越表面证据的解剖细节,我们可能就牺牲了解一个物种的最重要的东西,”他们写道,“随着数百万物种受到灭绝的威胁,如果我们只剩下几张照片和序列作为它们曾经存在过的证据,这将是一个悲剧。”

Evenhuis表示同意,强调有物理的正模标本总是更好,但有时标本在野外逃避被采集,或保护限制禁止科学家们将它们带回实验室,在这些情况下,一张图像总比什么都没有强。

如果“你看到一只,却没去采集它,而且你知道它绝对不同于世界上任何其它东西,那让它只有一张照片连个名字都没有就有些蠢了,”他说,“我们需要知道在那里有什么,而且通过发表这些东西,能提醒其他人去寻找它们。”

本文译自 TheAtlantic,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8)

24H最赞